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25 你怎么没被打死

匠心 沙包 2466 2021-09-07 00:44

许问以前对王一丁有过一些怀疑。

恰好在皇帝来的时候让他看见自己新画的图纸,从而一举成名,让墨艺殿成为自己的代表作品,然后从无名小工晋升成为工部侍郎。

这是不是太凑巧了?

有没有可能,是王一丁的有意为之?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真的是太城府了……想到岑小衣,许问还有点警惕。

但现在,他能非常确定,这就是巧合,王一丁能爬上那个位置,完全是天公疼憨人!

“真无聊”三个字说完之后,他接着又补充了原因。

“使节来了,就让他们对着这堵墙天天看吗?看到一堵墙,就觉得大周有多牛,然后心悦诚服?你们不觉得搞笑?”

刘万阁的脸色变了,但没有生气,而是拧起眉,陷入了深思。

“要是我,肯定不给这样的东西过关,太无聊了!”王一丁接着又重复了一遍。

“许问,你怎么看。”荆南海不置可否,现在只有许问还没有发言,他直接点名了。

“前面三位大师傅说得都有道理,除此以外,我还想请问一下。”

许问走到墙边,轻抚墙上某处,问道:“我想请问一下,这个樵夫,身上衣服为什么这么完整,没有一点破损?”

他这个问题问得太刁钻了,刘万阁本来还听得还挺认真的,结果听完就茫然了,完全不能理解他这个问题的意思。

这只是个雕刻,是一幅画!画上人的衣服是齐整还是破烂,又有什么关系了?

许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太钻牛角尖了?

但许问明显问得很认真,问完还没完,指向了另一处。

“这里是江南,江南的确富庶,但这街上的房子,是不是太新了一点,一点破损也没有?甚至连青苔都没有?”

“还有这里……”

他接连提出了三个问题,全部都是类似这样的,对着画面里的内容吹毛求疵,指出其中与实际不符的点。

刘万阁的弟子们觉得他在找岔,有点生气,不满地看着他。然而刘万阁本人的表情却变得凝重起来,转过头去,再次认真仔细看起了那些雕刻。

四名主审和其他三个参选者有的迷茫,有的若有所思,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但第一反应都是去看看许问说的那几个点,是不是真跟他说的一样。

当然,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许问说的是对的,那几个点都是画面上不够真实的地方。但是,这只不过是一件雕塑,用来欣赏的,需要那么真实那么合理吗?

许问提出的这个质疑,好像还不如前面王一丁说的有道理呢!

许问目光扫过,看出他们在想什么。

他不慌不张,开口正要说话,王一丁又抢先一步开口打断了。

“有道理。”他赞赏地看了许问一眼,直言不讳地说,“你前面说什么来着?要用这面墙向番使展示我大周荣光?但你这些东西都是假的,那你要给人家看什么?做个梦给人家,然后告诉人家这就是大周?”

“也不至于都是假的……”刘万阁没有生气,只是在苦笑。

“假的就是假的!把坏的一面遮掩起来,只给人看好的一面,就是假的!”王一丁斩钉截铁地说。

刘万阁抬着头,看着天空,没有说话,仿佛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来,看向许问,问道:“许师傅,你是这个意思吗?”

许问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最后还是闭上,直言道:“是。”

王一丁听见这话,得意地看了许问一眼,仿佛是在赞赏他跟自己想的一样。

“呵呵。”刘万阁笑了两声,有些感慨的样子。然后,他转向主审,抱拳道:“两位师傅说的都对,我只顾粉饰太平,失了本真,这件作品,是大有问题的。我自愿退出这次主官竞选。”

“师父!”

“师父!”他的徒弟们都急了,纷纷在旁边叫他。

只有五方脸中年人还是那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走上前来扶了他师父一下,问道:“师父,那我们是回去继续琢磨,还是再看看?”

言下之意,也是认输了的。

“当然再看看。”刘万阁第一个被淘汰出局,还是自愿的,却笑得轻松,并不遗憾,“我还想看看各位的奇思妙想呢。”

说完他又拱了拱手,退到了一边去。

他几个弟子立刻围上,隐约声音从那边传来:“师父,明明是我们做的,粉饰太平也是我们的错!”

“对!”

“这很正常。我们用师父的名头在外面做活,借了师父的光,那么做出问题了师父肯定也要担责任。”五方脸中年人面无表情地对师弟们说,“所以你们以后出去做事,都要警省点儿,别随便给师父找麻烦。当然……”他的眼神微微温和,接着道,“当然,也不用怕,有事师父给你们担着。”

刘万阁笑而不语,赞许地看了自己这个大弟子一眼。

许问耳朵很灵,听见了那边的对话。

这跟他想的一样,权责都是相对的,他们这种做法,把刘万阁这个人变成了一个品牌。刘万阁这个名头会更响,但当然在关键时刻也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不过,这种模式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很新颖先进啊……

许问正在想着,突然看见刘万阁有个徒弟往这边看了一眼,抬了抬下巴,有点挑衅的意思。

这明显是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许问他们刚才找的碴,等着一会儿再找回来。

许问倒是不慌,就不知道王一丁怎样。

这时,仿佛回应一样,不远处响起王一丁的声音,非常寻常地说着:“我也退出。”

“我没什么好的主意,现在想的东西不比这个好多少。我退出算了……不行,不能退出。”

说到一半,他又纠结起来了,?“万一接下来几个比这还差怎么办?那不是只有我了?”

他纠结了一会儿,摆手说,“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不过把我放到最后吧。前面如果有比我好的,我就退出。”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在看着他,许问也是一样。

他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有被打死的?许问想着,真的非常奇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