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05 方便

匠心 沙包 2492 2021-09-07 00:44

“对啊对啊,都什么年代了,水电肯定要是通的嘛。”荣显热情洋溢地说。

“不需要啊,这是个亭子,赏景用的,不需要水电。”高小树立刻在旁边反驳。

“为什么?水也就算了,你晚上过来不需要亮个灯?磕着绊着怎么办?”荣显再次反驳。

“挂灯笼啊,点蜡烛那种,这才符合周围的环境啊。”

“那换蜡烛的时候不是还要取下来?又危险又麻烦。通个电,开了就亮关了就灭,这才是现代生活。”

“什么现代生活,这是古宅子,随便通什么水电,那是要搞破坏!”

“不行,我就问你,这宅子修好了,要不要住人的?要住人的话,你为不为里面的人考虑?你咋知道后面住的人不想亮一点、方便一点呢?对了,这宅子是哥的,哥,你说是不是这样?”荣显想起了这房子的归属,转过来问许问。

许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看图纸。

荣显才学了初级木工,学的也是相关的东西。

现代初级木工要学的东西,跟古代木匠学徒大不一样,多了很多东西,其中相关就是与现代生活的匹配。

这再加上日常的生活,让荣显有了这方面的意识,但毕竟学的只是初级,他画在“图纸”上的大部分东西都仅停留在概念上,表示这里需要有这样一个东西,离实际的应用还远。

许问看了一会儿,问他道:“这样的话,那亭子旁边的小径上是不是还要有路灯?”

“要的要的!其实在我的想法里,还有一些驱蚊灯,不然这么多花花草草的,不得被蚊子咬死?”荣显眼睛一亮,同意之余,还展开了新的想法。

“也有道理……”

“是吧是吧!”

“不过即使要做,路灯与亭灯、以及主屋那边的电路肯定是相互联通的,那是全面规划的结果,跟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没关系,也不是你能力所及。你现在的任务,还是搞定亭角的图形。”

许问又看了一下图纸,敏锐地指出,“你其实是没啥头绪,所以才去想旁边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的吧?”“嘿嘿嘿……”看来许问是一针见了血,荣显傻笑了两声,嘀咕道,“确实很难嘛。”

“是觉得你做得到,所以才交给你的。”许问说。

“是吗!这么相信我?那我必做完给你看!”荣显眼睛一亮,大声保证。

“交给你了。做得好的话,到时候正式的修复方案上我就直接用了,这个亭子就正式算你修复的了。”许问说。

“好好好!”这正搔中了荣显的痒处,他收起图纸,认真地说,“我再去查查资料!”

“那哥……你觉得他说得对吗?”

许问把荣显安抚下来,让他不再说这件事了,高小树却没有被安抚下来,这时小声问许问,“真的要为了方便,让这里彻底变个感觉吗?”

许问环视四周。

现在暮色将至而未至,天色比白昼时暗了一些,周围笼罩在一种微红可喜的朦胧光线里。

柔光会美化人的视觉,对人是这样,对景物也是一样。

这样看上去,许宅都显得不那么破败了,反倒因为那恰到好处的陈旧氤氲出一种独有的光辉。

古建与古物的一大好处其实也在这里,它不会畏惧时光的磨砺,反倒会因此越发美丽,仿佛穿越时空而来,被时光凝固在了这里一样。

而任何添加在上面的附加物,都有可能折损这种美,让它变得嘈杂而世俗。

“你们俩说的都有道理,我现在还不确定,还要好好想一想。”许问没有在他面前强装无所不知,诚实地回答道。

“哦。”高小树很乖,也没有追问,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一句。

“嗯,一周之后,我们要去平镇参加个活动,到时候你跟荣显也一起过来吧。”许问说。

“啊?一个星期,我手上这活肯定做不完啊。”高小树为难。

“那就先放放。能定心做事是好事,但年轻人,也应该多走一走,放眼看看天下。”许问说。

“嗯!”高小树无比信赖地看着他,重重点着头。

这一周,许问还是两头忙。

他确实是很快就跟百里启一起把展销会方案对出来了,但时间还是很紧,一周内要完成全部准备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有文传会帮忙,他们跟班门以及奇玉石料场联合,在主会场那边弄了一个比较大的摊位。

骆一凡联系完就说,他们这计划定得还是太晚了一点,早一点的话,以班门的地位,说不定可以弄到一个独立的古宅,那就更有排面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陆存高在旁边,微微有些苦笑。

古宅是提供给那些有悠久传承,同时当前公司规模也比较大、拥有一级资质、在业内名声响亮的公司的。

传承和资质,这两项条件必须全部齐全,都申请不下来这专有的摊位。

班门不缺前者――甚至比其他同行更有优势,但后面那个条件,他们真的吃亏太大了。不找关系,他们不可能拿得到这样的宅子。

不过这也没关系,陆存高苦笑消失,眼神重新变得坚定。

以前不对,那就做对的事情,总能好起来的。

摊位定下来之后,百里启和平头张毅两个一起跑了一趟平镇,拿回了他们那个摊位的图纸,还拍了实景照片回来。

摊位确实不小,足有八十平方米,足够展示很多东西了。

不过这么大的摊位要布置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需要好好设计一下才行。

他们一起做好了设计方案,一项项工作安排下去,安排到其中一项的时候,连天青突然道:“这个我来。”

许问一愣,抬头看他:“你来?你确定别人能看得到?”

“能看到。就是会产生一系列误解,合理化它的存在,并不认为是不存在的人做的。”连天青肯定地说,显然是实验过了。

这又是什么原理……许问有些好奇,但马上就说:“行,那就拜托师父你了。”

连天青愿意出手,当然是给他们增添了一个非常有力的筹码,说不定还是决定性的,许问求之不得!

忙碌的一周很快过去,班门世界那边一切正常,而平镇传统技艺展销与交流会,也即将正式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