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78 不可理解的分数

匠心 沙包 2531 2021-09-07 00:44

“孙大人请。”

过了好一会儿,考官们直起身体,纷纷对视,众人向孙博然拱手示意。

而在此之前,刘胡子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旁边,一屁股坐下,拿起纸笔,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

没一会儿,他就吹干了墨汁,把纸笺对折了两折,放到旁边的托盘上。

然后他捶了捶老腰,长出一口气喃喃自语:“可算完了,累死老头子了。”

听上去像是抱怨,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投向了放在最末的那座模型,眼中光芒闪烁,复杂异常。

托盘上的纸条越来越多,最终当总数变成六张的时候,小吏飞奔过来将它端起,小心翼翼捧到帐房先生身边放下。

帐房先生麻利地翻起一张,同时公开报出:“孙大人评分:一百分!”

真正的一鸣惊人。

单是这一个分数,就让下方发出巨大的喧哗声。好些人都嚷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许问的模型,又盯向已然坐回太师椅的那些考官,完全不明白这分数是怎么打出来的!

这一下,就算兵丁们强行制止也压制不住这些声音了,考生们个个的脖子都伸得像鹅一样,叫声也像鹅一样嘈杂无序,听不清楚内容。

但是就算内容听不清楚,其中包含的情绪也清晰可辨。

愤怒、不解、迷茫――所有人都在要求一个解释!

两百多个人的群体情绪还是有点吓人的,张总督有点动容,他侧身倾向旁边的孙博然,问道:“孙大人,这……”

孙博然抬起一只手,接着摇了摇头:“不急,等其他师傅的分数出来再说。”

他中气十足,并且也没有有意压低声音,周围的考生全都听见了。

他们的情绪暂时被平复下来,带着浓浓的疑惑看向帐房先生,也想先看看后面的发展。

考生们开始喧哗的时候,帐房先生的声音也停了下来,这时见他们安静,正要开口,孙博然又伸手止住了他。

“考场纪律,恐怕你们都忘了。”他俯视下方,目光森然地扫过众人,“那我就再强调一次。在这个地方,要说话,可以,先举手征得考官同意,获得许可后再说。未得许可随意咆哮考场的,一律逐出,取消考试成绩!”

他说得斩钉截铁,目光过处,每个考生都觉得他是对自己说的,刚才的气焰一下子就被打消了,个个缩头矮身,头低得跟鹌鹑一样。

孙博然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向帐房先生点了点头。

四周一片鸦雀无声,帐房先生松了口气,继续往纸上登分,一边登一边念:“刘大人评分,一百分!”

考生们再次微微骚动,但孙博然的话言犹在耳,他们再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声喧哗。

“廖大人评分,一百分!”

“吉大人评分,一百分!”

这两个分数出来,孙博然的话再有份量,也有点压不住了。

岑小衣看上去一直表现得很冷静,其他人喧哗的时候他也安静如鸡。但现在,他也忍不住抬起了头,直直地看向前面考官的方向。

――尤其盯的,是姓廖的副考官。

但对方看也不看他,正与旁边的吉考官说着什么。

岑小衣看了一会儿,再次低下头去,袖子里的拳头已经握紧了。

“鲁大人评分,一百分!”

“冼大人评分,一百分!”

六个分数全部出来,考生们中间“哄”的一下,传来极其明显的惊叹声。

“凭什么!”

“不公平!”

好几个考生愤然大喊,几乎全是排名靠前,有希望上榜过关的。

这也很正常,除了个别特例,考到这个时候还能排名靠前的,都是江南路最顶尖的年轻人,各大工坊几年十几年悉心培养出来的――

简单来说,就是没怎么受到过社会痛打的。

他们心高气傲,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表达出来了。

“甲十号,甲二十七号,甲十六号。”孙博然往下扫了一眼,简洁明了地点出了几个考生的编号――正是人群中叫得最凶的那几个。

接着他挥了挥手,吩咐道,“违反考场规则,把他们带出去,取消考试成绩。”

他甚至没有提高声音,但所有人一下子全部哑了火――他是当真的?

这三个考生的成绩全部都非常优秀,按当前排名来看,基本上已经稳了前三十,可以通过院试的了!

哦,不对,甲十六号考生的成绩刚好卡在第三十名上下,许问排名中游的话他可以上,排名第一的话,他就是第一个落榜的受害者。

但不管怎么说,就这样取消成绩,他们多年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明年再参加考试的话,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考场上的声响如同潮水一般,再三反复,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这三名考生被兵士强拖了出去。

他们再三讨饶,声音非常响亮,但孙博然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并不表态。

他这时的不表态就是最好的表态,兵士们丝毫不顾他们怎么挣扎怎么号叫,两人押一人地硬把他们拖了出去。

叫嚷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了院门后。

“不是不许你们发言。发言前,要先举手,征得考官同意,然后才能开口。懂吗?”孙博然这才说话,语气甚至是温和的。

“懂!”

有些考生大声齐应,但也有些刚刚开口就闭上了嘴,显然已经彻底把孙博然的话听了进去。

“孙大人分数翻倍,与其余五名考官合计七百分,除以七,最终得分一百分!”

万籁俱寂中,帐房先生报出最后的得分。

接着,一名小吏再次重复,征询地望向各位考官,以求他们最终的确认。

小吏话音刚落,下方突然有人举起了手,接着,一只又一只的手举了起来,密如林木。

孙博然笑了一笑,正要开口,他旁边邓知府也举起了手。

“邓大人?”孙博然扬眉。

“对这位考生的得分,我倒也想听听解释。”邓成生微笑着说。

他早就在等这个时候了,这时也第一时间发话,一边说,一边还若无其事地看了旁边的张总督一眼。

但很快他就皱起了眉。

张总督正以手支颐,紧紧注视着许问那尊模型,显然并无开口的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