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4 口与心

匠心 沙包 3325 2021-09-07 00:44

别人注意到的是马车,许问注意到的也是马车。

不过别人的目光大多集中在马车的旗帜上,注意的是它的来历,许问关注的焦点则是它的样式和拉车的马。

相比起他在江南地带看见的,悦木轩的这一批马车明显有些不同。

它们更加简洁厚重,底盘比较低,就连拉车的马的腿也明显比普通的短不少。

显然,这批车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在山地运货行走的。

这么短的时间能调这样一批专用的车出来,悦木轩的生意在西漠做得也挺大的啊……

他们在建造的实力上或许远不如天作阁这样的一级工坊,但论到影响力,未必会比后者弱了。

但商人惠及一时,高等级匠艺流芳百世,高低上下又有一番不同。

许问在心里拉拉杂杂地想着,自己则已经迎了上去。

悦木轩的车队突然出现在这里,大部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看见许问的举动,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陆陆续续跟了上去。

第一辆马车前站着一个人,正在跟车夫说着什么,看见许问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露出了笑容,迎上来招呼道:“言老板,你们终于到了,辛苦了。我姓陆,名叫陆问乡。齐老板叮嘱过了,您是我们的大主顾,得招呼好了。”

陆问乡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皮肤有些微黑,五官其实有些平凡,一双单眼皮小眼睛总是眯起来,眼角带着深深的纹路,不笑也带着三分笑,非常引人好感。

“那是齐老板客气,悦木轩做的都是千万两银子的生意,我算什么大主顾。这次麻烦陆掌柜进山送货,你们才是辛苦了。”许问微笑着说。

陆问乡面带笑容,一边寒暄,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许问。

他其实也是江南人,但很早就来了西漠,替悦木轩负责这边的生意。他八面玲珑,眼界开阔,可以说悦木轩在西漠的江山,都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不久前,悦木轩江南本部发来信函,提醒陆问乡,说最近会有一个叫言十四的少年工匠前往西漠服役,将会途经晋城、山原一带。

此少年对悦木轩有大恩,持有悦木轩的天字令牌。若他执令对悦木轩提出要求,万两银子以内任他调度,万两银子以上也不得拒绝,只是需要飞书提交本部通过许可。

万两银子什么概念?

悦木轩现在如日中天,一年的营收总额也不过堪堪超过此数。

这少年就算是齐正则的私生子,也没本事动用这么大数额的金钱!

自那时起,陆问乡对这个叫言十四的少年非常好奇了。

在他看来,万两银子任凭调度,这不是简简单单的报恩就可以承诺的,只可能是悦木轩对这少年的巨额投资。

他究竟何德何能,能得到齐正则这样的看重?

陆问乡不怀疑齐正则的眼光,但的确很想见一见对方。

接到信之后,他一直在等言十四的令牌。

一个少年初来乍到西漠,人生地不熟,必定有很多事情需要求助。从求助的内容里,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很多东西。

言十四第一次求助,会是什么内容?

果不其然,那支队伍刚进晋城不久,他就收到了令牌。然而看到随机的那封信,他却彻底地沉默了……

“东西都在这里,先点一下吧?”陆问乡主动指了指马车,说道。

“嗯。”许问没有拒绝,直接走到第一辆马车旁边。陆问乡招呼了一声,立刻有一个蹲在旁边的年轻人站起来走近,打开马车上的东西给他看。

马车上堆着的一个个的麻袋,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东西。

悦木轩的麻袋制作得非常巧妙,两边都有系带,解开之后很轻松地能把里面的东西露出来。

袋子里装着是一件件厚衣服,麻料的表面,粗糙但结实,中间夹着厚厚的棉花,看上去就很保暖。

许问摸了摸表面,又捏了一下内里,非常满意:“比我想的还要好。这么快就能准备这么多出来,真是麻烦了。”

他是到晋城的第二天给悦木轩送去信件的。这信要从晋城送到负责人陆问乡的手上,再调货备货,送到指定的地点……

所有的这一切,总共只用了三天的时间,悦木轩在这里的能量真的是有点惊人。

“哈哈,也是凑巧,最近天冷得快,西悦木本来也在给下面的人准备冬衣。言老板的要求正好跟咱们一样,我就直接挪用了一部分送了过来。”陆问乡笑着说。

“这样吗?”许问微微一怔,“那悦木轩自己的人,不就穿不上冬衣了?”

“晚两天而已,不妨事。我出来的时候,经纬坊的织娘正在加班赶工,补上这一批新货。”陆问乡说。

这时阎箕从后面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情?为何这许多马车堆在这里?”

许问和陆问乡一起回头,接着又一起转身向阎箕行礼。

陆问乡面对这位京城内物阁的大官,一样不卑不亢,郑重可亲但又不会让是谄媚,分寸感非常好。

“接下来山路比较多,我听说山里有山匪,又听说老道的劫匪能从行道的迹象里看出队伍里有没有携带大额金银。我担心这些银子会引来匪徒,就寻思着进山之前把它用出去,于是请了悦木轩的掌柜帮忙,赶制了三百来套冬衣,每人发一套,也正好解大家燃眉之急。”许问有条有理地解释了一遍。

匪徒……阎箕表情一凛,瞬间警醒了过来。

他是走南闯北过的,经验见识其实比许问多多了。但这一次,他是真的走进了一个盲区。

他当然知道山里有强盗寨,甚至还知道那寨子叫什么名字。若是他自己赶路,他一定会格外提防,找一个带镖师的商队跟在一起进山之类。

但这次是带着三百个年轻力壮的青壮年劳动力一起走,这些人还是去西漠服役的,是最不可能有钱的那种人,正常来说,强盗抢谁都不可能抢他们。

阎箕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脑子都没往那边转。

于是他就疏忽了,许问身上还有四百多两银子呢,这对那群穷疯了的山匪来说,是一笔惊人的巨款,足以他们鸟为食亡了!

当然三百多青壮劳力也是很强的战斗力,但基本上都是老实巴交没见过血的,真要被山匪趁乱做了什么事……

“你做得对,是我没考虑周全。”阎箕也不勉强,有问题该认就认。

他沉吟一下,摇头道,“不过西漠队的冬衣本来就该发的,只是天气变化过快推迟了而已。这钱不能让你来付,先记在帐上,回头过了山到了城里,再换成银票拿给你。”

他说得非常果断,已然做出了决定。

许问的目的是解决西漠队的问题,现在自费变成了公款,他当然不会拒绝。

阎箕做完决定,又轻轻拍了拍许问的肩膀,温和地道:“你对兄弟们有这番心意,我很感动。现在先把冬衣发下去,叫大家高兴高兴吧。”

许问点头,正要招呼悦木轩的人一起帮忙,突然灵光一闪,叫住阎箕,小声问道:“那些钱,能不直接给我银票吗?我想托阎大人的关系,订做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阎箕扬眉问道。

“从秦大师的手札里看来的,约有十几样。”许问说。

“这样……”阎箕点点头,“那你回头列个单子给我,我替你去办。”

阎箕这次显然是真的非常满意了,毫不犹豫,一口答应。

这时,很多人都已经围到了他们旁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晌后,脸上渐渐绽放出笑容,嘴也情不自禁地咧开了。

在他们朴实的心里,那钱是十四哥赚的,那就是十四哥的了。吃香的喝辣的,讨房媳妇,做什么不好?

结果十四哥竟然拿出来给他们每人添了一套冬衣?

就算阎大人刚才说这钱算在公帐上,但许问也是想着他们的,还做出了这样的行动!

还不等他们表示一些什么,许问就已经回过头来,稳定而寻常地对身边的人说:“各组领头的过来领一下每组的衣服,发给自己的组员吧。师兄你来登记一下,让领了的人签字。”

许三应了一声,找来纸笔,忙碌起来。

没一会儿,窑洞前一群人领物取物,一片嘈杂的声音。

大家来不及向许问道谢,但那一刻心里的强烈震动,无疑被所有人记在了心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