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80 猴子

匠心 沙包 2661 2021-09-07 00:44

“你觉得如何?”连天青问道。

他并无所指,但许问马上就领会了他的意思。

“有道理。”他顿了一下,有点沉重地答道。

许问默默思考着,正准备继续解释,连天青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道:“时间不早了,睡吧。”

竟然不听他解释,就躺上了旁边早已铺好的单人床铺,准备睡觉了!

许问话还没说完,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半天没下去。

他瞪着连天青的床,在心里偷偷腹诽:您可真能装啊……

然而连天青刚一躺下去,紧接着微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竟然这就睡着了!

显然,他也的确是早就要睡了,只是在等许问回来而已。

许问长长吁了口气,目光回到手卷上。他还没有睡意,而且看了眼前这个,也没有想睡的意思。

他思考着。

其实排除开连天青本来的性格,他也知道他师父为什么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这根本是个无解的问题。

大师们排斥全分法的原因非常简单,从根本上来说,这就是跟他们的追求、利益等完全相悖的。

全分法,就是经过改进、更适合这个时代使用的流水线生产管理办法。

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当然是流水线产品。

流水线产品的优缺点现代的很多人都知道,它能批量生产,短时间内生产大量产品,让产品普及。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流水线产品与精品制作――尤其是艺术化精品的制作是完全的两个东西,毕竟艺术,是不可能批量出现的。

但是批量化生产的好处又是最显而易见的。

一个简单的道理:饭都吃不饱的时候,还管什么精品不精品啊?

许问原本也是这么想的,直到他看见记录里一个人的发言。

这个人叫储秋实,许问以前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他能出现在这里,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他说的话其实也不多,最重要的只有一句话。

很朴实甚至有些粗俗的一句话。

许问本来只是抱着谨慎的心态,想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是怎么说的,想着回头自己应该怎么反驳的。

但看见这句话,许问却沉默了。

就像他对连天青说的一样,这说的有道理。

的确有道理。

“猴子也能拿棍棍敲人,咱们跟猴子有什么不一样的?”

万籁俱寂时,许问还是去睡了。在那之前,他的阅读进度停留在了连天青给他的那卷上。

他思考了很久,但还有一些东西没想明白。

不过,这也是个契机……不知道明天他们又会聊些什么。

他一边想着,一边睡着了。

连林林记录的那卷放在最下面,他还没来得及看。

第二天,许问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絮絮叨叨的声音。

“……他还没醒!你们晚点再来!”连林林声音压得低低的,正在跟谁说话。

“太阳要晒屁股啦!别惯使他,该是起床的时候了!”倪天养的声音稍微大一点,但也不算太响。

“谁惯谁了?我爹说了,小许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今天应该多睡会养养精神!”连林林不满地说。

“当然是你惯他啊。都这个时候了,睡什么睡,早点起来,我们找到好玩的东西了!”倪天养的声音更提高了点。

连林林坚持不许,就拦在门口不让进,倪天养不方便跟女孩子动粗,就真的被她拦住了。

许问闭着眼睛笑了。

其实他很好奇倪天养说的好玩的事情是什么,但他还是没有马上出声,而是又闭了一会儿眼睛,这才悄悄起来,一边听着外面的小声吵闹,一边偷偷摸摸,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收拾洗漱。

外面,连林林怎么都不肯放人,倪天养生气地说:“老祖宗说的果然没错,唯女人和小人最难养!”

这声音有点大了,连林林更生气:“是吗?那我怎么看见你家都是织锦养你呢?养得还挺费劲,那你是女全人还是小人呢?”

许问听见这话,险些笑出声。他面前的连林林向来温柔可爱,真没想到对外人还能这么伶牙利齿。

想到外人这两个字,他心里微微一动,油然而生一阵暖意。

这时他也收拾好了,正准备掀帘出去,就听见倪天养得意地在外面说:“那是,我媳妇,那当然不一样。那可不是你们这种磨磨唧唧,连起个床也要吵半天的女人。在我家,她都听我的!我说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

“哼,那还不是因为她中意你,所以愿意迁就你!”连林林忿忿然说。

“哦……哦。”听见这话,倪天养突然不出声了。

外面安静下来,许问觉得很有趣,心想:原来这愣子知道喜欢是什么喜欢啊……

他掀帘出去,正要跟他们打招呼,突然听见倪天养冒出了一句话:“那你中意许问的话,是不是也要听他的话啊。”

许问站在连林林的背后,看见她的背影突然僵住了。

掀帘子必有声音,连林林不可能没听见许问出来。

但她没有回头,就这样僵硬着身体,绷着嗓子说:“你起来了啊,我在灶上热了粥,去端过来给你吃!”

说完,她向外就走,那样子简直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倪天养看见许问就乐了起来,也顾不上刚才还在跟连林林斗嘴,对着她的背影叫道:“快一点,咱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哦……哦!”连林林的伶牙利齿此时像是消失了一样,她远远地应了一声,背影很快消失在许问面前。

她这反应……难道……

许问不傻,瞬间就想到了什么,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在意识到种种距离感到为难之前,他首先感到的是高兴。

不,不止是高兴,那简直是一种狂喜,好像看见了天下掉下来的宝贝式的狂喜。

如果是真的……

“她怎么还没回啊……”倪天养突然在许问旁边叨咕了起来。

“我看你还是别吃饭了吧?我们找到一个挺有意思的东西,一起去试试吧!”倪天养建议。

“饭还是要吃的……什么东西?”许问难得有点心不在焉。

“石头跟你说!”倪天养把后面一人推到前面来,许问这才发现祝老汉的徒弟祝石头也跟着倪天养一起来了。

祝石头就站在倪天养背后,许问竟然没有发现,这对他的观察力来说是极其少见的事。

也是刚才分了心……

“他不信世上有鬼。我现给他看了。”祝石头没头没尾地说着,两句话就把许问的注意力完全拉了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