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81 一个目标

匠心 沙包 2771 2021-09-07 00:44

“这个是怎么知道的?”许问首先关注起了另一个重点。

这个唐没有历史记载,怎么能统计天工的数量?

“匠人无名,留作有名。他们的作品流传下来了。”朱甘棠感慨地道。

这个确实,对于一名工匠来说,再没有比他的作品来得更有说服力的了。

就算他们的名字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的作品也将如同河底珍宝一样流传下来,成为他们更好的名片。

“谁来认证天工作品的呢?”许问又问。

“能认证天工作品的,当然只有天工了。这个数据,得到过历代多位天工的认证,当代的半步天工,我亦请来细细商谈过。”朱甘棠非常肯定地说。

当代的半步天工,当然只有一个人了。

说起来,朱甘棠也是岳云罗为林谢请的老师……

他有点好奇,但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也不适合随时随时拿来八卦,于是他按下好奇心,问道:“那么旧唐一共有多少位天工呢?”

“不计其数。”朱甘棠道。

许问一愣,接着迅速反应过来了,叫道:“不可能!”

他定了定神,问道:“旧唐一共不到百年?”

“是。”

“天工一代只能出一人?”

“是。”

“那旧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天工的?”

“这个无人知晓。”朱甘棠摇了摇头,道,“但这个确是事实。旧唐传下无数作品,其中大量出自天工之手,并且为不同人所做,这是多位天工认证的结果。”

“……这感觉,就像从各个时代截取了无数的片断,把它们拼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拧巴的不可思议的朝代一样……”许问想起荆南海曾经的话,喃喃道。

“确是如此。”朱甘棠回答得很快,看来这已经是所有旧唐研究者的共识。

“那么,这跟天工洞里的景象有什么关系呢?”许问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问道。

“你先告诉我天工洞里有什么。”朱甘棠只是稍微听说了一点里面的情况,还经过了两重转述,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他来此的目的之一,就是要问问许问这个真正的当事人,洞里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个没什么可隐瞒的,当时许问和连天青刚刚出洞就把里面的情况对着外面的大师讲过了,这时无非再复述一次。不过这一次,他讲得更详细了一点,尽量不带主观色彩地描述那些冰雕的外形与各项细节。

朱甘棠听得很认真,从头到尾都没有发问。

最后,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真是不可思议……这就是我们的未来吗?”

“不一定。”许问摇头,“那是另一个世界,是未来的一种可能,与这里或有联系,但并未注定。”

“另一个世界。”朱甘棠把这五个字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儿,然后长舒一口气,点了点头,“如此便是了。”

“什么?”

“在研究旧唐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诸多不合理之处。要知道,在旧唐之前,各项历史亦是俱全的。而旧唐的各项传世佳品里,亦包含各项典故,与当时当地的风情人文。可想而知,其中必有故人故事。”朱甘棠说。

听到这里,许问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敏锐地问道:“但两边对不上?”

“是。”朱甘棠点头。

“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拼接过来的?”

“是。”

“你觉得应该就是天工们晋阶时看见的那个世界?”

“是。”

说到这里,朱甘棠释然笑道:“看来你亦有相同看法。”

“嗯……”许问轻吐口气,没有马上回答。

他当然会有这样的看法,因为他就是来自于那个世界!

杜甫也好,饮中八仙歌也好,甚至八仙歌中的八仙也好,对于班门世界来说都是莫明其妙出现又莫明其妙消失,没头没尾,是需要发挥想象力才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的典故。

但对于许问来说,这是从小学到大的历史,脉络清晰,因果分明,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迷惑未解,反而更深。

许问曾经以为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正常的“古代”,人人都靠自己的头脑和双手生活,并没有什么玄妙之事。

现在看来,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奇怪,到现在他也还没厘清。

其实早在知道天工鸣音的时候,他就应该猜到的。

这已经不是正常会发生的事情了……

感觉还是要晋级天工,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许问心想。

最早时,他的这个念头还不是很清晰,因为所有人都在说,一代只有能一个天工,很明显连天青走得比他更前,他也不可能去跟连天青争。

但现在朱甘棠的研究证明,事情并非如此,那个传说中的唐不到百年,却出了不计其数的天工,这已经打破了即定的观念。

当然,那些天工可能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也就是许问所在世界的历史中,但是,他何尝又不是从那里来的?

现代,也不过是历史的一部分而已。

那就成为天工吧。

虽然到现在为止,许问也不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但是连天青走在前面,他可以照着他的路走下去。

所以,第一步就是精通所有的技艺门类吗?

有点难,但还挺有趣的。

“朱老师,我可以跟着你学书法吗?”许问突然问朱甘棠。

“怎么突然说这个?”这话题转得可太快了,朱甘棠有点不解。

“我想成为天工。”许问诚实地回答。

“然后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朱甘棠迅速明白了过来。

“是。”

“有志气。但这会很难。”

“我师父能做到。”

“先例在前,确实表示并非不能做到。但你有没有想过,人和人也是不同的?”

朱甘棠抬头,目光非常犀利。

许问明白他的意思。

连天青以四十左右的年纪走到这个程度,真正的惊才绝艳,绝顶的天才,万中无一的人物。

所谓一代只有一个天工,也是因为这样的天才实在太稀有了,而成为一个天工,天份与运气缺一不可。

就现在看来,许问也是有才华的,但真能达到连天青的地步吗?

“我可以试试。”

许问与朱甘棠对视,认真地回答。

他不敢说自己的天分有多高,但相比连天青,他是有外挂的。

许宅凝滞的时间,就是他最大的利器,剩下的,无非是看他多努力而已。

片刻后,连天青轻舒口气,微笑了起来。

“不错……那就来试试吧。我会尽全力教,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了。书画和石木,可是完全不同的。”

“多谢老师。”

许问在车厢里站了起来,向朱甘棠行礼。

朱甘棠坦然受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