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10 这也算?

匠心 沙包 2811 2021-09-07 00:44

虽然主审方跟明山约定了,将流觞会的请柬作为最终的奖励之一,但请柬的发放终究还是由明山本人做主。

现在他提前把它发给了刘万阁,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

“刘大师运气不错。”秦连楹笑着说。

“我早有此意,只是借这个机会亲眼见证了一下而已。”明山也是微微一笑。

“明老身在天山,对这天下事知道得倒很清楚。”荆南海突然道。

“托了同行的福。”明山并没有多做解释。

几句话工夫,四人来到了李全所在的区域。

刚一到这里,气氛就为之一变。

李全正在跟人争吵。

不,这样说也不准确,李全正在被一个人纠缠,一脸不耐烦,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是在干什么?”荆南海不悦地皱眉问道。

他们本来是听说这边发生了事情才过来的,看见这一幕,下意识就觉得是许问那边不满李全的行为,过来闹事了。

但仔细一看,又感觉不对。

纠缠李全的那个人是许问身边那个姓黄的匠官,他嘻皮笑脸的,一点也不生气。而李全相比不耐烦,更多的也是无奈。

“去问问。”秦连楹侧头,吩咐身边小厮。

那年轻人飞奔而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把当前情况跟几位大佬讲了一遍。

“借条?”秦连楹愣了一下。

“有借有还,拿了别人的东西,打个借条也是应该的。”林谢身份明显特殊,却一直没仗着自己的身份多话,反而是四人里最沉默的一个。这时他却开口了,淡淡帮许问说了句话。

“也有道理,但李全这脾气,会给他打?”内物阁分出去之前,秦连楹跟李全是同事,对他的臭脾气了解得非常清楚。

他们正在说话,那边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黄无忧没再说话了,直起了身,笑着点头。李全跟他一起向着另一边走去,那里摆着一张案几,李全提笔写字,写了个条/子,还随手拿起旁边的印章,盖下了自己的私印。

黄无忧接过那张纸条,吹了吹上面墨迹,笑着放进了自己的胸口。

李全很不耐烦地挥手,?黄无忧向他行礼,转身离开。

这是真的打了借条了?

他竟然真的说动了李全,那个出了名的臭脾气?“你们内物阁真是人才济济。”秦连楹扬眉,侧头对荆南海道。

荆南海没有说话。对他来说,黄无忧只是一个非常底层的匠官,今天之前,荆南海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不知道有这个人。

能让李全打这个借条……这个黄无忧看着不起眼,其实有点本事啊。

他们离得比较远,那边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们。

黄无忧笑嘻嘻地拿着借条走了,等他的背影消失,一群人才走去了李全那边。

秦连楹留心观察了一下,李全表情很平静,并无怒意。

“我们刚刚处理完所有的石材,准备正式动工。”看着他们过来,李全也没什么惊讶,娴熟地给他们介绍起了当前的工作进度。

“我们打算用这五天时间建一座房屋,一正室,两厢房,两耳室。前方石墙围起院落,院落有少许造景。”李全也画好了图纸,画在一块木板上,只有简单的图形,旁边少量标注,但在场的除了林谢都是老工匠,当然看得出来,这是最正统的那种房屋造型,端正工整,甚至看不出什么花样。

“你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竞争力啊。”秦连楹看了一会儿,道。

“等成品出来你们就知道了。”李全声音平静,其中自信却不言自明。

“那便拭目以待。”荆南海简短地说。

李全目送几人离开,转身道:“开始打地基吧。”

他的声音极其稳定,这些人的到来对他毫无影响。

主审官们最后到达了许问队伍的所在。

一到这里,他们就惊呆了。

“这是什么?”

“那又是什么?”

“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几个人同时出声,连最严肃的荆南海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许问择定的地点最靠近殷水河,跟其他人的所在地势有所起伏。所以其他几支队伍抬起头就可以看见别人在做什么,只有他们不绕过来什么也看不见。

主审们之前就在想许问选这个地方是不是因为想要隐藏一些秘密,结果走过来才发现,是也不是。

他们做事的手段的确跟其他组都不一样,但这根本没法学。

而且,他们选这里,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图个方便,为了取这殷水河的水和土。

那边,许问正带着一些人用石头搭建几个奇形怪状的圆形物事,往上抹许多灰泥。

主审们马上就看出来了,这是在建窑,烧陶烧砖的窑!

竟然除了主办方预先准备好的材料以外,还打算利用殷水河特有的资源啊……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不是这个,是围绕着那些陶窑,另一些人正在搭建的奇特机关!

这些机关就是许问他们先开始用拖车带进来的那些“工具”,之前它们都是散的,现在刚刚回来的黄无忧正在带着人组装。

他们现在在组装的只是其中一部分,看上去是用来运输的。

他们刚刚装好了一辆小车,装完之后,那辆车竟然不需要人操控,自动往河边走了过去,走得很稳,方向也一点错也没有!

“这是什么?”林谢惊讶地问道。

“看着像是传说中的……木牛流马?”秦连楹迟疑着说。

“确实。”荆南海跟他想到一个地方去了。

小车到了河边,河边有人正在挖土,他们似乎早有准备,把挖好的红土放在了车斗里,然后伸手调了一下车身处的什么东西,那辆车就自动转了个弯,开始往回走了。

接着,又有新车装好,重复着之前的流程,没过多久,挖出来的红土就在陶窑旁边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东西可以用?对其他组不公平吧?”秦连楹皱眉。

他跟许问有段交情,还算有半师之谊,但这时质问起来并不留情。

“过去看看。”荆南海表情微微一动,道。

一行人往许问的方向走,从人群中穿行而过。

好些南粤工匠看见他们了,有点局促,不知道该继续干活还是停下来行礼。

“忙你们的。”秦连楹摆了摆手,这些人马上松了口气,?真的做自己的事情去了,非常朴实。

主审们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

这群人人数不多,但分工合作,极为有序。

他们有的建窑,有的组装机关,?有的挖土取水,没一个人闲着,还有车辆来来去去,整座工地都跟之前看的那些感觉不同。

许问干起活来就很专注,这么一大群人过来,他都没有注意到。

黄无忧看见了想要提醒,被荆南海阻止。

他们往这边走的时候,许问刚刚开始搭建一座新窑。

当他们将要走的时候,这座窑竟然已经快搭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