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6 有办法

匠心 沙包 3321 2021-09-07 00:44

许问这时候完全没去猜测方觉明的想法,他就是在很认真地看他们画出来的草图,对照眼前的实物,估量他们是在哪个地方遇见了难题。

这个困难显而易见。

一方面是从他们的角度很难看清楚这个斗拱的结构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斗拱有凹槽和交叠的部分,这部分不进行拆分的话,他们很难判断出这部分的深度和厚度。

当然,这点对许问来说完全不是难度,在他眼前的那个建模图里,这个结构本身就是可以拆分的……

“嗯,我知道了。这个斗拱其实是这样的一个形式。”许问点点头,直接开始在那张图上进行修改。

方觉明他们很谨慎,宁可不做,也不乱来。

所以这张虽然是草图,但只有缺少的部分,没有错误的部分,许问要改,只需要在原有的部分上进行添加就可以了。

许问先把整个图全部重新画了一遍――方觉明画的是斜侧面,他补全的也是斜侧面。

“嗯?”方觉明提出了疑问,“这个翘的厚度,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听见“翘”这个字,许问看了方觉明一眼。他记得不久前狄林他们说到斗拱的时候,也提到过这个字。

“你学过大木?”许问问道。

“嗯……学过一点皮毛,只能说是蹭的。”方觉明抿了抿嘴,说。

“学到什么程度?”许问问。

“大概知道它是什么,做什么用,各部分可能叫什么名字。”方觉明说。

这正是许问欠缺的。

“那好,我都不知道,你正好可以教我。”许问说得理所当然,完全不把各家族各帮派的隐秘当回事儿。当然,这种也算不上隐秘什么的就是。

“这个翘的厚度其实我没有测出来。”接着许问又回答起了方觉明先前的疑问,“从这个角度的确没法测量,所以你看,我在这部分画的是虚线,做一个暂定的意思。”

方觉明恍然点头。

“现在我重画一遍,你来告诉我我画的部分叫什么名字。”许问说。

方觉明紧盯他的手,只见他先把纸翻过来,露出背面。

京营府提供的纸是特制的,厚而粗糙,用炭笔在上面画线,有点像素描纸的感觉。所以翻过背面来一片空白,并不透墨。

许问先横竖画了两条直线,在上面打上格子,定下了尺寸。

方觉明看得清楚,瞳孔微微一缩,暗暗地握了握拳。

许问没有用尺子,就是凭空画了两条直线,在上面打了一些点。

先不说这两条线画得极直,真的就像是尺子比着画出来的一样,他那些点也打得刚刚好,每寸一隔,也真的就像是尺子比着标出来的一样。

方觉明对尺寸也很敏感,也是定线戏好手,但他扪心自问,要像许问这样轻描淡写不带一丝烟火气,还真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许问自己则完全没把这个当回事,一边画线一边解释:“我记得你们这个任务要求的是十一的比例,我们先把这个框架定出来,后面可以直接拿这个当标尺,在上面绘制详图。”

“嗯。”方觉明闷闷地应了一声。

接着,许问把整个斗拱的轮廓线画了出来,全部都是虚线,但只这一下,就让方觉明眼睛一亮。

许问画得非常准确,完整斗拱的基本形态已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之前他们没画出来的一些细节也包括在内,而且让方觉明感觉的确就是这样没错。

“这是大斗的侧面全形。”

方觉明想起许问之前对他讲的话,知道许问能画出来是因为对结构和数字的敏感,也就是每天晚上教他们的那些东西,其实对斗拱本身是不懂的。

他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优越感,反而越发有些“敬畏”。

许问什么都不懂,还能画出这样的东西来,他多少是学过的,却只能拿着任务去“走后门”。

他定了定神,开始依着许问之前的话给他解释。

“京营府的老人们把这个叫铺作,其实在咱们江南路那边都是叫斗拱的。斗指的是那个垫块,看,就是斗的形状,因名而生义。拱指的是弓形的短木。你现在画的这个叫昂,当时师父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部分,但为什么关键,他也没说。”

方觉明的声音轻而稳,其中的热忱切切实实,失望也实实在在,许问没有转头,却突然有点好奇,他这样一个人,当初为什么会去当和尚,又为什么会加入去西漠服役的队伍。

“那位大师傅是怎么认为的我不知道,在我看来,这个昂起到的是一个杠杆的作用。它利用里面这部分屋顶的作用来平衡外面这部分屋顶的重量。它的确非常关键,设计极为巧妙,也不知道最早的大师傅是怎么想出来的。”许问说。

“杠杆什么意思?”方觉明确定自己没听过这个词。

许问直接拿起手上的炭笔,用手指做了一个演示。

这个原理非常基础,在日常生活中用得非常多,方觉明一看就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方觉明恍然大悟,把杠杆这个词在嘴里重复了两遍,觉得的确巧妙极了。

接下来,许问继续画,方觉明继续讲解。

他能够告诉许问的主要就是各部位的名称,以及当初那个师傅提到的只言片语。

许问越听越觉得不满足。

古代人民的智慧真的非同小可,他们在某些部分可能欠缺了一些, 但在另一些部分却凝结着更多值得学习的东西。

可惜师父不在,不然就算他不擅大木,知道的肯定也比方觉明多多了。

许问有些遗憾地想着。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嫌弃方觉明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托方觉明的福,他还是搞清楚了斗拱常见的各个部分叫什么名字,据说不同的地方这些名字会有一些不一样,但那只是名称上的不同,用法还是一致的。

伴随着方觉明的讲解,许问把斗拱侧面的结构图完整地画了出来,同时把尺寸标在了上面。

有一部分是之前方觉明他们量好了的,有一部分是他目测暂定,这部分他打上了括号以作区别,方觉明没有问这是什么,显然已经清楚他的习惯了。

“暂定的部分要怎么确定?”方觉明问。

“两种办法,第一种,这里不方便量的话,就换个地方量。”许问说。

“我们已经换了很多地方试过了!”许问这句话无疑是在置疑方觉明他的努力,方觉明眉头一拧,直截了当表示不满。

“那边那个斗拱呢?”许问也不生气,指向了他们右前侧的另一套斗拱。

“那个……”方觉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说到一半的质疑停了下来。

很明显,许问指的那个斗拱跟他们要测的这个造型是一样的,至少在他这里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那个也可以吗?要是万一它们并不一样呢?”方觉明还是有点不甘心。

“不可能不一样。这种斗拱都是按类型归类的,批量制作,定点安装。这样在建筑的时候也比较好管理。不然,这种规模的大殿,难不成是大匠一个人动手完成的吗?”

那当然不可能,普通的盖房子也得师父带着徒弟一起干呢,更大的房子,还得一个工头带着好多师傅一起来,这种大殿,必然有自己的一套规矩,统一标准批量制作。

“是我想岔了。”方觉明不好意思地说,他瞬间想通了,接着又找到了一个证明,“那边的斗拱没有挂牌子,可见量一个就相当于量全部了。”

“对。”许问肯定了这个想法。

“第二种办法呢?”方觉明找到了新路子,很想马上动手,但还是记挂着许问之前说的话,接着又问。

“第二种,就像昂一样,斗拱的每部分都会有各自的作用,不会有完全无用的部分。我们根据它的功用,算出能产生作用的区间,取个均值就可以了。”

“这不是猜吗?跟原本的不一样怎么办?”方觉明皱着眉头问。

“不会不一样的,斗拱制作出来,毕竟为了使用。我们现在测量绘制它的图形,也是为未来使用提供参考。在这方面,建筑这里的那位大匠的想法跟我们也应该是一样的。”许问说。

“……这也是你每晚教我们的东西?”方觉明突然问。

“是。”许问简略地回答。

“嗯。”方觉明轻轻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