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62 风中鹰

匠心 沙包 2814 2021-09-07 00:44

许问回到许宅的时候,心情非常好。

人总是在不断的经历中学习,在学习中进步。

他所做的事情给其他人带来了一些变化,对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快步走到后院,带着一些预感地去看那些莲花。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这几天的举动,会给它带来一些变化。

许问一看就怔住了,连走几步,到了塘边。

与他的想象完全不一样,莲花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全数凋零,所有花瓣全部枯萎落在了水面上,莲叶蜷曲萎缩,一派触目惊心!

这是怎么回事?莲花全枯了?!

许问的心一时间被某种巨大而不知名的情绪笼罩了。他能感觉到,许宅的变化是基于他的某些举动发生的,是对他的一些行为的奖励与反馈。

但这种象征隐约而模糊,他并不能真的判断它的来由与具体的含义。

许宅的变化意味着什么?现在变成这样,是他做错了什么事吗?

这时,他的脚下突然传来“喵”的声音,他下意识低头,看见球球一个疾跳,像黑影一样掠上前去,按住了草丛里的某个东西!

许问凝目看去,轻“咦”了一声。

毫无疑问,那是球球的“好朋友”小乌龟,它本来正在草丛里缓缓散步,球球扑过去的时候,它极有经验地把四肢往壳里一缩,躲成了一个龟饼。

球球在它面前停住,很丧气地用猫爪按了按它的龟壳,又凑过脸去试图从缝隙看里面的东西,没有用牙咬。

许问记得,前几天许宅出问题的时候,这只小乌龟也奄奄一息,缩在那里动都不动了。今天……好像又活泼起来了?

许问定了定神,又往池塘的方向走了两步,弯下腰,伸手扒开那些枯萎的花瓣与叶片,去看水里的情况。

然后,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唇边露出了笑容。

旧叶旁边,又生新芽。

无视季节与环境的,在那些枯萎蜷曲的黄叶旁边,又有一些嫩绿的新芽萌发了出来。

它们还很小,很幼嫩,缩成一团,但那种纯粹而干净的新绿色,仿佛蕴藏着强大的生命力,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成长起来。

许问蹲在那里,盯着那几弯新芽看了很长时间,心里掠过了很多东西。

最后,他伸出手,开始清理塘边的碎石与杂物,把石块重新砌一砌,植物理一理。

说起来,要修复这个园子,还要学会治园。

檐上的瓦片与檐下的瓦当,陶、瓷、琉璃等的烧制他才刚沾了点皮毛,还要继续精进。

窗上的铜扣、门上的铜钉铜扣铜环,各种金属配件,这方面他连皮毛都还没沾,想想连天青送来的铜铁零件,想要达到那种程度必然还得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与练习。

许宅的风格偏江南徽派,但融合了许多其他地区建筑的风格,主体以黑灰白三色为主,但某些地方仍然可见剥落的彩画。

彩画,也是营造技术的一个重要分支,许问同样还没开始涉足。

如果再算上四时堂里的那些物件,几乎囊括了匠艺的所有门类,他需要学的东西就更多了。

学无止境啊!

许问稍微打理了下池塘旁边就收了手,顺手摸了摸小乌龟冰凉的龟壳,拎走了蹲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球球。

“想到还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可以学,感觉还挺好的,你觉得呢?”他跟球球叨嗑。

球球被拎着脖子,四肢蜷起,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昨夜睡得不好?”

许问早上起来,就听见连天青在问。

他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但眼中的关心仍然十分清晰。

“没有……”许问摸了摸自己的脸,说,“昨天晚上在想些事情,睡得晚了一点,但睡得还是挺好的。”

其实他也没多想什么,就是多做了点什么。

许宅的时间状态比较特别,里面很安静,有助于集中注意力,也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但是长时间工作,精力肯定还是会损耗的。

“这段时间”,他列了个工作进度的计划,在许宅修复了不少东西,算是彻底地把石器建造与修复方面的理论知识实践了一遍。

他学习这个门类的时间尚短,手艺里总还有一些生涩不够圆融的地方,趁着这个机会,彻底地把它磨了一磨。

在连天青看来可能只有一个晚上,但昨天进房之前的许问和现在刚刚走出来的,已经有了彻底的变化。

“之前大年夜的那座石雕,我又有了一些想法,回头再雕一座,请师父指教。”许问笑着说。

“好。”连天青最不用担心许问的,就是他的刻苦努力了。他赞许地点点头,看向他身后。连林林也洗漱完毕,从房里出来准备上路了。

“早啊。”许问招呼。

“早!哇,今天天气好好!”连林林活泼地回应,看向天空,惊喜地道。

许问与连天青一起抬头,正好看见一只苍鹰,从碧蓝的天空中划过。它振翅而飞,羽翼间仿佛有风与阳光一起掠过。

许问用手遮着眼睛,微微而笑。

他心情愉悦,如回归处。

左腾打理好了车马,一行人继续上路。下[八一中文网 www.x81zw.me]午到达天山,才到山脚就看见十几个人,有人手里捧着衣物,有的身边停着滑竿,明显是过来迎客的。

“山上冷,换了厚衣服再上去吧。”一个大婶把衣物送到他们面前。

“谢谢婶娘,我正觉得冷呢!”连林林眯着眼睛,朝她甜甜地笑。

绿林镇恐怕是西漠最暖和的地方,他们出门前其实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都另外带了衣服。

但天山一带仿佛格外的冷,刚到这里就感觉到寒意,再往山上看,冰封雪砌,是一座货真价实的雪山,看着就更冷了。

流觞园准备的这衣物,确实是恰到好处。

“在山下等了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姑娘家。闺女,你穿这个吧。”大婶好像很喜欢她,递过来一件玄狐皮的大氅。

“我还是穿这个吧。”连林林爱不释手地摸了摸黑得泛蓝的光滑毛皮,却选了旁边跟许问他们一个样式的皮衣皮裤,“方便,动起来比较舒服!”

“好嘞!”大婶也笑了起来,给她又拿了一套,“那还是这个吧,小一点,比较合身!”

“谢谢婶娘!”连林林清脆地道谢。

一群人换上厚衣服,果然暖和多了。然后他们坐上滑竿,轿夫健步如飞地抬他们上山。

连林林第一次坐这种交通工具,有点新奇又有点紧张,一路上一个劲儿地问那个轿夫:“大叔,你累吗?不然我还是下来走吧?”

“闺女,你坐好了,路上滑,我们走惯了,还是快一点。而且,路也不远,马上就到了!”大叔笑呵呵地,声音洪亮地说。

连林林还是很不自在,不过好在没过多久,滑竿就停了下来,大叔一指前方说:“穿过这里,就到了!”

几个人一起抬头,连林林“哗”的一声叫了出来,整张脸都被扑面而来的冰雪光芒照亮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