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82 流觞园

匠心 沙包 2978 2021-09-07 00:44

千年以前,一位无名老人在天山上建了流觞园。

建完流觞园之后,天下所有工匠都有了感应,当然就是有人晋升天工了。

这位无名老人以山为名,自名为天山老人,为当代天工。

流觞园,是他晋升天工的作品,也是契机。

天山老人建好这个园子之后,遍洒请贴,请了当时最知名、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批顶级匠人前来赴会。

一代只有一个天工,凡是有天工诞生,相当于此代工匠有了领头人。

天工递贴,无人不应,一年之后,所有接到贴子的人都千里迢迢到了天山与会,是为第一届流觞会。

会上具体做了什么并没有传出来,不过回去之后,几乎所有的匠人都在一段时间里有点精神恍惚,好像人回家了,魂还没回来一样。

而在渡过这段恍惚期之后,所有的匠人全部技艺精进,有了全新的突破!

而且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在原本的风格里糅合了全新的技巧与概念,仿佛在流觞园学到了不少新东西,而且学会了,而且与自己原有的东西融合了。

要知道,这一批接到请贴的全部都是最顶尖的匠人,都是有可能晋升天工,在自己的领域内技艺惊人的。

这种人本来就很难再度精进了,但都在流觞园一会之后更上了一个层次。

虽然当世已有天工,天工仅有一人,但技艺的精进是没有止境的。

回来之后,所有人都对天山老人与流觞园推崇备至,把它形容成仙境一样的地方,由鲁班墨子神灵庇佑的地点。

所有人都表示,他们的突破,就是流觞会带来的!

流觞会召开之后的十年间,爆发性诞生了无数全新的技艺,各门各类都涌现出了一大批大师级人物,可谓是群星闪耀。

一次聚会,流觞园就成了传奇,但天山老人就此封闭了这座园子,无人可以登山,无人得缘能见。

直到百年之后,流觞园再开,新的请贴又一次发了出来。

天工再怎么玄幻,也是人不是神。

他的寿命当然也是有限的。

一百年时间,天山老人不可能在世。

而这一百年间,并没有出现新的天工。

接到请贴的人都很疑惑,但想到百年前那个群星闪耀的时代,他们还是去了。

然后,同样的事情发生了。

又是一次精神恍惚,又是一次大规模突破,又是一次新技艺的井喷式出现!

第一次会后,流觞园是个传说,第二次后,流觞园成为了一个传奇,成为了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那之后,流觞会召开的时间并不固定,一百年两百年都有,最长的一次间隔了两百八十七年,将近六代人。很多人都以为它要从此失传了,没想到最后请贴又发了出来,结果跟以前一模一样。”阎箕说。

“这次跟上次隔了多久?”这件事许问以前真的没有听说过,非常惊奇。

千年流觞园,六届流觞会,每届之后必定诞生一个工匠的新时代,这件事实在太神奇、也太梦幻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许问第一个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天工的存在,第二个就是这个流觞园了。

“这次时间较短,只有六十五年,据记载是第七届流觞会。不过算下来,明年的流觞会距第一次召开刚好一千年整,也算是千年的纪念吧。”阎箕说。

“一千年间,就没有再出现新的天工吗?”许问好奇地问。

“当然有,一共出现过六任天工,每任天工都曾经与会流觞园,在会上收获颇多。”阎箕说。

也就是说,流觞园对天工的诞生,也颇有助益?

而这一次提交理想三合土配方规程的,就能得到一张这里的请贴?

阎箕说得没错,内物阁对这件事真的很重视,真的是下血本了……

至于内物阁为什么能联系上神秘的天山老人,约定得到这样一张请贴,许问奇怪也不奇怪。

国家机关能够驱动的能量毕竟是不一样的。

阎箕只是心里高兴,对许问这么一说。

从他之前完全没跟许问提三合土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并不觉得许问能完成这项工作。

许问的底细他是知道的,学艺时间不长,学的主要是木工,有天分,技艺非常精湛,拿到了徒工三试的魁首,拿得还颇为轻松。

除此之外,他研发了全分法,在基础理论与管理统筹方面有长才。

不过他学艺的时间太短了,不可能面面俱到,泥水砖石方面的技艺才接触不久,他还看着许问通过秦连楹的手札自学呢。

许问究竟学到了什么程度他不清楚,但想来对于三合土只在应用方面,自创新的品种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内物阁这次的要求太高了,许问能达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本来只是因为有了进展,心里很高兴,想要跟许问分享一下,没想到许问听完,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人上交三合土良方规程,应该有个验证的过程吧?这流程大概定在什么时间?”

“哦?”阎箕突然敛了笑容,转头看他,“你也有些想法?”

“您把流觞园描绘得太诱人了,我当然也想争取一下。”许问也不隐瞒,直接表明想法。

“那人的方子已经交上来了,欧阳度正在派人实践验证。按照内物阁的规矩,验证一共三次,一看时间,二看稳定性。必须三次以上同样的制作时间、同样的品质才算过关。刚刚有消息回报过来,第一次验证已经完成,效果相当出色。”阎箕对许问还是很信任的,也不瞒他。

“你这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他问。

“是之前悦木轩周掌柜跟我说的,他那边也接到了内物阁征集的公告,正在使人筹划。我知道之后,与他们进行了合作,现在正在建设石灰窑。”许问说。

“还在建窑啊,从建成到烧制石灰还要一段时间。”阎箕盘算了一下,对许问说,“正好七天之后是主官之争,出完结果,那边的三次验证应该已经完成了,你就跟着接上。不过这是内物阁近来最关注的事情,欧阳度这人秉性严正,绝不徇私。我只能再多给你一个机会,那张贴子……只能靠你自己争取了。”

“是。多谢大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许问一点也不意外,恭敬行礼。

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感觉突然变得好忙。

当前最重要的当然还是竞争主官的事情,许问从阎箕这边得到的消息不多,只知道有个人考核和集体考核两项。

前者看许问的个人实力,后者要看南粤这支工匠队伍跟他的配合。

对于后者,许问刚刚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成算,但现在……

他打听了一下,来到绿林镇的监狱。

昏暗的白光从侧面顶上的天窗里照进来,驼子趴在草堆上,身上散发着浓烈的草药味,已经被包扎好了。那个替他翻译的小兄弟在旁边照顾着。

许问没有寒暄,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怎么跟其他人沟通的?”

“我能懂驼哥的意思,能帮忙说一下。”小兄弟有点紧张地解释。

“不,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指挥他们的?”许问摇头,问得更清楚了一点。

驼子还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只能使用手势以及发出一些短音。

据前面证供,在众人起意之后,是由驼子带着他们去做事的。

这种时候即时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时时让人翻译,那问题就来了,一个哑巴,究竟是怎么指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