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14 和离

匠心 沙包 2728 2021-09-07 00:44

荆南海走到外面,看见来人,点头道:“欧阳大人。”

“荆大人。”欧阳度拱手行礼,他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材高大,相貌颇为英俊。

荆南海目光在那年轻人身上轻轻掠过,就回到欧阳度身上,问道:“何事?”

“新三合土配方与实例已经验证完毕。”欧阳度略有些兴奋地说,跟着介绍身边的年轻人,“这位姓邓,叫邓玉宝,是绿林本地人。新三合土配方和烧制方法,就是他献上来的。”

“哦?”荆南海这才正式转过眼神,打量那个年轻人。

对方明显又紧张又兴奋,但仍然勉强挺胸腆腹,装得很镇定的样子。

“情况如何?”荆南海向邓玉宝点了点头,继续发问。

新三合土是整个内物阁当前工作的重点,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荆南海把这事交给欧阳度负责,自己也一直都是非常关注的。

“非常好!”欧阳度振奋地说,“新式立窑烧制时间大大缩短,从以前的七天缩短了足足一半!”

“一半?新式立窑只需要三天半?”荆南海动容询问。

这个时间,缩短的幅度的确是非常大了。

“是三天!”欧阳度大声说道。

从七天缩短到三天,这个效率提升的确非同一般。

这次内物阁对新三合土的要求不是别的,就是要量产、稳定性高、通用性强。

这个烧制时间,的确能符合内物阁的要求了。

“成品效果呢?”荆南海接着又问。

烧制速度不仅要快,烧出来的结果也是关键。

欧阳度从怀里掏出两个油纸包,递给邓玉宝,示意他来介绍。

荆南海不用问也知道油纸包里装的是什么。

一个是这个所谓立窑烧出来的石灰,另一个是调配好的新三合土。

交给邓玉宝来呈交介绍,也是给他的一个机会。

换了别人可能会居功自得,但欧阳度从来不是这种人,也是荆南海最欣赏他的地方。

内物阁的人才,当然是越多越好。

邓玉宝一听这话,顿时更紧张了,他推拒说:“不,不用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跟欧阳大人说过了,还,还是让欧阳大人来介绍吧。”

荆南海听得眉头微微一皱。

这人气宇轩昂,表情自信满满,不像不敢跟人交流的样子啊?

难道他看走眼了?

“你琢磨出来的东西,当然还是你自己最拿得稳。还是你来介绍吧。”欧阳度笑着,鼓励地说。

邓玉宝没有推掉,深吸口气,接过油纸包,打开其中一个,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个就是用立窑烧出来的石,石灰。”

他才一打开就尴尬了,欧阳度递给他的是两个包,一个是石灰,一个是三合土,他打开的这个颜色不均,明显是三合土那包。

“我跟你说在上面做了记号的啊。”欧阳度有些无奈地说。

“哦……哦!”邓玉宝连忙把这个胡乱包了一下,打开了另一个。他有点手忙脚乱,调配好的三合土落到他的手上,尤其显出他的手部修长白皙,甚至称得上好看。

荆南海不动声色打量了一眼,目光落到新打开的那包石灰上,轻轻“咦”了一声,?接了过来。

石灰是用青石烧制的,很多时候烧完还要再筛一遍,因为窑内温度不均匀,青石受热也不均等,有的地方烧成灰了,有些地方还是石块。

筛眼有大小,通常不会筛得特别细,所以石灰的颗粒也是有大有小,中间常常混了一些非常细小的石块。

但眼前这包石灰明显不同,颗粒细腻,全部都是真正的“灰”,揉在手上甚至有一种油一样的感觉。

如果不是欧阳度细细筛过,那就是这立窑效果的确非常好,温度控制、过程控制都达到了最好的效果!

再没有什么比实物更有说服力,荆南海对邓玉宝顿时有点改观,再听他结结巴巴的解说也不觉得怎样了。再者也是,邓玉宝虽然结巴,但对整个烧制的流程以及立窑的原理介绍得都是比较清楚的,含糊的地方也的确就是不那么容易讲清楚的地方。

一轮介绍完毕过后,荆南海的表情明显变得温和多了,邓玉宝发现了,松了口气。

“很好,这个新三合土正是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从不亏待有本事的人,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荆南海问。

邓玉宝一听这话,突然又有点紧张了。

他张开嘴又合上,合上又张开,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一样,大声说:“我想求大人主持,让一名女子和离!”什么?和离?

这是什么鬼要求?

荆南海迅速看欧阳度,发现他也是一脸迷茫,显然没听说过这回事。

荆南海深吸口气,问道:“此话何意?”

“绿林镇内有一名女子,她美貌贤惠,一手绣工出神入化,偏偏遇人不淑,嫁给了一个无赖纨绔。这纨绔不仁不孝,弃家不顾,气死爹娘。我实在不忍心看见这样一个好女子明珠暗投,负了一生。我愿以此功,换得她逃脱苦海!请大人主持公道!”

说着,邓玉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抬头看着荆南海,眼中泪光闪闪。

荆南海真没想到会听到这种八卦,看看邓玉宝,又看看欧阳度,极其难得的感觉到了一丝茫然。

“你先起来。”他很快冷静下来,向邓玉宝点点头,道,“你的要求我知道了,不过眼下这里正有要事,我等脱身不得。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再来处理此事。”

“是。”邓玉宝有些犹豫,似乎很想赶紧把这件事搞定,但最后还是没敢多说,应了声是,起身垂手。

“你这么关心这位女子,是想等她和离之后娶她为妻吗?”荆南海突然问。

“不敢……不过她若是有意,我也愿欣然接受。”邓玉宝有点羞涩地说。

荆南海摆了摆手,让人引他下去。等他离开之后,他脸色有些古怪地对欧阳度说:“说到这件事,他倒是一点也不结巴了。”

“我当真不知道这事!他从没跟我露过口风!”欧阳度连忙撇清关系。

“若他真能立下伟功,调理一下他的私事又如此?”荆南海沉默片刻,突然道。

“你带了多少新三合土过来?”他转身问欧阳度。

“新烧出来的都带过来了,就在外面车上!”欧阳度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回答。

“很好,把它运去营帐正中,放到显眼位置。”荆南海拿了个令牌给欧阳度。

欧阳度应了一声,马上转身安排去了。

与此同时,许问刚刚带着人打完地基。之前领来的花岗岩已经被处理好了一批,整齐堆在一边。

石堆旁边还有许多麻袋,明山眼光老道,一眼就看出来里面是什么了。

“三合土?不是统一提供的……是他们自己准备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