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08 原来是我

匠心 沙包 2595 2021-09-07 00:44

许问回到了逢春城。

几天不回,这里跟他走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

人变多了,城市变挤了。

逢春当时建城的时候是留出了扩展的余量的,但是还是不足以应付两座大城市以外周围部分村庄迁移过来的这么多人口。

所以逢春现在正在紧急扩建,在那些熟手工匠的手下,街道向着原先预备好的地方伸展,在它的两边,又一座座新房盖了起来。

――原本已经暂停下来的逢春城,再一次开始了高速运转。

新迁来的人很多身上还带着伤,但也投入了工作。

逢春的工作形式虽然新颖,但在使用全分法的情况下,门槛其实很低。他们只需要听懂最简单的信号,做好自己手上的那部分事情就行了。

而逢春城的整个工作效率都是现代式的,就在这些新进居民的眼前,他们的新家一天一个模样地建了起来,与周围其他的建筑保持一致,甚至同样留出了休闲娱乐以及公共绿地的空间,井然有序,充满了与大周其他所有城市完全不同的气息。

许问到达城门口就下了马,牵着马一路进去。

新来的人也换上了逢春统一的劳保服,看上去跟原来的人没什么两样。

但还是很容易认出来,除了自带的精气神儿以及些许外表的特征,还有他们的表情。

新搬迁来的这些人,很多脸上都有些恍惚,时不时就抬起头,盯着一层层垒起的房屋发会儿呆――好像身处奇妙的梦境中一样。

许问看着这些人的表情,面带微笑。

因为地震与亲人逝去的带来的恐惧与伤痛在这样的劳动中仿佛被抚平了不少,跟之前比起来,他们的情绪缓和多了。

这很好。

突然,他一抬头,看见街边站着两个人,有些意外。

李晟和向前跟他一起回来的,同时看见了那人。

向前的身体迅速紧绷了起来,步子有些踌躇,好像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跪下。李晟却笑了,快步走到那人面前,亲热而自在地叫了一声:“爹!”

皇帝站在街边,身边跟着李总管,穿着普通的棉服,像一个最普通的瘦弱男子一样。

听见叫声,他仰头笑笑,摸了摸这个以前没怎么关心过儿子的胳膊,问道:“怎么样,累吗?”

“有点,不过还好。”李晟眉目间带着些许风霜,但神清气爽,笑容明亮,“我们在周围转了一圈,看到了不少好风景,真的挺有意思的。许哥太厉害了,感觉什么都知道,教了我好多东西!”

皇帝听得笑了,抬头看许问,向他招招手,把他叫到身边,温和问道:“这趟出去,有什么新发现吗?”

“嗯。这趟出去,我是做一些考察的。我看了逢春城外饮马河下游的情况,以及饮马河与其他城市之间的一些地理情况。”许问介绍道,“我觉得可以在这片区域里修一道人工渠,将饮马河与汾河相连,这样可以以船舶连接几座城市,加强城市之间的交流。”

皇帝一愣,完全没想到他随随便便就扔出了这种提案。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看了许问一眼,淡淡地道:“这是正事,还是上个奏折上来吧。”

许问没留意他的语气,正常地回应:“嗯,我已经在准备了。预备位置的地形地势、人工渠的流势走向……我会把全部情报整理好,详细呈交给大人的。”

说到这里,他轻轻吐了一口气,回忆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几天前”,在另一个世界,陆立海一听说许问的师门可能跟班门有关,马上就兴奋起来了,第一时间从清遇赶回万园,亲自带许问去了班门祖地。

关于班祖的信息祖地留有不少,但都非常简略,只有只言片语,散落在石碑、铭文、典籍的各个角落。

陆立海的上几代祖先曾经有人整理过,专门提炼出来,石碑铭文的拓片、典籍的影绘等等,整理了一箱子。

陆立海对许问当然没什么可隐瞒的,全部搬了出来,让他随便取看。

这里面其实有很多重复的内容,陆立海曾经对许问他们宣扬过的那些事迹就出现过很多次,都不是班祖自吹自擂,而是同代人以及后人对他的颂扬。

许问专心寻找班祖自己手迹,尤其是关于他当初那些大型工程的介绍。

终于,他在几本典籍上翻到了“怀恩渠”的存在,尤其关键的,是一张残缺不全的图纸。

图纸上只有怀恩渠的一小部分,但除了人工渠本身,还画了它周围的一些地理情况。结合其他一些文字描述,可以大致推理出它的周边是什么样子的。

陆立海看见许问的总结就说,他们以前其实也做过这种事情,想根据这些信息找找看工程的原址。

但班门强盛的时候,科技不够发达,交通也不够便利,没能找到。而等到科技发达起来,班门又没那个力量了……

总而言之,就是没有找到。

许问专心地听他说,没有说话,只在脑海中模拟由这些残缺信息整合起来的情景。

良久之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场景,心情略微有些忐忑。

然后,他回到了这个世界,跟李晟向前一起去了饮马河流域,看清了那些山与水,那些草荡与石头。

模糊的场景变得越来越清晰,最后化为现实呈现在他眼前。

天启宫之后,怀恩渠即将出现。

它不在许问生长的那个世界,而在这里。在另一个完全不为人所知,只有他能够来往的世界。

天启宫是他建的,如果再建了怀恩渠,岂不是说明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班祖?

但班祖明明是曾经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历史上的人物,他的后代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这又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已经确认过了,班门世界并不是他所在世界的历史……

许问的头脑一片混乱,原先他对班门世界有一些猜测的,现在几乎又完全被推翻了。

最关键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关乎连林林,关乎连天青,关乎他认识的很多很多人……

扪心自问,他是绝不愿意两个世界扯上关系的,这让他对很多事情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他甚至想过,要不要真的去建怀恩渠,进一步坐实他跟班祖之间的关系。

但今天,当他走进逢春城,看见那些人的表情时,他的犹豫突然被打消了。

为了这些人,他必须要建怀恩渠。

“我已经有想法了,我马上就去写。”他收回目光,认真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