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42 大衍之数

匠心 沙包 2994 2021-09-07 00:44

凳面非常平整,没有毛刺,没有棱角,触手光洁无痕,朱甘棠一开始根本就没怀疑这不是一个整体。

但现在他一把凳面翻过来,看到它的表面,马上就发现不对了。

凳面上竟然有一幅画。

蜿蜒青山,连绵绿水,一条山道斜斜向上,行走着一个挑着担子的樵夫。河边一叶扁舟,也不知渔夫上哪里去了。

这画既不是雕刻上去的,也不是画上去的,它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朱甘棠反复研究,细细琢磨,看了半天终于看出来了――这是用木条拼出来的!

桐木有个特征,它的纹理非常清晰,这使得它的木材本身就有一种特定的美感。

但是木材的纹理相当单一,通常朝着同样的方向,过于规律,很难形成画面。

这名考生则将手中木料锯成木条,挑选出其中一部分进行拼接,利用它自身的纹理形成图画。

知道这一点之后再仔细看,依稀可以看出木纹的走向,的确是自然生成的。

这难度可就大了……

第一,要求考生拥有充沛的想象力与高度的审美,才能将这样原始的素材拼成一幅意境绝佳的山水画。

第二,要求考生有高超的基本功,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原木制作成大量光滑匀称的木条,进行拼接。

第三点,也是最大的难题――这些木条究竟是怎么拼起来的,才能达到这样光滑无痕的地步?还有画上这一樵一渔,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实现的?

朱甘棠非常清楚,今天提供的工具里,并没有任何粘连填充用的鱼膘胶之类的东西。

这其实也是除了文字之外的另一种暗示。没有胶,还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木材结构之间的连接?

只有榫卯了!

但是没有胶,这些木条又是怎么拼起来的?

还是榫卯吗?

看着不像啊……

朱甘棠琢磨了老半天,仍然没看出这木凳的凳面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思考片刻,终于站了起来,转向宋秦两位师傅,道:“二位请稍停一下手上的工作,过来看看。”

两人同时停手,站起走了过来。

“怎么?”秦师傅一边问,一边去看他桌上的东西。

很明显,朱甘棠就是为这个叫他们过来的。

他的目光刚一落下,就轻“咦”了一声。

“这个凳子看着有点意思啊。”他一边说一边把它拿起来看。

他这样一说,朱甘棠也觉得有点意思了。因为他刚才把它放在桌上的时候,凳面是朝里的,这样直接看是看不到凳面的。而现在秦师傅把它拿起来的时候,看的同样不是凳面――除此之外,它还有哪里不对?

秦师傅端祥它的凳脚,喃喃道:“外圆内方,颇有风骨,还有这尺寸安排……”

他看得皱起了眉,有些拿捏不定,最后去问宋师傅:“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好像比别的凳子就要好看一点?”

宋师傅也眉头紧皱,目光紧紧地盯在凳腿上。半晌之后,他吐出了四个字:“大衍之数。”

秦师傅登时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惊讶。

“大衍之数?”朱甘棠也面露惊色。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朱甘棠喃喃念了出来。这是《周易・系辞》里的一句话,普通读书人都不一定读过,这些工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传说中的大衍之数跟眼前这个木凳有什么关系?

“大衍之数最早使用,相传大禹爷始洪水的时候。在我们工匠里,这是一种分线方式,按照这种分线,能达到最悦目、最合理的比例。传说大衍数约为四六,但还有更加细致的程度。具体多少,已经失传了。”

秦师傅紧盯这个木凳,跟朱甘棠解释着。最后他拿手比划了一下,非常确定地说,“没错,这个凳子就用了大衍之数!大人您看,您是不是觉得这个凳子一看就特别悦目,与其他格外不同?”

没错,在注意到凳面之前,这张普普通通的方凳就已经吸引了朱甘棠的目光,让他觉得它与其他的不太一样,好像更赏心悦目一点。

其实这是因为,它其中蕴含了这样的奥妙吗?

“那是不是用尺矩量一下这个凳子,就能得出大衍之数?”他饶有兴致地问。

“按道理说是这样,但是……”宋秦两位师傅同时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怎么?”

“大衍之数早已失传,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哪位大师的家承秘传,被不省事的徒弟胡乱用出来了。按规矩,这种我们是不许细究的……”秦师傅一咬牙,对朱甘棠解释。

“哈哈,两位大师过虑。那位大师要是知道自家家承被皇上取用,不仅不会吝惜,说不定还会夸赞自己的徒儿呢。”朱甘棠不以为意,抚掌笑道。

听见这话,宋秦两位师傅只能相视苦笑。到了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不能斩钉截铁地说,绝对不会高兴的,家承秘传这种东西,谁愿意随随便便就贡献出来了?

不过大衍之数往往藏在复杂的作品里,很难被人探究。他们这也是第一次看见它被简简单单地用在了一张木凳上。这可不就像朱甘棠说的一样,稍微量一量就能知道了?

所谓大衍之数,其实就是黄金分割比率。

0.618,放在许问那个时代,是连稍微聪明一点的小学生都能随口说上来的数字。

这个数字在周易和河图洛书里都提到过,可见古代中国人并不是没有研究。但它表述得实在太隐晦,大部分读书人严重地重文轻理,绝大多数工匠又没有读过书。于是不知不觉中,明明早就已经存在的东西就渐渐近乎失传了。

但对于美的感受总是一致的,有这样一个比例的事情始终流传了下来,成为了工匠们中的一个传说。

朱甘棠把两位师傅叫过来本来只是为了凳面,没想到还知道了大衍之数在其中的应用,兴趣顿时更加浓厚了。

他不再卖关子,直接把这张凳子翻过来,把凳面展示给他们看。

“我能看出,这凳面是利用桐木纹理,用无数木条拼接成图形的。只是它究竟如何连接,就得请教二位师傅了。”

两位师傅再次震惊。

他们刚才拿着这凳子研究大衍之数研究了半天,硬是没摸出凳面是拼出来的!

要知道他们的手,可是多年锻炼出来的,比朱甘棠敏感多了。连他们也没摸出来,这手艺,真的有点厉害啊。

“这山水图……拼得不错啊。”宋师傅伸手抚摸了一会儿,又把它凑到眼前细看。

“这桐木材料不怎么好。”片刻后,他非常肯定地说。

“材料不好还能做成现在这样?”朱甘棠惊讶。

“就是因为材料不好,他才有意这样做。这徒生心思巧妙。桐木空心,他被分到的这段桐木多半空心的部分比较大,留下来可用的材料就变少了,很难攒出一张完整的凳面。直接拼不好看,他就想了这样一个法子。”

宋师傅难得说这么一大段话,话里充满了赞赏。

“对,这心思可够巧的。还有这木条的拼法……”秦师傅也凑到跟前看了半天,瞬间睁大了眼睛,“榫卯!”

“是,全是榫卯拼出来的。”宋师傅同意他的判断。

今天一天,这两个字在朱甘棠耳边重复了一天,常见的榫卯结构几乎看了个遍。这其中还有几种结构,他以前听都没听过。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个当成寻常事了,但此时,他还是震惊了:“榫卯拼出来的?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