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74 鬼影迷踪

匠心 沙包 2501 2021-09-07 00:44

倪天养很快又出现了,出现在离消失刚才两步远的位置。

那片的地面比较平整,他蹲下来准备继续,被许问叫住:“天养!”

倪天养警觉地抬头,问道:“怎么,我哪里写错了?”

他抬了头,眼睛还盯在地上,显然以为许问为的是他刚才写的算式。

他没有发现自己刚才消失了?

许问走过去,回忆着倪天养刚才的脚步落点,自己走了一遍。

倪天养纳闷地看着他,等他走完时表情变成了震惊:“你怎么不见了!”

许问看向明山,明山也连连点头,表示看到的情景跟倪天养一样。

“那就不是人的问题,是地方的问题了……”许问自语道。

“刚,刚才,那位祝……师傅也走过这里,也不见了。”陈二根不起眼地呆在人群旁边,这时突然涨红了脸开口。

祝老汉走“鬼行步”的时候,许问在埋头雕刻,并没有看见他的动作,明山给他讲解了一下。

“鬼行步啊……有意思。”许问喃喃自语。

这情况其实让许问想起了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一场魔术表演。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大魔术师凭空变没了一架飞机。

魔术都是经过特殊布置的,而且是静态呈现,这个鬼行步却是动态的……

许问一边思考,一边在雪地上沿顺时针行走。

他走到一处山壁跟前,抬头向上看。

据明山描述,刚才祝老汉消失的位置,有好几个点都靠近这里。

山壁内凹,有一些积雪,但受到谷内风势的影响,厚厚薄薄的很不均匀。

如果真是魔术的话,必定是要经过精心的布置,还要使用各种道具。

祝老汉会用冰龙来壮大自己的声势,这种手段也挺符合他的风格。

假设他使用了道具,它们的作用会是……

许问的心里渐渐有了一些脉络,走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伸手去碰。

他只要陷入思考就会很专注,忘记周围的动静,因此完全没留意到又有一个人恰好也走到这里,恰好伸手去摸他将要去摸的位置,两人同时伸手,手指与手指碰到了一起。

手指纤细柔软,但并不如想象中细腻,而是一种磨砂一样粗糙而温暖的质感。

许问经过锻炼,手指本来就比普通人细腻得多,这时更像是全部感官都被调动到了同一个地方一样,感觉格外清晰。

他甚至不用去看就知道这是谁。

连林林,她怎么也过来了,还正好跟他探查到了同一个地方?

那只手触电一样,猛地收了回去,许问微微一惊,下意识地转头,与她对视。

“是你啊?”连林林放松了下来,笑着迎上他的目光,“你也觉得这里不对?”

这里是山壁间略微凹进去的部分,雪光没有那么明亮,微微有些幽暗。与外面相隔只是短短一小段距离,就好像被分隔成了两个不同的空间一样,把喧闹与吵嚷隔在了外面,显得格外安静。

雪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在连林林的脸颊与眼睛中荡漾,许问低着头,注视着她,声音下意识地变轻了:“你怎么来了?”

“都在找呢?”连林林向外面努了努嘴,示意道。这小表情灵动可爱,许问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你一动起来,那些叔叔伯伯们都跟着动了起来,说既然血咒不是真的,那鬼行步多半也不是小鬼给隐的形。他们都在说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所以你也开始找了?师父呢?”许问问道。

“是啊是啊。阿爹在外面,我觉得他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是不想说,想让我们自己找找看是怎么回事!”连林林说。

这的确是连天青的作风,连林林对她爹还是挺了解的。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许问问道。

“我猜出来啦!”连林林带着一点小得意地笑道,“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有一种术法叫障眼法,能够欺骗人的眼睛,让他们看不到本来应该看到的东西。我看到的时候就在琢磨,本来应该看到,那就证明它们其实还是在那里,只是因为某种原因,看不到了而已。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人看不到呢?我就一直想一直想……”说起这些的时候,她神采飞扬,许问忍不住追问:“那你想到什么了?”

“我在想,人在白天能看见东西,晚上没灯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这表示什么?表示人能不能看见东西,跟光有很大的关系。然后我就在想,光是什么呢?为什么我们能从水面上看见自己,但从缸里看见的,和从河里看见的不一样?还有一次,我看见球球的眼睛,有光的时候竖成一条线,没光的时候圆圆的。我对着自己的眼睛看了好久,为什么人的眼睛到哪里都是圆的?为什么球球晚上也能看见东西,我晚上却看不见?”

连林林絮絮叨叨地说着,清脆的声音在山壁间回荡,她这些问题,问得就像一个刚出生不久,刚刚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小孩子。

在现代,面对这种小孩,父母通常会塞给他们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但在这个世界,并没有这样综合性的解答,因此她只能自己去思考,去探索背后隐藏的真相。

神话也好,巫术也好,其实都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一种探索,试图得出的解释。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你觉得这些应该怎么解释?”许问忍不住追问。

连林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着他一笑,笑得好看极了。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出手,在刚才与许问指尖相碰的地方摸索了一下,然后轻轻一拉。

“哗”的一声,一大块轻薄的布料伴随着干爽的摩擦声,被拉了下来。接着,她又走到了其他几个地方,拉下了同样几块布。

这些布一面是纯粹的布料,另一面则被涂上了某种特殊的涂层,以致于能够反射光芒,看起来像镜面一样。

连林林向外面伸了伸手,示意道:“你现在再去试试?”

许问其实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还是依她之言,走到外面转了一圈,专门经过刚才走着走着就会消失的地方。

果然,他才走完,就有人迎了上来,又惊又喜:“这么快就发现了?真不愧是……”

他话没说完,?就被许问打断。许问笑着,转身往连林林的方向一指:“不是我,是她发现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