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66 梦龟

匠心 沙包 3431 2021-09-07 00:44

许问听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啼笑皆非。

这不用说就是荆承了,是远在把自己找到这里的时候。

他对修复许宅是真的很执着,抓着秦天连就要让他打白工了。

“那您修了吗?”他问。

“修了。”秦天连回答。

…………

不过他说的修,当然不是许问现在这种规模的修。

当时,他看见荆承,心里就有了些猜测,并不想违逆他的要求。

所以,他很干脆地应了一声,像对着别的宅子一样,拔了拔这里的草,清了清藤蔓,稍微打理了一下。

这座宅子肉眼可见比他之前那几座要老得多,也更长时间无人打理了。

草长得老高,几乎能淹没膝盖,藤蔓也密密实实,布满了整座墙壁。

秦天连对物性非常了解,也习惯了这种工作,知道该怎么除草,也知道该怎么最便捷地找到藤蔓的主干,把它切掉。

但即使如此,等到野草与藤蔓在他身边堆起来,四处变得有点干净的时候,他还是出了一身的热汗,有点喘气。

他抬头看了一眼荆承――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知道这是个怪人。

荆承笼着手,站在门厅不远处。

这里其实一片漆黑,并没有什么光亮,但莫明的,秦天连就是能看清他的形貌,好像他在黑暗里格外突出一般。

荆承什么也没说,只是那样站着,但秦天连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一抹脸,什么也没说,继续清理起了石头上的青苔。

刮去一处青苔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一亮,看出了一些不同。

这只石龟……这雕刻,这技法……

他忍不住停手,手指在空气里描摹了一下。

他只画了两笔就停下了,又转头看荆承,看了一眼就回头,继续清理。

他的动作变慢了,不再像之前那么卖力。

慢吞吞地清理完这一处,他再次直起身子,提着刮刀,问不远处的人:“喂,我要修到什么程度才能走。”

“全部。”那个怪人回答。

他妈的果然!

秦天连在心里骂了句娘,表面上却冷冷的一点也不显,问道:“如果我不修呢?是不是就不放我走了?”

“是。”怪人秒答,竟然还挺干脆。

“那我不修也不走呢?总不能把我饿死在这里吧?”秦天连冷笑着问。

“不会饿死的。”怪人说。

这时,一声猫叫,秦天连斜眼一看,一只黑猫从怪人的脚边窜了出去,没入了黑暗中。

这种宅子经常会有野猫出没,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秦天连也没放在心上,继续冷笑着问:“不会饿死,总不会要我抓老鼠来填肚皮吧?还是说,这猫就是我的食物?”

黑暗里又传来一声猫叫,简直像这猫听见了他说话一样。

秦天连微微觉得有点古怪,但只当是巧,只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怪人。

结果对方不再跟他多说,只向他点点头,转身推开门厅的木门,走了进去。

秦天连一愣,连忙追了上去,但走到跟前时,门已经锁了,他又推又拉,木门纹丝不动。

他盯着门上的铜锁看了一会儿――正宗的九连环鸳鸯锁,非常巧妙,见所未见。

他想了想,掏出了几根铁丝,试着解锁。

这锁难而巧妙,秦天连不知不觉有点沉迷,解开的时候松了口气,唇边忍不住泛起笑意,好像完成了什么大任务一样。

但随即他就发现,锁开了,门却仍然不动,仿佛这锁只是装饰品,关住他的不是锁,而是这道门本身!

他非常气闷,在门厅里打了几个转,到了另一头。

那也是一道门,朱红的大门,红得有点诡异。

这么老的宅子,该锈的都绣了,该掉漆的也都掉漆了,但这扇门的红漆却格外完好一样,没怎么掉过,红得渗人。

门上也有一道锁,比另一边的九连环鸳鸯锁更加复杂,秦天连看了半天,连名字也叫不出来。

他并不想照着那怪人说的话去修那宅子,无聊至极,又开始研究起这道锁了。

他在这门厅里呆了三天,也琢磨了三天。

奇怪的是,这三天里,他没有找任何东西来吃,但一点也不饿。

他渐渐意识到,这才是那怪人说的“不会饿死的”。

这宅子古怪至极,他身处其中,也像是一只鬼一样,无需饮食,被凝固在了这个停滞的环境里!

三天后,秦天连琢磨出了这锁的一些门道,开始尝试着打开它。

这锁一共三环,三环必须要同时打开才能启动。为此,秦天连还用手边仅有的材料,做了一个小小的道具。

当三环里的两环同时转动的时候,秦天连听见身后一声响,转身看去,果然,荆承再次出现了。

…………

二十五年后,许问和秦天连身处这间诡异的古宅里,一边走,一边说着。

许问的整个人几乎都被秦天连带回到了过去,那个极度诡异的环境里。

当听到秦天连说到猫叫的时候,许问心里一动。

这很难不让人想到球球。

但这是二十五年前发生的事,一只猫几乎活不到那么久,更别提他拣到球球的时候,它还是个宝宝。

当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球球身上发生的怪事一点也不少,而这一切,都是从他到万园开始发生变化的。

“他放你走了?”许问问道。

“嗯。”秦天连应了一声,语气有些微妙,“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就放我走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放我。”

“不是因为你解开了那道锁?”

“没有。当时我也是那样以为的,但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的思路错了。照那样我还是解不开那道锁的。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

秦天连说着,看向许问问道,“你能把他叫出来,让我问一下吗?”

荆承出入随心,许问当然是叫不出来的,他只能把秦天连带到了正门,当初他被困住的那片门厅。

现在的许宅为了方便修复,在侧边大工巷方向又开了一道临时的门,部分车辆可以进门,直接拉货卸到那里。

现在它是修复人员的主要出入口,早上他们也是从那里进来的,许宅正式的门厅反而冷清了下来。

这里稍微修整了一下,还没有正式开始修复。

在当前的规划里,它将跟初思堂、四时堂等中轴线上的建筑一起动工。

“当初进来的时候我就很奇怪,这里看上去还挺干净的,跟后面感觉不太一样。原来是您二十五年前来过。”许问说道。

“我消极怠工,没做什么。”秦天连漫不经心地回应。

他环顾四周,表情非常难言,仿佛有些熟悉,又像是很陌生,就像来到了梦中的地方一样。

许问笑笑,没有回答。

以他第一次来时看到的情形,秦天连当时做的事情,恐怕也不像他说的那么少。

不然不会时隔二十多年,还能保持那样一个面貌,真的跟后面其他建筑大相径庭,很具有欺骗性。

秦天连慢慢走到左边那棵朴树的后面的墙边,弯下腰。

许问跟着走了过去。

那里有一只石龟,很小,香瓜那么大,趴在地上,头往后伸,好像在看身后的什么东西。

它身上覆满了青苔,掩饰了很多细节,但仍然看得出来,它刀法极其简单,但描绘出来的形态极其生动,寥寥几笔,仿佛就让它活了过来!

“看出来没有?这是从汉八刀演变过来的。”秦天连看着那只小乌龟,对许问讲解。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刮刀,开始刮掉上面的青苔。

当年他可能做过这样的事情,但太多年过去,环境太阴湿,青苔又长出来了,在石雕身上覆了厚厚一层。

秦天连的手非常稳定,而且好像长了一双透/视眼一样,能够透过苔藓,看见下面乌龟的本体,清晰分出两者之间的界限。

所以他刷刷刷几刀,就把青苔完整地分割了开来,石面上只留下了一层薄薄的青皮,瞬间连石头本身的纹理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光是这完整去苔丝毫不伤石皮的本领,就可以看出秦天连修复的功底了。

接着他又拿出一个小刷子,开始刷除石缝里残存的污迹。

这不完全是苔藓,还有之前残存在里面的一些积灰和顽垢。

清完之后,秦天连盯着那石龟看了好一会儿,又抚摸了一阵,感叹道:“这刀工,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