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50 车祸

匠心 沙包 2687 2021-09-07 00:44

事情来得太突然,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许问倒是反应过来了,他眼角余光看见窗外即将砸过来的乌沉沉的一团,下意识的想躲。但他接着马上看见了就在他身后的姚师傅。他要是躲开了,外面的车辕就要砸到姚师傅身上了!

电光火石之间,许问转身先推开了姚师傅,接着自己努力往旁边侧滚,在千钧一发之即滚到了吕城身边,砸到了他身上。

下一刻,隔壁的马车跟他们的车重重相撞,车辕穿破车壁突了进来,发出巨大的响声。

车身很重,势头一时无法停止,两辆车被推着一起后退,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最后,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许问和吕城一起滚在车厢的一个角落,姚师傅位于另一个角落,颤微微地扶着车壁,盯着那根断裂的车辕,满眼都是惊恐。

“没事吧没事吧!”车外很快响起了声音,齐正则和齐坤一起下了车,向着这边奔了过来。

“姚师傅您怎么样?”许问没有回答,先去扶姚师傅。

“没,没事……多亏了你。”姚师傅惊魂未定地起身,抬眼一看,叫了出声,“哎呀你的手!”

许问手上靠近手腕的部分受伤了,鲜血直流下来,把袖口都打湿了。对于木匠来说,再没有比手更重要的了,更何况徒工试即将开始,许问的手要是受伤了,连休养的机会都没有!

许问仿佛没感觉到疼痛,抬手看了一眼,自己也有些疑惑的样子:“可能是在哪里撞到了,没事,不怎么痛。”

姚师傅担心得要命,连声说:“好好检查一下,千万别出事了,这个当口……刚才你就不应该管我,我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伤了也就伤了,你这年轻人……唉!”

齐正则一来就听见了姚师傅的话,一看许问的手也吓了一跳。他们是随身带了跌打伤药的,他一边让齐坤回车上去拿,一边埋怨姚师傅:“老姚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小许救了你是他孝顺,怎么说得好像不应该救一样。”

“就是不应该救!”姚师傅性子其实是比较仁善的,这时候却犟起来了,硬着声音说话,看着许问手的目光里却全是心疼。

齐坤速去速回,很快带了金创药和清水回来,给许问洗净包扎。血洗掉了他们才发现,许问的手主要是破了一大块皮,掉了一小块肉,看着血流成河,但只是皮肉伤,不会影响以后。

姚师傅松了一大口气,叮嘱说:“还好还好,这几天不要见水,也别碰活计,千万别影响两个月后了。”

许问笑着答应,可能是因为碰到了伤口,这时候才觉得有点火辣辣的痛。

“怎么回事?那边车上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莫不是出大事了吧?”齐正则也松了口气,接着又皱起眉头看向另一边。

刚才这起车祸很明显是后面那辆车的问题。他们的车轮不知道为什么掉了,造成马车失控,撞上了前面那辆――也就是许问他们的车。

现在两辆车撞在一起,都变得破破烂烂的,车祸真不算小。

按理说,后面那辆车上的人应该下来问问他们这边的情况,结果他们这边连伤都包好了,还不见那边的人影,难不成那边的人出大问题了?

“可别。”姚师傅被这样一说也有点担心,跟齐正则并肩过去看。

许问也有点担心,正要跟着一起过去,吕城的道歉声先一步响了起来:“师,师兄,对不起。”

许问回头,吕城正小心看着他,满脸都是愧疚。

“啊?”许问完全没明白。

吕城小心翼翼地伸手,许问低头一看就明白了。

他是说刚才他是撞到吕城身上的,怎么手会无缘无故地受伤。

那时候吕城手里拿着一个做到一半的迷你小柜子,手上那一大块皮就是撞过去的时候被柜门削掉的。

“这跟你什么关系?是我撞的你又不是你有意伤的我。”许问失笑。

话虽这样说,吕城还是很愧疚地说:“之前你就提醒我收起来了……”

之前马车开始加速的时候许问的确提醒过,但终究这车祸也不是吕城要发生的,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

不过想起一年前刚认识时的他,许问突然有些感慨,他拍拍吕城的肩膀,说:“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两人从马车里钻出去,后面那辆马车正横在他们面前。

它靠近这边的车门被撞烂了,里面的人就算要出来也只能从另一边走。

许问正要走过去看,突然听见对面传来齐正则的声音:“是你?”

谁?是认识的人吗?

许问和吕城对视一眼,一起绕过马车走了过去。

夕阳的余晖从天边照下来,深橙中带着一抹紫韵,格外动人。

在这样的柔光照射下,就算是三分姿色也能被渲染到七分;如若是个美人,更会显出绝代之姿。

他们看到马车旁边站着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那人一身白衣,如同芝兰玉树一般卓然而立。他的衣上有一点污渍,但一点也不显得邋遢,反而让人觉得明珠蒙尘,忍不住想要拂拭。

此时,他正看着对面,温文中带着惊讶,好像很意外会在这里见到熟人。

然后他很快回过神来,带着一丝淡淡羞涩的笑容,向着对面的齐正则行礼, 恭敬地道:“齐叔好,好久不见了。”

接着他又向齐正则身边的齐坤同样行了一礼,很是亲热地道:“坤儿好久不见了,听说你去年徒工试考得不错,恭喜你。”

他无论是话语还是笑容,都带着十分的真诚,很是引人好感。

然而许问的目光却落在了齐坤身上。

齐坤面无表情,脸色微微发青,直视着那人的目光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

看着这表情,又看见那人的形容,许问的脑中电光火石般一闪,突然间意识到这人是谁了。

果然,齐坤深吸了一口气,道:“岑物首,的确很久不见了。”

果然是岑小衣!

切断周志诚手指,并且把它嫁祸给齐坤的最大嫌疑人!

岑小衣对齐坤很亲热,他接着问道:“坤儿怎么这么客气,两年不见,就不认识老朋友了吗?当初我们考试前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促膝夜谈,彼此都收获良多。想起那段日子,我现在也觉得很怀念……”

他看向齐正则,笑着说,“坤儿跟齐叔是一起来报名府试的吗?不如这几天就一起住,重温一下当年?”

他笑容诚挚言语流利,一点也不像是做过亏心事的样子。

齐坤的脸上果然露出了迷惑的表情,怒色消了大半。

“我……”他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旁边又一个高声响了起来:“怎么回事?他娘的堵在这里就不管别人了?还他娘让人不让人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