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9 一个故事

匠心 沙包 2744 2021-09-07 00:44

许问讲的是他那个时代相当出名的一个故事,一个科幻故事。

有一群外星人,监测整个宇宙,随时警惕新文明的出现。

因为某些缘故,只要有足以产生威胁的文明出现,监测装置就会发出警报,将其传达给他们。

人类与这些外星人接触,看到了关于自身文明起始的一段录像。

在最初的监测摄像机里,时间飞速流转,各种生物的繁衍如同潮水一样起起落落。

然后原始人出现了,他们开始钻木取火,从茹毛饮血变成了烹制熟食。

原以为录影会照此一直向前延伸,直到他们穿衣戴帽、盖房造屋,创造出种种灿烂的文明之花――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刺耳的报警声就极其突然响了起来,尖锐凌厉地响彻了整片天地,迟迟不能停止。

“发生了什么?”岳云罗忍不住问。

许问略去了很多细节,只讲故事梗概,把里面的一些细节内容用这时代比较好理解的概念替代,岳云罗也能轻易听懂。

“一个原始的人类仰望星空,凝视它的时间超过了界限。”许问答道。

“就这?”岳云罗有点难以理解。

“是的。”许问点了点头。

他没有再讲下去,把外星人最后的解释讲给岳云罗听,而是留了个空白,让她自己去思考。

人类文明的起点,不在于发展到了什么样了不得的程度,而在于他们仰望星空,对未知的星空产生好奇与探索欲望的那一瞬间。

相比起之前几十亿年的漫长,人类从那一瞬间到远航探索太空,也不过用了几千年而已。

只要有一个智慧生命开始想要探索世界,整个人类的文明之火就将蔓延不熄,无休无止地向四周传播出去。

许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岳云罗讲这样一个故事,只是突然就想起来了,有了这样的冲动。

或者在他看来,这个时代的岳云罗,也是这样一个仰望星空之人。

这也是他对岳云罗有再多不满,也能站在此处与她交流对谈的真正原因吧。

听完这个故事,岳云罗又沉默了。

她所指的未来,是多久之后?

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

人类仰望星空产生的好奇心,究竟追寻的是什么?

这阵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岳云罗很快冷静下来,淡淡道:“再远的事情,对我没有意义。我想知道的,只有我的身前身后事。”

这时他们已经到达天启宫宫门,马上就要出宫了。

岳云罗脚步稳定,道:“明弗如确实是明家人,不过早已与明家没有联系。但他的支系,比明山还要正宗,因此得到的一些传承,连明山也不知道。”

她看上去就是要把这些事情告诉许问的样子,许问跟进一步,仔细听她说话。

“流觞会开始之前,你们不是曾经一起前往了鬼雾谷吗?在那里见到了血曼教的一些遗物,尤其是它的标志。”

岳云罗一边说,一边随手做了个手势。她手指修长,非常好看,做出来的手势兰花一样,正跟血曼教的标志一模一样!

“当时明山就知道了,此事必然跟明家有关。因为那标志,曾经出现在明家内部的典籍里。”

许问惊了一下,他努力回想,真的想不起来当时明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当然,那个时候,鬼雾谷鬼影幢幢,尖声凄嚎,很多人都面有异色,明山混在里面,就算有点不太一样也不会很打眼。

“流觞会进行期间,明山在家查问,略微查出来有这样一派支系,但具体情况依旧不明。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明山开始格外关注血曼教的事情。”

“我与明山早有联系。”岳云罗道。

她前面对明山的事情说得那么熟,许问就已经猜到了。不过也没想到她会主动说起来。

“我也进了天工洞,看到了里面的塑像绘形。明山将此事告知于我,请求我的协助。我们思考良久,决定从石漆下手。”

许问抬起了眼睛。

这确实是一个好角度。

原油的产地就是固定在那里的,不会移动。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血曼教是把它当成一个重要的资源来看待,能知道它的必定是相当内部的人士。

这样一来,在固定的地方设伏,一层层追查上去,更容易追查到血曼教的核心人物。

岳云罗这样做了,也成功了。而且非常恰巧的是,他们撞上的直接就是明弗如。

明弗如这个人比他们预想的还要狡猾,知道的事情也多。

找到他的时候,岳云罗是和明山在一起的,他一见明山就认了出来,甚至因此也猜到了岳云罗的身份。

这让岳云罗非常吃惊,因为就连她自己的手下,也没几个人知道她跟明山有联系这件事。

“贵妃行事,我听闻已久,素来非常仰慕。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当时没有下雨,明弗如位于苇丛之畔,同样一身黄衣,风度翩翩,手里提着一个装石漆的油桶,却像是站在秦淮河畔,执着一把扇子一样。

他向岳云罗拱了拱手,温言轻语,说的话却非常锋锐,“你跟明山这种人合作,不如看看在下我。毕竟明山知道的事情,我全部都清楚;我知道的事嘛……呵呵。”

他笑了两声,没继续说下去。明山脸色铁青,一个字也没法反驳。

岳云罗一看就知道明弗如说的确实是真的,也是,在明弗如大胆使用明家内部标志作为血曼教的标志,并且被明山发现前,明山连他的存在都不知道。

当然,岳云罗也不可能因为明弗如这一句话就把明山抛诸脑后。她淡淡回问:“那你知道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价值?”

“然后呢?他说什么了?”许问听岳云罗转述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动容,追问了起来。

“他问我,为什么天工现世即消失,为什么当代天工,也就是天青会沉睡不醒,还有……他预言了,天云山地震将发,震后阵雨不止。”

岳云罗的声音有点冷冷的,说话间,云层重新合拢,刚才洒在路上的金光再次消失,而雨,又一次淅淅沥沥下了下来。

岳云罗行走于雨间,水雾溅湿了她的头发,她浑然不为所动。

许问的眉头皱紧,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个惨烈预言。

那时候,那个血曼教徒也预言了逢春将有地动,但说的是半年之内,时间阵线拉得太长,而地震又来得太快,所以他没有太放在心上。

现在这一对应……

“所以,为什么?”许问迈前一步,继续追问。

“他没有告诉我。他说,这件事只能有一个人知道。”

“谁?”许问问出这个字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

这,就是明弗如出现在他面前的原因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