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7 奇妙的夜晚

匠心 沙包 2911 2021-09-07 00:44

一群面黄肌瘦、衣衫破烂的人从寨子里冲出来,争先恐后地往这边跑,脸上的笑容甚至是感激涕零的:“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一见这些人,许三下意识就上前一步,把许问拉到自己背后护住。

然后看到这些人的形象和表情,他有点发愣,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其实他们来的并不是五窑寨?

“我们还没有露形迹,他们是怎么看见我们的?”许问突然轻声问道。

他说得没错,他们现在才刚到坳口,离那里还有一点距离,理论上来说应该处于这些人的视野盲区,怎么能这么快就看见他们然后迎出来?

这明显是在外面安了眼睛的!

“你说得对!”许三顿时凛然,又拉着许问往后退了一步。

那群人跑得比他们想象中还快,转眼之间就到了他们面前。对方人太多,还很有经验,把他们从四面八方堵得结结实实,这一下,他们想跑也跑不掉了。

“大意了。”许三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不妙。

很明显他们是被引到这里来的,而这些人也的确做足了准备,就在这里等他们入瓮。现在可麻烦了,被堵在这里,他们直接陷入了危机!

但是,对方是怎么知道那张糖纸的?要不是它,他们肯定不会上当。

“别紧张。”这时,许问抓了一下他的手肘,轻声说道。

即使在这种时候,他的声音仍然稳定清晰,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接着,他上前一步,抬头问道:“请问这里是五窑寨吗?”

“对对,就是五窑寨!”一个洪亮的声音抢先道。

许三看向他,只见这人身材高大,络腮胡子,铜铃眼睛,看上去还有点威猛。不过因为太瘦了,身体只剩下一把骨头架子,破烂衣服在身上晃晃荡荡的。

许三的脑海中顿时浮出一个名字,但又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人看上去跟周围那些一样穷一样瘦,怎么可能是强盗头子?而且身为强盗,他的表情是不是太谄媚了点?

“阁下如何称呼?”许问问道。

“我姓胡,叫胡震山,你叫我老/胡就行了!”络腮胡笑呵呵地说,非常和气。

老/胡?老虎?

胡震山?倒过来不就是镇山虎?

许三有点不敢相信。

“五窑寨的寨主?”许问立刻跟着问。

“对对,啊,不对不对,哪是什么寨主,就是个村长,对村长!”胡震山满脸都是笑容,一副脾气非常好的样子。

然而笑到一半,他突然捂住了嘴,光线实在太暗了,被他这一提醒,许三才留意到他的下巴有点肿,有一只眼睛周围的颜色也有点黯淡。

许三看向他身后那些人,这才发现不仅是胡镇山,他后面这二十多个人,每一个身上多少都带了点伤,重的甚至有胳膊上捆着树枝,明显被打折了骨头的。

这是怎么回事?在龙头村的时候没听说有人要对他们动手啊?

然而联想到那封把他们一路引过来的信,联想到眼前这些人的异常举动,许三忍不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有没有什么信要给我们的?”这时许问扫了他们一眼,突然问道。

“有有有!”胡震山明显有些意外许问怎么会知道信的事,但还是很快答应,从怀里掏出一张折起的纸,小心翼翼递到他的面前。

许问接过来匆匆扫了一眼,递到许三手上,许三打开来看,上面的内容非常简洁,只有一个字。

“看。”

这没头没脑的究竟什么意思……

看,看什么?

许三一阵迷惑,却看见许问已经明白了似的点了点头,道:“那带我们过去吧。”

“是!”胡镇山大声应了声是,道,“有点暗,请小心脚下!”

的确是有点暗,但今晚的月光格外明亮,洒落周围一片银色,并不影响他们的视野,感觉用不上特别提醒。

许问却再次点头,问道:“有灯吗?”

胡镇山爽朗地笑了,大声道:“早就备好了!”

这时,一个人从后面小跑过来,递上了一支火把。

这火把明显是特制的,火把头缠着油布,火焰因此燃烧得格外热烈,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人和景。

这样一来,许三看得更清楚了,在场所有人都鼻青脸肿,而且是新伤,明显是刚挨揍不久。但是也非常奇怪,他们脸上的笑容却光辉灿烂,没一丝虚假!

被打了还这么高兴,这太诡异了……许三打了个寒噤,许问却非常平静地示意道:“多谢,那请再麻烦带下路。”

“没问题!”胡镇山爽快答应,接过火把,转身往寨子里面走。

许问立刻跟上,许三有点想要阻止,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咱们寨子名叫五窑寨,是因为正面这五个连在一起的窑洞,一主四副,吉祥如意。”

胡镇山举着火把走在最前面,竟然就这样一边照着路,一边给他们介绍起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许三有点懵,许问似乎也有点惊讶,但还是非常镇定地点了点头,问道:“这窑洞看上去已经非常久了,大概是什么时候建起来的?”

“那就不知道了。”胡镇山带着他们走到正面的洞口,摇头道,“我爷爷的爷爷还在的时候,这洞就在了。那时候这里叫五窑村,前面不知道谁挖了这洞,后面的人一代代传下来,在这洞旁边又挖了新洞,小村子扩大成了一个大村子。”

许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两侧的山壁上同样也有窑洞,上下层叠两排,大小平均,挖得非常整齐。

都住了人家的话,这以前也是个大村子啊……

“后来这五窑村为什么会变成五窑寨,是你干的吗?”许问淡淡问道,但不知为何许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不是不是不是!咱胡老虎出了名的不对自家人动手!”胡镇山明显也有同样感觉,连忙摆手,火光跟着一晃一晃,“咱年轻的时候出了远门,十年后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村子就没了,听说是生了疫病。咱爹咱娘咱奶奶咱妹子,全没了。”

许三记得龙头村的人说胡镇山是带了小弟回来的,那对他来说也算衣锦荣归。结果回来一看,全家都没了……还是因为疫病,怨不着别人,只能怨自己命不好。

许三知道他手里沾满了鲜血,但还是有点感同身受,心里一阵恻然。

“是什么病?”许问问道。

“疫病就是疫病,还有什么病吗?”胡镇山茫然。

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他脸上的些许伤感很快消失,重新带上了那种讨好的笑容,对许问说,“前面有梯阶,慢点走,上面是正窑,靠着山挖的,上面砌的全是青石,好多年了,一点裂缝也不见……”

他絮絮叨叨,十分殷勤,许三突然感觉到一阵奇妙。

这真的是真实的吗?

深更半夜,在一个因为疫病消亡,而变成山贼窝的地方,听一个山贼头子给他们讲解窑洞的情况?

而且这山贼明显还是被打服的……

他看了一眼许问,许问一边听一边看,非常认真,好像并不为这件事感到奇怪。

他知道是谁干的?

这反应让许三想到了一个人,于是他更加不可思议了――

不可能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