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0 鱼鳞帐中

匠心 沙包 2745 2021-09-07 00:44

许问和连林林肩并肩地躺在床上,心跳如鼓。

他有点不安地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连林林,生怕自己的心跳声被她听见,那样就太不好意思了。

但转念一想,怕什么呢?他就是喜欢连林林,就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紧张得要命,虽然他俩躺在床上,其实什么也没做。

他躺在连林林的枕头上,隐约传来一些皂角的清香,那是她发丝里的气味。

她不像这个时代常见的女孩子那样,会把头发留到奇长,从来不剪。她总是到一定的程度就把头发剪到半长不短,有人问起来就找个借口譬如说生火的时候烧了之类。

所以她可以经常洗头发,不管什么时候看,发丝都是顺滑的,总是带着清香。

许问很喜欢。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帐顶。

他躺在这里就是来看这个的。

连林林做了一顶帐子,撑在床的周围,他做给她的鱼鳞纱位于帐顶,平铺了开来。

“我选了好多地方,才发现床放在这里最合适。看,光会从天窗照进来,正好照在帐子上。多美啊。”连林林躺在一个衣服包上,在他耳边轻声私语。

许问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自己做出来的成品。

正如连林林所说,清晨莹润的白光从天窗里照入,均匀地铺洒在帐顶上,鱼鳞幽幽生辉,散发着深邃而绵长的光芒。

这些鱼鳞是许问从船上搜集来的,出自饮马河常见的不同鱼种,大小、颜色、甚至形状都因为鱼种以及部位的差异而各自有所不同。

许问将这些鱼鳞进行了处理,不仅没有一点腥气,而且柔软圆润,即使披在身上也会非常舒适。而当它如此展开,它的美、许问在制作时别具一格的用心则越发展露无遗。

那是一片星空,是许问在这个世界无数次抬头看见的星空,是江南、汾河边、龙神庙、西漠等所有地方,他抬头看见的星空。

这个世界没有光污染,星星格外明亮,许问刚来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晚上躺在一个地方,抱着头,看着星星,一看就能看很久。

但真正触动他的,是那天晚上,饮马河的渡船上,跟连林林并肩坐在船头,探头向外看出去的那一片无垠耀眼的光芒。

天与河相互映衬,河水奔腾,星光却仍能落入其中,仿佛也在奔涌流动一样。一上一下,极为壮丽。

那时候,许问刚刚经历地震的恐惧、逢春与流鱼村村民焦急与伤痛的感染、以及对绿林安定的担忧,还有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与事情,心绪极其混乱。

但坐在船头,听着身边连林林的呼吸声,看着那熟悉也陌生的壮丽景象,他的心奇异地平静了下来,非常平静。

制作这面鱼鳞纱的时候,他回忆起了那时的情景与心情,同时还有另一些事情……

在旧木场的那张桌子,暖融融晒下的阳光,拂过的微风,食物的香气,师父、林林以及师兄弟们的笑脸,一天劳作之后疲劳结束的轻松感。

他没有描绘具体的场景,却把所有的这些情绪全部融合了进去,融进了那一片星空里。

所以现在,你要说这片鱼鳞帐织的究竟是一幅什么图,谁也说不出来,许问自己都没办法。

但是,他把他所有的感触与心情都编了进去,那是他的向往、他的怀念,以及他的爱。

“真舒服啊……”良久之后,连林林轻声说道。

“嗯?”许问用鼻音问。

“看着就觉得很安静,很舒服,还有点想打瞌睡。”连林林声音很小,带着笑,还真的打了个呵欠。她的声音软糯糯的,说道,“当时我把它铺开看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所以马上就想到可以做个帐子,这样一定睡得很香。”

她翻了个身,用手肘撑起身体,认真地看着许问的眼睛,说:“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非常非常喜欢!”

晨光透过她的头发,照进她的眼眸,如光、如水、如爱。

许问原本已经平静下去的心脏再次剧烈跳动了起来,想要伸手,但手指动了动,又停住了。

“其实当时收集好这些鳞片的时候,我只觉得是很好的材料,没想到要用它做什么的。”他强行转移话题,说起了另一件事。

“哦?是什么?”连林林依旧紧盯着他,口中问道,似乎很认真,又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遁世博物馆你知道吧?我记得我跟你讲过的。我这次回去,遁世博物馆刚刚竣工,我去参加了竣工仪式。仪式上,有个人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许问送给连林林的鱼鳞纱只够做个帐顶,剩下的帐纱是她自己配的。她特地选了颜色比较深的纱,从帐顶到床沿一溜垂下来,此时被风吹得轻轻拂动,掩得帐中人的身影也模糊不清,只有持续不断的说话声传出来。

许问给连林林讲了当时在遁世博物馆发生的事情,记者的提问,荣显的回答。

其实他也好,荣显也好,两个回答看似不同,其实指向的是同一件事。

“人”。

物无情,而人有情。人情寄物,物便生辉。

遁世博物馆所用的这些技术放到今天,其实大部分都已经过时了,可以被新的更简便的技术所取代。

譬如沐阳门,说到底就是个自动门,经过的时候会引动机括,自动开关。

这用现代电机技术也可以实现,还更方便,也很便宜。

但沐阳这个名字、这位母亲为了孩子的用心,难道不值得流传下来,被后世的人所记住吗?

这便是铭刻在技术中的人心,也是真正值得被继承下来,一直传承下去的东西。

一代一代的人,形成了历史。从古至今的历史,形成了现在的人。

连林林专心地听着,目光一直落在许问脸上,没有动过。

许问被她这样看着,突然有点讲不下去了。他停顿了一下,问道:“我那个枕头还在吗?还是你留在旧木场了?”

“怎么会?我当然随身带着呢!我拿给你!”连林林专心地听着,突然笑了。她轻巧地站起来,赤着脚下床,踩着地面从箱子里翻出了那个木枕,又回来把它塞到了许问的脑袋下面。

隔着帐子,许问看着她窈窕的身影,袅娜的身姿,闻着飘荡而来的淡淡馨香,完全移不开目光。

枕头还是那么舒服,但许问已经顾不得感受。

因为这一连串动作,连林林离他比之前更近了一些,发丝拂到了他的脸上,从皮肤上一直痒到了心里。

许问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连林林猝不及防,手一松,整个人扑了下来,完完整整地扑进了许问的怀里。

软玉温香抱满怀,许问的心像是陷进了云絮里一样,温温软软地落不着地。

“你……”他沙哑着嗓子,正想说什么,突然听见有声音从门口传来。

“林林……许问?你们在做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