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56 果然是他

匠心 沙包 3117 2021-09-07 00:44

正如他们所说,接下来几天,他们把时间分成了几块,同时进行着两项工作。

测绘石壁居是他们服役的任务项目,不能完成的话不仅拿不到工分,还要扣分,这肯定是第一位的。

除此以外,他们又抽出了大量时间,收集石壁居下方两段机关的各项数据。

对他们来说,这个工作其实更难一点。

建筑测绘他们是学了很长时间的,还在龙神庙亲自实践过,现在来做只是要根据石壁居的特殊地形环境做一些适应与调整而已。

机械机关,就完全在他们的知识范围外了。

还好在前来西漠的路上,他们学习了一些相关的基础理论知识,而经过具体调查研究之后,许问发现这些古代机械并不涉及什么高深的理论,正是这些基础知识的变化应用。

同时,他也发现了这些机械动力驱动的秘密。

它们之所以使用发条就可以带动,是因为它们在“节流”方面做得实在太好了,能够充分利用有限的动力源,做到更多的事情。

而它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制作者的技术极为高超的缘故。

在各种细节上,它都做到了手工所能达到的极致――甚至很多时候,他都难以想象人力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精度,简直超乎他的常识!

练完十八巧,考完徒工试,他以为他在木工技艺上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现在在这里看见这个机关里的木制零件,他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差了一点。

也不多,就一点。

但也就是这一点,拉出了他与对方的差别!

这就是半步天工?

这就是普通工匠与半步天工的实力差别?

“好厉害啊……”能看出这一点的当然不止许问一个,仔细研究这些机械机关的细节之后,所有人都被震住了,不由自主地拿自己的水平跟它比。

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比不过,差远了!

“感觉有点难啊,这种方式的话,我们没本事修复的吧?”江望枫实话实说。

“这种不行,那就用其它方式。”许问也发现了此路不通,沉吟着道,“而且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也可以看看能不能用到我们现在的工作里。”

“对哦!”

许问一句话提醒了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没日没夜地忙碌了几天之后,他们完成了石壁居的全部测绘图,同时收集了机关道的全部数据资料。

这时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他们得要启程回绿林镇了。

走前一天,他们对前几天的工作做最后的检查与确认,许问也拿着图纸卷轴到处走,复核各种数据。

走到某处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旁边的一棵树。

接着,他连续换了几个方向,从不同的角度看它,最后定格到某处,怔然不动。

“你竟然看出来了。”吴可铭的声音靠近,带着明显的意外,“都过去十年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几天吴可铭一直在山上,画画修复,偶尔过来蹭顿饭。

知道他们要收集那些机关与机械的数据试图修复它们的时候,他有些意外,但他只是扬了扬眉,什么也没说,也没阻止他们继续使用那些东西,拿它们做各种试验什么的。

“吴大师的画写意多过绘形,岳大师的雕刻也是如此。我看见这棵树,?就觉得是它。”许问说。

他的目光向下,仿佛又看见了树下的夫妻与不远处的那个孩子。

这对画师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褒奖,吴可铭脸上泛起了笑容,正要说话,突然看见对面的年轻人面向自己,问道:“吴大师,我画一个人,你能帮我认一下是不是岳林岳大师吗?”

“你画给我看看。”吴可铭的笑容突然敛去,注视了他一会儿,道。

许问手上有的只有石壁居的图纸,他犹豫了一下,翻过其中一张,用炭笔在背面画了起来。

月龄一队用来画图的是一种很厚的草纸,跟素描纸有点像,但比素描纸黑很多也粗很多。

许问现在心情有点乱,没有多想,下意识就画起了素描。

吴可铭一看他这画风眼睛就亮了。

这画风对他来说其实有点过于工整工,甚至有些僵硬,但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画风,非常成熟而且特别的画风,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而当许问渐渐把他记忆中的人物画出来,吴可铭的表情又有了一些变化。

许问的画少了一些意韵,但定形足够准确。

所以他能很清楚地认出来,他画的这个人物,究竟是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位故人!

许问画完一个人,随手就想继续。结果刚刚勾勒出那道身影,他就停下了画笔。

他握紧炭笔,有点忐忑地仰头问道:“是他吗?”

………………

一群人准备下山的时候,许问说:“等一等。”

“等什么?”

“有东西忘了吗?”一群人停下来准备等他去拿。

结果许问没有动,好像是真的在等人。

没过多久,吴可铭匆匆跑了过来,背上背着一个包袱,明显是要远行。

“吴大师也要出门?”江望枫好奇地问。

“对,有点事要去绿林,正好让你们蹭我一下。”吴可铭一直都是很喜欢江望枫的,这时也笑着说。

“哇,我们蹭你?一直蹭饭的是你好吧?”江望枫跟熟人就有点没大没小的。

“嘿嘿。”吴可铭笑而不语,跟着他们一起下了山――当然是通过机关近道下去的。

下了山,他们来到正道上,许问一眼看见了三辆马车,前后相连地在路上排成一列。

“谁蹭谁?”吴可铭挑眉看江望枫。

“我我我,我蹭您!”江望枫光速换回了敬称,谄媚道。

吴可铭弹了他一下,也不跟他计较,笑着说:“上车吧。”

冰原之上,有车当然更好走,他们这是真的沾了吴可铭的光了。

一群人纷纷上了车,吴可铭跟江望枫上了同一辆,进门前转头,与许问对视了一眼。

许问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画完连天青的长相之后就有点后悔。

就算岳林真是连天青,他师父没跟他说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这样私下打听,有点不太厚道。但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吴可铭已经把那幅画接了过去,凝视半晌,突然问道:“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许问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果然是他!

他随手在后面画了些背景作为衬托,这是他记忆里最深刻的场景,一看就知道不是在西漠。

“江南路。”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江南路哪里?”吴可铭追问。

“林萝府于水县。”许问画的就是那里。

吴可铭沉吟了,过了一会儿才道:“他怎么会在哪里?你见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只是匆匆会了一面,没有过多交际。”许问含糊了过去。连天青让他隐姓埋名肯定是有原因的,许问之前就觉得人可能是在避什么人。所以现在他还是没有交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要去找他!”吴可铭没有怀疑,他顿了一顿,突然道。

“啊?”许问瞬间懵逼。

“当年分别太过匆忙,我一直有事情要找他,一直没能知道他的下落。现在有了消息,肯定是要找一找的。”吴可铭非常坚决地说。

“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吧?我跟你们一起走。我要去江南路找他!”

吴可铭已经决定好了,一席话行云流水,说得非常果决。

而现在,许问回头看着他,非常犹豫。

吴可铭看上去一厢赤诚,真的要让他去江南路白跑一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