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23 星下漫谈

匠心 沙包 2775 2021-09-07 00:44

连林林没有马上说话。

她背着手,抬着头,望着天上繁星,满脸的若有所思。

星光明亮,但仅能照亮她的轮廓,那流畅优美的线条以额头为起始点,在鼻端微微扬起,划了个绝美的弧线,越过俏丽的下颌,落入颈中。

许问凝视着她的侧脸,陡然发现她如同新开的花朵一样,已经完全展开,犹然带着清新的香气,但已然是最美的芳华。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过了一会儿,连林林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些犹豫与迷茫,都不像那个爽利快活的女孩了。

她的问题提得很认真,许问也就收回了多余的思绪,认真思考之后认真回答。

“很可爱的女孩子,细心妥帖,非常可靠。有灵气有想法,在木艺上有独特的才华,但限于一些缺陷无法将其实现,非常可惜。”许问说得诚恳而诚实。

“唔。”连林林应了一声,突然又问,“所以你也觉得很可惜?”

“你说木艺上面?确实。女性有女性的敏锐与视角,跟男性工匠大不一样。你本来又很有天赋,如果能够顺利发挥出来,想必会很有趣,与别人完全不同。”许问坦然说道。

“你觉得女孩子也可以做这个?”连林林低下头,偏着脸看他,星光映入她的眼中,有些波光粼粼的感觉。

“为什么不能?都有手有脚,怎么就不能做了?”许问反问她。

“嘻嘻。”连林林笑了两声,自己也承认,“可惜,大夫说我脑子有问题,做啥都做不好,不然我也可以试试。”

“你之前在路上的时候不是有试吗?那头……凤凰?怎么样了?”许问想了起来。

“不行,我心里想得挺好,但一下手就控制不住,乱七八糟的。”连林林嘟起了嘴,不高兴地说。但很快她又笑开了,信誓旦旦地保证,“不过我会努力的!一定会雕出漂亮的凤凰给你看!再不会让你说是母鸡了!”

许问想起了上次的事,笑了起来,故意气她:“那得看你实际雕出来的是什么的了,我许问从不撒谎。”

“呸呸呸!管叫你心服口服!”连林林佯装吐他口水。

两人笑了几声,再次安静下来。

许问看得出来,连林林的心思并没有因此而解开,些微的愁绪仍然缠绕在她的心头,留在她的眼底。

当孩子长大的时候,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无忧无虑,总会有种种烦恼……

他很想问问看,但又在想是不是等连林林主动跟他说更好。

以前他跟连林林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都没么这多讲究的。

“对了,你们在山洞里还看见了什么冰雕,阿爹就讲了一点点――”连林林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个手势,“还有什么,能跟我讲讲吗?”

许问一愣。

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是真的有点棘手。

每一座冰雕他都看过了,看得非常仔细,至今也记忆深刻,按理说要讲出来完全不是问题。

但他跟连天青不一样。

连天青是这里的人,货真价实的本地土著,冰雕上的东西,对他来说全部都是新鲜的,他可以如实描述。

但许问并非来自于这里,冰雕的内容对他来说不仅仅只是雕刻出来的场景,更是一整个文化,一整个历史,有着来龙去脉的。他要是讲,一不小心就会露馅。

那么,现在就跟连林林说出自己的来历吗?

不知道为什么,不久之前他才跟连天青说过一遍,按理说只是再重复一次而已,但这时他一想到要跟连林林说,心里就有点紧张,总觉得得再往后拖拖。

“怎么,不好说吗?”连林林误解了他的停顿,连忙表示,“不方便说那就不用说,不用担心的。”

“也不是,就是要想想怎么说。”许问当然不会拂逆她的要求,思索着道。

不知不觉中,他想到了另一些事情。

其实刚刚走出敞轩的时候,他的脑子也很乱,感觉有很多东西充塞在心里,像一团被猫玩过的线团,一时间难以理清。

先前连天青在敞轩里说的其实有两方面的内容,一个是现代的技术,另一个是伴随这些技术的人类。

那些技术是他熟悉的,他一眼就能看见,知道的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更多。

但是与此同时,连天青说到的另一些东西,那些人类,其实也是他熟悉的,但因为太过熟悉而忽略了。

千年之后,世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人还是那些人,生活还是那样的生活。

但倪天养说的也没错,技术反过来还是会对人产生影响。就像今天坐在轩内的这些大师,他们赖以生存、藉以成名的技艺,在千年之后会被新技术所取代,手工艺人的存在本身,变得无比弱势,不挽救几乎就会消亡。

千年时间,依循着这样的道路,有什么东西变化了,什么东西又没有变呢?

“冰雕里有一个场景,很多人,应该是一场婚礼。最中间的是一对年轻男女,他们站在一个台子上,丈夫拉着妻子的手,两人正在亲吻。台子下面站着很多人,仰头看着他们,纷纷鼓掌,脸上都带着笑。最前面是几个老人,应当是这对新人的父母,其中一个中年女子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旁边另一个中年女子笑着给她递帕子安慰她。”许问缓缓说道。

这确实是冰雕中间的一座,是一个群像。

这座冰雕体积不算很大,分配到每一个人就更小了。

但天工手艺不凡,即使如此,每个人仍然惟妙惟肖,表情动作十分生动,那种喜悦而幸福的气氛,更像是要满溢出来了一样,令人如同身临其境。

“亲吻?在这么多人面前?没有盖头吗?”连林林吃惊地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

星光下,她的脸突然变得红通通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对,他们穿的衣服也跟现在的新人不太一样,新娘一身薄纱长裙,飘逸得像风和云一样,头上蒙着一层轻纱,丈夫掀开轻纱,亲吻她的嘴唇。”许问介绍得很详细。

西式婚礼,跟中式的当然大有不同。

技术带来交流,交流带来风俗的融合。

女性不再藏于深闺,可以正常开始工作,夫妻可以在众人面前亲吻,这同样是技术带来的社会的进步。

这时候,许问正在思索千年前后的差别,非常专注,讲解的语气客观而平静?,是真忘了不久前连天青对他说的话。

连林林听得入了神,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脚步越来越慢。

但脚步再慢,也总有走到的时候,他们住的地方离敞轩并不算太远,两人很快站在了厢房面前。

“不早了,睡吧,有话明天再说。”许问柔声说道。

“嗯,你也是。”连林林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转身进房。

许问也回了房间,洗漱完毕,坐到了床边。

这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对连林林说了什么。

我在扯些什么!这样说不会被她当成暗示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