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56 浪起

匠心 沙包 2689 2021-09-07 00:44

网上果然炸锅了。

辛沉的话说到底只是一种可能,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这场雨跟许问有关。

但上网的人哪管这么多,他们要的就是猎奇,就是噱头。

辛沉的话说出去没多久,一个名为“许问呼风唤雨”的话题就被刷上热搜,而且点进去看,热度高的几条微博都不是那些常见的营销号,而是实实在在的大V和一些私人帐号。

他们用最简洁易懂的语言总结了在许问直播间发生的这些事情,有的用最快的速度剪切出了许问直播间和辛沉直播间的视频,有的渠道更广一点,配上了许问直播间外面那些人面对下雨时的照片,点出了其中一些没有躲雨,而是怔怔站在雨中发呆人的名字和身份。

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都可以看出来,面对这场雨,他们也是感到突然,没有防备的。而且,他们也因此感到了吃惊。

一场雨而已,有什么好吃惊的?

这只能说明,有辛沉那样理解的不止他一个,他们也觉得这场雨来得奇怪,来得不正常,跟许问相关!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更加齐全地总结了这件事。从探古活动开始,到许问捡漏,到天人合一,到木音那首“歌”,一直到现在,把全部事情串了起来,完整地讲了一遍。

很多人也许之前在热搜或朋友的转发里看到了其中一部分,要么被朋友推荐了木音,总之不少人都接触过这件事,但是不完整。现在看到了整合贴,才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件事跟他也有关,那件也有关!

热度不断盘旋上升,就如游徐行所想,很多人顺理成章地把这场雨跟许问的工作联系到了一起,开始绘声绘色向周围人宣传:“天工造物,天地所感,风动云从。他那一凿子下去,真的就引动天地,开始下雨了!”

当然也会有人反驳,说这只是巧合。然后就会被人反问:“你没看见旁边那些人的反应吗?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他们都觉得是,为什么就一定不是?”

不久,平镇展销会就联合当地发布了辟谣消息,确定这是一场正常的雨,云团流向毫无问题,事前也发布过天气预报。

但网民是不会管这些的,他们从来都只看自己想看的信息。

所以,他们默默地忽略了这条辟谣,继续宣传许问的事迹,把这件事的热度炒得越来越高。

事实上,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件事不是真的,但平镇展销会的辟谣确实也没有形成足够的证据反驳这件事。

在某种玄幻的想法里,也会有人坚持认为:不是说了云动风从吗?你怎么能保证这云不是许问引来的?他又不是才开始做,已经做了两天了,足够行云布雨了!

总之,这件事是解释不清楚的,武斯恩只能喜忧掺半地接受这个热度。不管怎么说,平镇展销会这次是真的出了圈,被更多的人关注到了。

这是他们前几年一直想做,而没有能做到的事。

这一波的热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并且迅速体现在了方方面面。

首当其冲的就是各直播间的热度,无论官方的还是个人的,都有了全方位的提升。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许问的,直破千万大关,不仅在古艺新作这个门类里独占鳌头,跟同平台的其他头部主播也能平起平坐了。

最关键的是,这还是下午,很多人都在上班,晚上才是直播人气最突出的时候。

平镇的人流量也再次有了提升。

上班族学生党是没法来了,但很多闲人和自由职业者从全国各地赶了过来,其中大量的艺术工作者。

还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激发灵感的机会吗?

武斯恩的电话也变多了,一个接一个,手机几乎长在了他耳边旁边。

各方发来信息,想要寻求合作,什么样的都有。

大部分还比较正常,相关建筑等各种制造业,传统与现代的都有。武斯恩乐开了花,一一留下联系方式,一部分转给公司的各个部门,把工作分配下去;另一部分额外备注,准备亲自应酬。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离谱的。譬如有一家娱乐公司,觉得许问气质特别形象很好,也有噱头,想问问他愿不愿意当明星。

武斯恩好险直接把电话挂了――

当什么明星?她知道许问这手本事有多厉害吗?

这是真正宗师级的人物,他会的一些东西放到现在可以称得上是活化石,涉及的技艺与境界,相比起其他大师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人物去当明星,不务正业都说得轻了,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心里愤愤地想着,武斯恩嘴里却还是表示得很客气。

这家娱乐公司规模很大,也很正规,具体要不要接受他们的邀请,还是得许问自己做主。

武斯恩记下了她的电话,结果对方话锋一转,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样,跟他讨论起了以传统技艺为题材,做一档节目的事。

这正戳中了武斯恩的痒处,武斯恩跟她聊了好长一段时间,又交换了微信,约定了时间见面聊。

放下电话,武斯恩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

不得不说,这次展销会才是真正出了效果的,之前几届的效果加起来也不如今年这一次!

不管做什么,还是要有明星人物啊。这样一个人的带动效果,比你干巴巴地做许多事效果都大多了。

这样说也许对那些普普通通做事的大多数人不太公平,但确实就是事实,没办法。

武斯恩叹了口气,又去看这一届平镇展销会的大明星。

许问完全没有为周围的那些纷纷扰扰所动,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他所做的这个东西由许多个部件组成,每一件都要雕刻,有的精工细作,有的写意流畅。

这时云收雨歇,那场疾雨来得急去得也快。

先前出去躲雨的那些人早就回到了原处,有的人还湿着,也顾不上打理,就继续看起了许问的工作。

他们已经从感应天地的震惊中醒了过来,越发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

看见武斯恩回来,一个人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问道:“武总,所有的这些录像,到时候能拷我一份吗?”

武斯恩认得对方,尊敬地道:“应该没问题。”

“那就好。真的是太厉害了,他在这里面用到的失传技艺,以及融合进来的其他门类的技艺,太厉害了,足可被收录研究,形成一门新的专业!”

他话音未落,武斯恩的电话又响了。

铃声突兀扰人,周围无数道目光投过来,武斯恩道了声歉,连忙出去接。

刚刚听清对方的身份,武斯恩的声音就有点变调了。

“国家文物局的特别顾问组过来了?已经出发了?今天就能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