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1 秋叶

匠心 沙包 2690 2021-12-11 07:27

许问从阿吉开始讲起。

他们到齐安城开会,路上遇到了一个叫阿吉的孩子,跟着他去了他们村子。

本不应有水的地方突然发起了洪水,阿吉绝望地想要找到自己的爹娘,但即使找到,要把他们带出去也是难题。

父亲瘫痪,母亲也有病,他自己还是个瘸子,而洪水,近在眼前。

当然,那时候许问也跟在一起,但阿吉的父母并不知道,对于他们来,这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渺茫希望,而他们更在乎的,是不要拖累自己的孩子——即使在此之前,他们早已为这个孩子呕心呖血,几近倾尽一生。

阿吉回到家中,只看见爹娘的尸体,以及临终时传达给他的心意。

“他爹娘自杀了?”听到这里,景晴惊讶地连咳嗽都忘了,微微睁大眼睛问道。

“是。”

“就为了让他活下去?”

“是。”

景晴不说话了。片刻后,她的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藤席外面。

许问继续讲。

然后他发现,景晴确实是知道郭安的腿怎么断的。

所以当事情与余之成产生联系的时候,她明显更加关注;而当它继续进展,最终余之成被严查伏法,当着所有人的面被带走,她的唇畔露出了笑容,畅快而肆意。

“所以,仰天楼是真的很美、很壮观?”听完许问的讲述,景晴眯着眼睛问道,有些向往的样子。

“是。之后郭师傅给我详解了仰天楼技艺的各项细节,它比外表看见的还要高明。”许问道。

“讲给我听听。”景晴不容置疑地说。

这可全部都是专业内容,外行人很难听懂的。

许问扬了扬眉,没有拒绝,选了个点开始讲。

这样干讲,不配实物和图形,其实更难听懂,景晴仰躺在床头,眼睛微闭,似听非听。

许问讲到拼合柱,景晴的唇角突然微微一挑,再起泛起一个笑意。

“怎么?”许问留意到了,停声问道。

“这是我跟他提过的。”景晴微微睁开眼睛,目光朦胧地看向前方,有些高兴的样子,“建进士牌坊的时候,要用两根大柱,于是他们去砍了两棵树。我跟他说,这样感觉不妥。

“咱们白临乡确实山多树多,不缺木头。但是一天不缺,两天不缺,十年二十年呢?十年树人百年树木,这样无休止地砍下去,总有一天无木可用。

“再者,我还发现一件事情。老树盘根,树根能锁住水土。白临乡之所以树多,是因为水土丰沛。但树少了,树根也少了,水土也会少。接下来树越少,水土越少,最后白临乡终将陷入一片贫瘠。

“所以我问他,有没有不用、或者少砍大树,又能撑起梁柱的方法。”

她眯着眼,吐出了三个字,“拼合梁,这就是他告诉我的结果。”

许问看着景晴,像是这几天来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前面的引水渠也好,进士牌坊也好,体现的只是一些技艺方面的东西,表示这女子有一些工匠方面的天赋与才华。

但对拼合梁的建议,包括关于水土流失方面的预见与改善,这实在太跨越时代了,完全不像是这样一样乡村妇女能想得出来的!

刚刚说完,可能是因为嗓子的震动影响了气管,景晴又咳了起来,比之前咳得更厉害。

藤席被掀起来了一点,两张小脸探了进来,一起担忧地往里面看——却并不敢进来。

连林林的目光也很担忧,从这剧烈的咳嗽里,她听出了一些异样。

她站起身,问道:“有药吗?我去帮忙煎一煎。”

景晴一边咳一边摆手,等咳到一定程度,她才笑着说:“哪有药,哪买得起?”

病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或者很少吃药?

难怪会恶化到这种程度……

连林林脑海中陡然浮起刚才那个大夫留下的“尽人事知天命”六个字,轻叹了口气,说:“那我去开点吧。”

她在许问的肩膀上轻轻一按,走了出去。

许问继续讲仰天楼,讲它的各种巧思,有他亲眼看见的,也有当时没有留意郭安后面讲给他听的。

这中间免不了郭安的一些小故事,他跟郭.平在建设过程中的种种碰撞、摩擦、以及心意互通。

“我见过。”景晴咳声稍止,仰望着窑洞顶端,突然道。

“很多次,路过的时候听见他们兄弟在吵架。一开始我还以为真的是吵架,想过去劝和一下。结果听清楚了,听得久了,就开始羡慕。虽然是在吵架,但他们看上去是真的很高兴,好像全天下再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

“我呢?

“我本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家道中落,嫁到这里来,就为了换几袋米几吊钱。来这里之后再没有碰过书本,每天柴米油盐,数着铜板过日子,真是一天一天地在熬。

“能有一日之欢愉,死又何妨?”

她仰面朝天,躺在枕头,黑白混合的头发铺散开来,脸孔嫣红。

她已经不年轻了,但这一刻,她苍老憔悴之色全无,眼睛灿如星辰,整个人显出一种极其绚烂又极其极致的美来。

…………

景晴死了。

死在这一夜过去的三天之后。

这三天里,许问和连林林一直在照顾她,两个孩子也跑进跑出。就连左腾,也出了白临乡,匆匆来回,给景晴带了一些药。

景晴看了却很嫌弃,不悦地说:“不如来只烤鸡。”

左腾嘿嘿一笑,不知道从哪里真的变出来了一只烤鸡,献宝一样递到她面前。

油纸包着,香酥软嫩,看就知道是当地的名品。

景晴眼睛一亮,顿时笑了,接过烤鸡,小心翼翼掰下鸡头。

“嗐,吃什么鸡头,这整只鸡都是你的!”左腾一把撕下鸡腿,递到她面前。

景晴看着那个鸡腿,发了很长时间的呆,终于还是叫来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分了出去。

“我喜欢吃这些零零碎碎的部分。”她这样说。

其实那些零碎的部分,她也没吃多少,几乎只算是尝了尝味。

但那一刻她的表情,许问觉得自己一生也不会忘。

第二天,景晴就死了,死前如有预感,把两个孩子叫到床边,断断续续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两个孩子哭得眼睛都肿了,但表现还算平静。

许问不知道景晴临走的时候跟他们说了什么,等到安葬结束之后,两个小孩一人抱了一个小包袱站在许问面前,肿着眼睛说:“娘让我们跟你们走。”

“让我们跟你们一起去找爹爹。”

“娘知道爹爹去哪里了。”

“让我们一句一句地跟你说。”

“带我们走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