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0 自愿

匠心 沙包 3171 2021-09-07 00:44

许问带着那个木盒,跟京营府几个人一起步行回梓义公所。

不,现在他们也是西漠队的人了,编外成员。

不过许问现在没去多想这个,他抓着手里的盒子,强抑着现在把它打开来看看的冲动。

他其实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秦连楹说得谦虚,但所谓“一点心得”就应该已经包括了“毕生所学”了。

一位皇家一级工匠的毕生所学,无疑是极其珍贵的秘笈,但许问更在意的,是隐藏在背后的那些东西,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

师父并没有因为出师了,又被迫离开了小横村就切断了与我之间的联系,他还是挂念着我的……

并且,就这样说起来的话,他们去往的方向跟我也是一样的,就是说等到了西漠,就能再次相遇?

运气好的话,也许还不需要到西漠,半路上就能遇见了?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古代人睡得早,晋城很多灯光已经熄灭。

但总也有睡得晚的,那从纸窗或者木窗中透出的一点隐隐摇曳的灯光,仿佛带上了许多暖意一样,让许问由内至外地舒服了起来。

冬天快到了,但感觉也不是那么冷嘛。

他盯着纸窗上一点晕开的灯光,微笑着想着。

“你怎么突然挺高兴的样子?”林谢突然转头看许问。

“看得出来吗?”许问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上翘的嘴角。

“太明显了。笑得这么喜孜孜的,是想到了心爱的姑娘?”林谢挑着眉问。

“不是。”许问否认,但与此同时,脑中突然掠过了一道略有些纤细的影子。他把这感觉强行压下去,摇头道,“不是,是想起我师父了。我不是出师了嘛,先前因为一些事情,师父他们也离开了原籍,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以为以后要就这样失联了,没想到其实他们也是要去西漠,回头到那边了没准还会遇上!”

其实这些话他没必要跟林谢说,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说的时候,喜悦几乎要从眼睛里跳跃出来。

“也是去服役的吧。”林谢看他一眼,忍不住给他泼了盆冷水。

“不是!”许问笑容一敛,立刻反驳。

“大周各人自有籍贯,出入均得路引,不可随时迁移。尤其是匠户,朝廷管理严格,一入匠籍终身不可脱,没有经过允许,他们是不可能从原籍离开去到其他地方的。而匠户能去外地的机会,只有服役了。”林谢冷静地说,并不是有意在杠,只是在告诉许问这件事而已。

“不是的,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许问摇头反驳。

连天青是脱了匠籍的,匠户管理制度对他无法生效,他只要通过别的手段拿到路引就可以四处自由通行。

而就现在看来,连天青绝不是龟缩在小山村里的那种普通工匠,他的身份不明,来历不清,但认识的人比许问想象中还多,本事比他想象中还大。

离开江南路也许是因为他要避开谁,但目的地是西漠,肯定是他自行选择的。

不过结合林谢的话,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问道:“入了匠户,是很难脱籍的吗?”

“不是很难,是根本不可能。”林谢毫不犹豫地说,非常肯定。

林谢没有解释,但许问也算是被提醒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情。

户籍制度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除非由下至下的改革,否则很难出现特例变化。

据许问所知,大周朝的匠户制度在近年来的确有过一些改革,现在看来还有更进一步改革的趋势,但废除匠藉之类的情况在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出现。

没有大范围的改革,小规模、或者说个人的特例是如何出现的?

这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朝廷为什么会给连天青这样一个特殊待遇?

许问突然有些好奇了。

不过好奇归好奇,他只打算记下来到时候问他师父,没打算跟林谢讨论这件事。

“走了这么久了,你累不累,要休息一会吗?”许问收回心神,关心了一下林谢。

“这点路,现在还好。”林谢说。

许问看向周围其他人,所有人都在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这次京营府来的人里,除了林谢还有五个,刚才许问没有说话,他们也都安静着没有吭声。

许问这时才发现刚才太高兴,都没来得及介绍,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太忘形了……

“你是狄林狄大哥?”许问看着其中一个方脸问。

先前在祈水殿的时候,狄林他们组的对他不是特别客气,但许问对狄林本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西漠队很多人都不识字,刚开始接任务的时候有点不知所措。当时狄林站在旁边,一个个帮他们读,偶尔还讲解两句,面无表情但非常耐心。

那时候开始,许问对他的印象就非常好了。

“对。”狄林简洁回答。

不到半天两人身份就变了,他的表情有些不太自在。不过他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开始主动介绍:“我是京营府样式司的,京城本地人。蒋东辰泥水司,南粤人。猴子彩画司,西漠秦城人。韩疯子也西漠秦城人,瓦作司。齐坎大木司,跟你们一样是江南来的。”

三言两语,介绍得非常细致。

“你们不是一个地方的?”许问有些意外。

他说的不是一个地方指的当然不是籍贯,而是他们在京营府所属的部门。

像这样的机构,多部门协作当然是常事,但是他们这次被派出来不是为了盖房子,是来进行实地测绘的。听这些部门名字,由狄林所在的样式司负责很正常,为什么会派这么多各个部门的来?

“我们现在还在预备司,出来之前最后一次考核,我们全部过关,被分配到以上各司。如果我们这次顺利完成了任务,正常回去的话,就会分开到各处去了。”狄林意识到了身份的变化,有问必答。

许问马上就懂了,这意思就是他们还在试用期,马上就要转正了。

“一般要在预备司呆多久?”许问问。

“三年到五年不等,最久的一位至今十年也还没有转正。”狄林说。

十年没转正,估计这辈子也难得转正了吧。

其实这就相当于没通过,只是用边缘化代替了开除而已。

不过同时他也有点意外,虽然这次京营府的人输掉了比赛,但还是看得出来,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非常强,超过西漠队不止一筹。而且这次西漠队能赢,还主要是因为之前他们狠狠地集中训练过一阵,而京营府各人擅长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

结果他们还不算正式军,只是预备队吗?

“进了京营府之后,各人开始评级,到达三级方可进入各司。三级的考核一共三百六十五项,完成这些项目,本身就是需要时间的。”狄林说。

“三百六十五项!”许问吃了一惊,接着问,“完成这么多项目,你们用了多长时间?”

在这里的几个在这方面比较一致,基本上都是三年左右,只在月份和天数上有点差别。

许问看他们的岁数,多半都在三十左右,正值壮年。这两点足以可见,他们绝对是新生代里的佼佼者,留在京营府一定前途无量。

结果……

“你们都是自愿去西漠的?”许问问道。

“是。”狄林与其他几个对视一眼,点头回答。

“现在看起来,西漠这支队伍与内物阁关系密不可分,你们就不怕到时候回去之后,去不了各司,转不了正了吗?”许问郑重地问。

“我们已经想好了。”狄林并没有犹豫,很快回答。

他的表情同样郑重,神情间十分坚定。其他几人跟着点头,显然都是深思熟虑过后才决定的。

许问停下脚步,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河畔向阳而生、挺拔生长的一排白杨。

“走吧。”他笑了起来,说道。

林谢不知为何有些惊讶的样子。他跟在后面,迟了两步才跟上,一脸的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