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97 解决问题

匠心 沙包 2762 2021-09-07 00:44

红色木门打开,荆承一步从门里跨出。

“三日已至,可以归去。”

他的表情平淡如水,声音也是淡淡的,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许问震惊地向左右看,发现周围的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目光凝滞,荣显抱着球球,张开的嘴还没有闭上。

黑猫在他手中挣扎了一下,柔若无骨地跳了下来,跳到许问脚边,用身体蹭了蹭他的腿。

柔软的身体与温暖的体温迅速让许问冷静下来,他看向温莹玉,她刚才在收拾东西,正准备把试管里的液体倒进壶中。

液体在半空中停滞,像是冻结了一样变成了一个固定的流动的形状。

“这是怎么回事?”许问抱起球球,问道。

“如你所想。”荆承平淡地说。

一瞬间,许问的脑海中掠过很多个念头,最后固定为一个。

他猜测他正处于一个时空的夹缝中,他所处的时空与外界的时空被割裂了开来,直到他完成某个任务,被送“回去”为止。

就像上次他被留在大宅中一样,这是某种神秘的他靠人力无法阻止的力量。

他曾经深有体会,只是他没想到,离开了大宅这股力量也仍然能够运转。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他深吸一口气,又问。

“如你所想。”荆承回以同样的话。

“修复那座大宅吗……”许问停顿片刻,说道。

荆承抬起下巴,意思不言自明。

许问沉默了半天,想起一件事情:“我在大宅里修复的时候,外面时间也是停滞的吗?”

“你亦如此。”荆承说。

“什么意思?”许问愣了一下,问道。

“你的身体亦会停滞,不会老化,不知疲倦……”荆承徐徐道来。

许问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打断了他:“像鬼一样?”

荆承声音一顿,片刻后说:“你要做如是之想,亦无不可。”

许问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如果是他到那座大宅的时候,荆承这样跟他说,他肯定觉得是假的。

但到班门世界去了一年,又见识了这么多不对劲儿的事情,现在这座大宅发生什么事情许问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从荆承的角度来说,时间停滞,身体停滞,至少在人力上解决了许问最早说的“不可能办到”的大问题。

而对于许问来说,问题一直都不是“能不能”,而是他“愿不愿”。

许问一时间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凝固的水柱,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球球的脑袋。

这一刻,他仿佛想了很多东西,又仿佛什么也没想。

荆承却也没有催他,而是走过去拿起那几个榫卯,一个个地看。

过了很久,许问终于回过神来,他转向荆承,张嘴刚想说话,突然留意到了他的动作。

他的手指不断在榫卯表面轻触,那手势、那动作,跟许问检查的手法一模一样,分明就是陆立海所说的“验榫八法”!

这是连天青教给许问的,姚氏木坊其他人都不会,相当于他们这一系的独门绝活。

荆承为什么也会?他究竟是什么来历,跟连天青有什么关系?

许问心里疑惑丛生,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好,我跟你回去。”

许问不愿回去,荆承当然可以强行把他带回去。

但荆承要的不是他这个人,是想让他修复大宅,这就需要许问的个人意愿了。

听见许问的话,他展颜而笑――

荆承这个人看不出年纪,但一直给人一种有些沧桑的感觉。此时他笑起来,就连许问也感觉到了强烈的魅力。

而在转眼之间,许问周围的环境就变了。

熟悉的幽暗感觉萦绕在四周,陈旧而充满韵味的气息扑面而来。

三天没回来,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好像时光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在此处凝固了一样。

不,还有一点变化的。

许问出现的地方是宅中庭院,那个莲池旁边。

莲池边有一口井,井边有一个木桶,端端正正地放着,水面倒映着上方的天空。

三天过去,桶里的水一点没少。

许问看了看那个桶,然后转过头来环视四方。

“这座宅子叫什么名字?”他问。

“许宅。”荆承回答。

“……还真是省事的名字。”

这名字一听就是跟着他取的,也算是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了。但尽管如此,许问对这里还是多了一点亲切的感觉。

“行吧,就叫它许宅。时间的问题是解决了,材料呢?”

许问自言自语,走进了假山堆里,来到那间小工作室。

上次他进来的时候,这里堆着不少材料和工具。有各种木料的原材、金属锭、植物原材料……几乎各种门类的修复用材料,这里都准备了一些。

但工作室地方有限,这些材料数量不少,但终归也是有限的。

许问修复木桶的时候用了一些,现在他直接去检查自己用过的那些材料。

这一看他就扬了扬眉。

工作室的材料明显少了一些,就是他用过的那些。也就是说,等这些用完了,材料就没有了,它是不会自动恢复的。

时间停滞暂时解决了他工作用时的问题,但是材料的短缺没法解决修复的资金问题啊!

这么大座宅子,修复起来需要那么多材料,他到哪里去弄钱?

“没钱,还是没法修。”许问说。

“修复完特定的物品,你会有一段自由的时间。”荆承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跟在他身后,这时突然出声接话。

“什么意思?”许问拧着眉问他。

“你可以借这段时间,挣取足够的花费。”荆承轻声细语。

“什么?”

许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头盯着他。荆承一脸理所当然,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

离开宅子都能给你抓回来,跟这种人较真是没用的。许问有过亲身经历,对此很有感触。

而且,说可以学就可以学,说有时间就有时间,荆承这个人虽然怪异,但说的话从来没法兑现过。

“什么意思?”许问定下神来,冷静地问道。

荆承没有说话,他抬起手来,遥遥地往某个方向一指。

许问狐疑地看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他们现在正在工作室里,荆承指的是一处石壁,那里挂满工具,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许问检查了半天,一无所得。

这时,球球隐约的叫声从外面传来,这家伙一回来就跳到草丛里去玩了,很开心的样子。

许问略微走了一下神,接着他心中灵光一现,会过意来。

他抬起头,瞬间明白。

荆承指的,是四时堂的方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