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26 十二颗玻璃珠

匠心 沙包 2494 2021-09-07 00:44

许问和连天青两人并肩在桥上看景的时候,京城一处五进宅中,一个中年人正从后院匆匆疾行,到了一处偏院里。

京城的院子与江南不同,没有那边雅致精细,通常更加轩阔大气一点。但这处偏院却充满了浓浓的江南风情,无论白墙还是花窗,或是窗后扶摇的修竹和竹下湖石,处处诗韵盎然,拓在纸上便能成画。

竹下石边有一丛异品兰花正在盛放,每朵花都跟核桃差不多大,几十朵一起开,少了点兰花特有的幽雅,倒多了几分春色的烂漫。

花畔蹲着一个窈窕身影,纤细得像少女一样,却盘着妇人才能梳的垂云髻,正在大呼大叫。

“让开让开,该我了该我了!”

一个小丫环不服气地站起来,抱怨自己的同伴:“说了要一气打完不能让她上手的嘛……好不容易拿到一次先手。”

“你说得倒简单哩,你只打进了两颗珠子,我打进了三颗!”另一个小丫环嘟着嘴,不情不愿地让出位置。

“那有什么用,你再多打进一颗,咱们跟她打个平手,也能有六颗呢。现在还不是没门?”头一个小丫环嘴巴比她嘟得更高。

听见那女子声音的时候,中年人已经放缓了脚步,等到听见她们对话的具体内容,顿时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他走到湖石后面,拨开竹枝去看。那边女子正跟小丫环们玩得热火朝天,完全没留意这边的动静。

她们正在玩最简单的打弹珠的游戏。

竹林旁的土地上挖了十二个圆圆的小坑,前面大约五尺左右的地方摆着十二个花生米大小的水晶珠。

她们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些珠子打进洞,谁进得多谁赢。

粉红、粉黄、粉蓝、粉紫……每一颗珠子都是不同的颜色,但都是一般无二的晶莹剔透、毫无杂质。

清晨的光芒从天际斜射过来,从珠子里透出,照在地面上,留下五彩斑斓的绚丽影子,看得小丫环们眼睛都直了。

按照丫环们的了解,只有最正宗质量最好的水晶珠,才会有这样的剔透光泽。而这位女贵宾说,只要玩游戏赢了她,就把这些珠子全部给她们。就算打了平手,也能给她们一半。

小丫环们很擅长这种小游戏,但这女子太厉害了,只要能让她拿到珠子,她就能接连进洞,准得不行。

不过珠子实在太美了,小丫环们还是壮着胆子跟她一起玩。

三个打一个,怎么也能赢的吧?

结果这最关键的一局,她们好不容易拿到先手,也好不容易先进了五个洞,再进一个就能平手了,她们中最准的那个小丫环失了手,错失了大好良机。

果不其然,女子翘起嘴角一笑,趴在地上,轻轻一弹,那颗粉紫色的玻璃珠从地上弹了起来,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轻松落洞。

然后接下来的每一颗珠子,进洞的姿态都各有不同,有的是呈现一条直线笔直落入的,有的是转了一个圈从后面旋进去的,还有的是直线一段距离之后弹起来落入的。

七颗珠子全部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虽然知道这代表着己方的失败,小丫环们还是看得目眩神迷,连连拍起了巴掌。

“漂亮!”中年人实在忍不住,也重重拍了下巴掌,大声喝彩。

小丫环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巴掌声一停,一个个连忙站了起来,拍着裙子上的灰尘泥土,一脸惊慌。

惨了,被大人看见她们偷懒在玩了!

结果中年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摆了摆手,让她们退下。

丫环们如释重负,刚要离开,就被女子叫住。

她微微笑着走过来,把十二颗“水晶珠”全部放进了荷包里,交到她们手上。

“送给你们了,拿去分分吧。”她说。

“这么珍贵的东西!”丫环们又惊又喜。

“便宜东西,没什么珍贵的。这不是水晶珠,是玻璃珠,是烧出来的。”女子说。

“烧出来的玻璃……就是琉璃?不对,琉璃没有这么透亮!”其中一个丫环摇头说。

玻璃是早就出现的东西,但烧制到这么光泽透亮,也是非常稀有珍贵的东西了。

“以后就不少见了。玻璃杯、玻璃壶……许多你想都想不到的玻璃做的东西会出现,到时候恐怕都会便宜到你不会想拿它做首饰。”女子微笑着说。

“怎么会?这么漂亮……”丫环们呆呆地说。

“这种玻璃,已经能稳定烧出来了?”丫环们千恩万谢地离开,中年人终于重新开口。

“是。连续三窑,性态都非常稳定,质地也越来越好。下一窑准备试一下无色透明的玻璃。能成功的话,皇上打算把寝殿的窗子全部换成透明的玻璃窗,殿内光线应该会更好。”女子转过身,直视着他,表情冷静,话语干脆清晰,毫不拖泥带水。

“造价呢?”中年人问。

“非常便宜。”女子随口说了个数,中年人立刻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心里的激动。

结合女子之前的一些计划与提议,他很清楚,这项技术革新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您今天来我这里是为了……”以女子日理万机的程度,拨冗来他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中年人不再浪费时间,直接询问。

“有消息说,青工出现在了江南路林萝府,我要你派人去看看,把他带回来。”女子说。

“青工……”听见这两个字,中年人瞳孔震动,过了一会儿才说,“当初您答应他的要求,就是去除他的匠籍,从此不再追索他的行踪!”

“那又怎么样。”女子理所当然地说,“皇上现在要做的东西里有一项,只有他能完成。我找他很久了,既然他露了行踪,那他就必须来。”

“可是……”中年人为难。

“没有什么可是。”女子轻描淡写却不容置疑地说。

她拍拍手,站直了身体,道,“听说孙博然知道一些他的事情,你派的人可以直接去问。他也该――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她交待完事情,转身就走,跟她说话的语气一样干脆利落。

中年人突然想到一件事,想要追问她一句,但欲言又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

女子头也不回,毫无留恋,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殷勤的吆喝声:“――贵妃起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