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29 缝合怪

匠心 沙包 2704 2021-09-07 00:44

“我确实认识她父亲。”

许问心里实在太疑惑了,他找了个空档独处,好与连天青交流。

连天青心里显然也有很多疑惑,不等许问发问就直接说道。

“她家确实出身江南,在江南有一个不小的织绣家族,世有传承。但彼时不同今日,交通不便,她父亲在西漠服役,遇上了身为本地人的她母亲,两厢结合,在西漠定居。我在西漠与她父亲结识,交流织绣技术,结为好友。”

连天青是全门类皆通的准天工,织绣技术当然也在他擅长的范畴里。以技术会友这个交往方式,确实也很像他。

“也就是说,在我出现前,秦织锦的来历和人生确实跟秦家记载的没有区别。”许问说。

“没错,以倪天养的个性,若是你没有出现,她后来的人生多半也是那样。”连天青直言不讳,看来在这方面,大家都是有共识的。

“我现在好奇的是,在秦家的历史上,秦织锦的父亲认不认识你,秦织锦本人会不会与林林成为好友。”许问沉吟着道。

“后者肯定不会。如果不是你,我与林林多半会一直隐居旧木场,等到她长大成人,找一个老实男儿把她嫁了,然后我住在她附近,看她相夫教子、养儿育女,偶尔出去走走,但定会很快归来。”

连天青说得很顺畅,仿佛这样的事情早在他心里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结果这一切都因为许问徒工试考得太好,不可避免地把他暴露了而失败了……

“不过后来我想了想,也许没变成这样反而是好事。”连天青看看许问的表情,突然难得的笑了一笑,自言自语一样地道。

“这是我在做的梦,林林想要什么,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也没有问过她。现在的她,似乎也很好。”

现在的连林林,正孤身一人――不,仅由吴可铭陪伴着在外游历。

她写回来的信连天青全部都看过,一开始态度明显有点紧绷,担心连林林的安全,又担心她在外有没有吃好睡好,有没有吃苦。

但渐渐的,他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面带微笑地看着连林林的信,偶尔还叮嘱许问几句,回信的时候要写些什么。

“确实挺好的。”许问同意。

他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问,“但前面那个问题呢?你觉得在这个世界,秦家那本忆里的秦织锦,她的父亲会认识你吗?”

“为什么这么问?”连天青敛起笑容,表情微妙。仿佛有些不解,又仿佛非常清楚许问问这话的原因。

“大周之前有个唐,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是个缝合怪。它把这个世界上几千年的名人与名作荟萃到数百年里,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时代。”许问说。

连天青在听,表情没有异样。在这个世界,他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了历史与文化,对此早有知觉。

“然后我在想,是只有唐是个缝合怪吗?还是说它之后的时代,包括你们,其实也是一样?”许问问得犀利,语气却很温和,并不冒犯。

“你是说,其实我们也是来自你的历史,只是史上无名?”连天青问道。

“是。现在就织锦来看,这个猜想好像是真的。”许问说。

孤证不立,只有秦织锦一个例子当然不足以证明他的想法。

不过既然有了这样的猜测,剩下的也就是想办法去寻找其它的证明而已。

两人没再讨论下去,各自带着疑惑回去了原处。

心里怀了这样的疑虑,又在班门古建这样的地方,接下来许问对钟楼各个细节的观察更仔细了一点,想要再找一些痕迹出来。

但这事可遇不可求,他有意去找,反而什么也没找到,倒是探古的进度又往前推进了不少。

下午近五点的时候,他已经总共提交了七十五项探古的技术,全部鉴定审核通过,而现在,他还没有离开钟楼,还有十三座古宅没去呢!

其实活动的组织者也知道十五座古宅的技术总数肯定不止七十五项,但是一来,这种活动总是要设立一个目标的,二来术有专精,一人一生精通一个门类已经很了不起了,两三个门类的罕之又罕。

而许问,登记在资料上的只有三项,但其实又对其他四五个门类也有涉猎,据顾问团猜测,他所会的可能不止于此,可能涉及了所有的十个门类!

这样,就算不可能门门都达到精通的地步,也是很惊人了……

他才二十五岁,说得夸张一点,连普通工匠“年富力强”的年龄还没有达到呢。

他们不知道,许问身边还有一个连天青,那是真正全门类精通的人物。不过连天青只是稍微插了一下手,他指出的技术,全部都是许问确实能会,也是由他本人提炼总结出来的。

当然,许问能对这么多门技术“略知皮毛”,也还是跟他建设逢春城有关。

建一座城涉及到的事务之繁杂,普通人是难以想象的。许问当然不需要事事都会,但很多东西他还是必须要先了解了,才能做出更好的安排。

而此时的逢春城,所有参加流觞会的大师全部赶到了。能接到流觞会的邀请函,他们的实力地位不言而喻。

可以说,大周最精粹的工匠力量都聚集到了这里。

许问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本身也在竭尽全力地学习着。能在平镇有这样的表现,当然也是他这一段时间学习成果的体现。

非常奇妙的,通过许问,另一个世界大师们的所知所学流动到了这里,被另一些大师了解、思考、学习。

一些失落的东西,在此处再次出现,只是它是会焕发新生,还是会在短暂的出现后再次消失,是现在谁也不知道的事。

平镇另一头的顾问基地里,五名顾问本来只是短暂地联通视频,向未到场的其他顾问询问一些事情,没想到视频一打开就关不上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些已经到了万园的顾问都亲自赶到了,没在这里的也派了人过来,现场关注并讨论许问提交的那些技术。

当然,这也是因为许问把核心技术要求全部写在了微博上的缘故,虽然不算太具体,但已经足够讨论了。

这些人大部分都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还带了随行者。

林林总总加起来,屋子不小,但还是挤得满满当当,都有点坐不下了。

原先的人起来让座,后来的人安排座次,屋子里乱糟糟的。

这时,一人从外面走进来,算房高意外抬头:“老秦,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做什么去的?”

进来的是秦连绣,他正捧着一个平板在看,时而皱眉,时而舒展。

听见算房高的话,他迅速敛了神色,不动声色把平板往身后藏。

算房高眼尖看见,大喝一声:“这老小子想藏私,快抢下来!”

他话音未落,一群跟他们差不多同龄的老师傅就挤挤攘攘地上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