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58 你是谁

匠心 沙包 2648 2021-09-07 00:44

“干得漂亮!”

悠悠飘散的歌声中,突然传来一声低呼,非常清晰。

正宗的吴音,跟晋城话差别很大,当地人都没听懂。

但许问当然听懂了,他下意识地往那边看,果然看见了几张熟面孔。

江望枫他们也来了,二十来个人一大群,跟他们隔着参加祭礼的人群,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

出声的是江望枫, 刚一开口就被人七手八脚捂住了嘴。

他自己也知道在这种场合这样说话不太合适,用讨好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人,让他们放手。

许问笑了,林谢迷惑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江望枫他们:“认识的?”

“对,一起要去西漠服役的朋友。”许问点头。

“哦。”林谢摸了摸自己的脑壳,询问许问,“那我是不是该过去打个招呼?”

“……行啊。”许问有点诧异,但还是爽快地点了点头。

“咦,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被大人叫出去有事吗?这位是……”江望枫一看见许问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连珠炮一样问。

“大人进龙神庙有事,让我在这里等一下,他是林谢,刚刚在路上认识的朋友。”当面说人碰瓷好像不太好,许问也不太知道该怎么介绍林谢,把他的来历含糊了过去。

“十四哥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了!林兄弟,你好啊!”江望枫爽快地说。

江望枫就是个自来熟,林谢也没什么架子,两边很快自我介绍,迅速热络起来,开始热议刚才的祭礼。

他们听说龙神庙关门,本来没打算来的,但问了一圈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又听说汾河边有龙神祭,还是决定过来这里玩。

“我就说嘛,凭什么龙神要啥就给啥,就该狠狠地干他!”江望枫小声叨叨。

他这话是用官话说的,林谢也能听懂。他非常赞同地点头,同样压低了声音说:“是不是真的有龙神还不知道呢,凭什么平白无故把人命给他们。那可是――人命!”

林谢握了握拳头,表情严肃。

江望枫啪的一下握住他的拳头,用一种看知己的目光看着他,用力地说:“你说得太对了!”

“是吧十四哥?”他同时抬头征询许问的意见。

“说得对。”许问对他们说话的内容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快点头同意, 非常坚定。

江望枫立刻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认可一样,咧嘴笑了。

这时跟着一起来的其他人也纷纷过来跟许问打招呼,不管是老是少,全部都叫他十四哥,态度非常尊贵。

林谢看懵了,连看了许问好几眼。是我看错了吗?他其实比看上去年纪要大不少?

但不管怎么看,许问都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甚至还有可能小一点。

这个“哥”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正在纳闷,目光一转,突然看见一个小孩正往他这边跑,他脸色顿时一变,找了个借口离开人群,迎了上去。

许问一直在注意他,留意看了看那小孩。

他大概八九岁,穿着灰色僧袍,脑袋光秃秃的,是个小沙弥。

他拽着林谢的袖子,急匆匆地说着什么,林谢的表情不断变化,最后极为复杂地直起身子,摸了摸小沙弥的脑袋。

小沙弥跑走了,林谢在原地站了一会,缓缓走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他把许问拉到一边,低声问他。

“刚见面的时候。你肤白牙洁,虽然穿着麻衣,但皮肤被衣服磨损得很厉害,边缘发红,你时不时会挠一下痒,显然很不适应。你穿的这件衣服虽然是匠人常服,但并非本地的样式,也非吴服。最关键的是,它洗得太干净了。虽然咱们也不是没有勤快人,但衣服洗多了真的更容易坏。”许问说。

“可是真的很臭……”林谢嘀咕了一声。

“你说的官话非常标准,几乎不带乡音,除非特地练过,不然一般只有京城来人才会标准到这种程度。阎大人从一开始就知道龙神庙封庙,有大人物借居,因此推测你是其中之一。当然,前面都只是猜测,但你对龙神庙反应太大,最后让我们确定了。”许问有条有理,并不隐瞒。

“这么多破绽。”林谢自嘲地说。

“而且你记得你的名字叫林谢,记得它是怎么来的,也没认真装失忆。”许问说。

“……我要是说我忘了这茬了,你信吗?”林谢愣了一下,对自己无语了。

“还是没有认真。”许问笑笑。

林谢没说小沙弥对他说了什么,但许问基本上也猜到了。

阎匠官把他留在这里,让许问守着他,多半自己去庙里问了是不是丢了孩子。

林谢一个人偷偷逃出来,多半也派了人在庙里守着看。那人发现不对,马上就叫人出来通知他了。

不过这会儿通知,基本上也没啥用了,龙神庙里的人多半已经做好了准备,林谢注定要被捉回去了。

林谢吐了口气,有些沮丧,但他还是很温和地对许问说:“这次出来,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许问敛了笑容,说得认真。

林谢明显只是个化名,他到现在也没有问他的真名是什么。

但一个人为人如何,跟他的名字和身份都没有关系。

他的身份明显不凡,但面对工匠这种社会底层,态度平和,毫不歧视。误以为龙神祭是真的要献祭女性的时候,毫不犹豫准备前往阻止,正义感十足。

不管他本来是什么身份,他都是个好人,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只可惜以后恐怕是真的比较难见面了。

林谢摆摆手,准备跟小沙弥一起回去,结果刚刚转身,就听见江望枫那边吵起来了。

“这牌楼总高肯定是两丈三尺五寸!”

“你算没算最顶上的檐兽?没算的话再给你一次机会,算了的话那你肯定就错了!”

“你别听他的他在忽悠你,瞎子也看得出来,两丈三尺五怎么可能没算檐兽?”

“哈哈哈,就是,别听他的!”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起哄,林谢纳闷地问:“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在赌着玩,看谁说得准吧。”许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很随意地解释道。

这些家伙,平时上课叫苦连天,结果难得出门还是在玩这个。

“这个怎么说得准?不是,就算猜对了,又怎么能断出来谁说得对?”林谢不解地问。

“肯定有人带了家伙的,现场能量。”许问解释。

“这么高的门,要怎么量?还能精确到寸?”林谢更迷惑了。

“量完之后,计算出来。”许问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