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90 神佑

匠心 沙包 2439 2021-09-07 00:44

血曼教徒走了不少,但那个“神使”一样的人还在。

他站在火堆旁边的台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的人,看着许问他们跑了过来。

他脸上带着一个黑色镶铜的面具,嘴角轻轻跳动,有点抽搐。

他是没想到,大好的局势,竟然会这样被人给搅了!

不过没关系,现在还有翻盘的机会。

从他的这个角度看得很清楚,许问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会儿的雨比之前小了一点,但还挺大的。但即使如此,许问他们身上的伤仍然没办法完全被雨水给洗掉。

他们一路跑过来,脚下步步印血,再这样下去,就算放着他们不管,他们也能自己流血致死。

更何况,他们身后还有人。

刚才出来的捣乱的人一共十一人,救下三人,总共十四人。这十四人集结成群,跑成一个三角阵型,然而他们的身后还缀着上百个人,全部都是他的教民!

他脸上泛起笑意,冰冷地看着许问他们,心想,还真以为你们能跑得掉吗?既然送上门来,那就让我再给你加把火吧。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铜铃,用力一摇。

这铜铃看着不起眼,但发出的声响极其巨大,“当”的一声,响彻在整片广场上,瞬间震住了绿林镇民,激得他们抬起了头来。

“血曼神的子民!”他声音更加洪亮地道,“逢春邪魔入侵,救走了他们的同伴!但神火熊熊,照亮了我们的来路!抓住他们,祈求神的原谅……”

他的话没说完,许问他们已经跑到了他所在的高台之下,停了下来,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直视着他。

“神使”毫不理会,挥着手,大声道,“抓住他们,首先立功者,即可祈求神火的庇佑。绿林的地热,即可转移到你与你的家人身上,让你未来这一辈子,都能享受温暖与――”

他说出这一长段话的时候,许问和向前把查先生等人放下,向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钩索,向前一只手抓住许问,另一只手用力一挥,钩索叮的一声,一端钉在了高台的边缘。

然后,两人腾空而起,穿过黑烟与白雾,跃到了高台之上。

“神使”声音一顿,嘴角又抽搐了一下。然后他一边往后退,一边挥手让身后的壮汉上前,同时大喊:“抓住他们,血曼神在看着你们!”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抓住下面的人,就能让许问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再动手。从某方面来说,这也算是围魏救赵了。

下方,有几个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着查先生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

才走了两步,有人伸手抓住一个人的胳膊,犹豫不定地问:“你,你要做什么?真的要去抓那些人?”

“不然怎么办?”那人表情有些茫然地反问,“你说,咱们过得好好的,老天爷为什么要给咱们降这样的灾?先是地震,再又是地热没了。咱们招谁惹谁了?”

对方无言,那人喃喃自语,“我这一辈子过得小心翼翼,跟人都陪笑脸讲和气,蚂蚁也不踩死一只的,从不得罪人。但现在,咱们,咱们真的要跟那些逢春人一样吗?那些逢春人有多惨,你没见过吗?你真的要跟他们一样吗?”

他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但直接说得另一人沉默了下来。

他看向查先生等人,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些愤恨的表情,哑着嗓子道:“都怪他们!就是他们触怒了神,招来了诅咒,连累咱们变成了这样!”

“对!”旁边又有几个人应声,纷纷站了起来,望向查先生等人。

然而这时,上方一声惊呼,让他们不由自主抬起了头。

雨又小了一些,天色也明亮了不少,可能由于烧得太久,上方的黑烟也散去了一些,可以看清楚台子上的景象了。

台子周围倒下了几个人,显然是被击倒的,于是站着的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戴面具的黑衣人,还有两个,一个黑甲健硕,身材极其高大,另一个则看上去有些眼熟。

“那不是许问吗?”人群中有人认了出来。

修建逢春城之前,许问在绿林呆了大半年,他进进出出,偶尔给人搭把手修个东西,好像也没做什么事情,却给这里的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记得他是修逢春城去了?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人留心过他的去向。

以前他们见到的许问,温和有礼,脸上要么带着笑,要么就在认真专心地做什么事情,非常的平易近人。

但这时,他站在高台之上,面对着面具人,表情冷漠,一种凛然而危险的气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几乎让人不可逼视。

许问看着那人,淡淡问道:“神火?”

他并没有刻意提高调门,但一来是雨渐渐小了,二来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下面的人仍然能听得清清楚楚。

面具人没有说话,许问又问,“让孕妇携带入城,胁迫她用来自焚,一尸两命的神火?”

这事简直骇人听闻,许问说得清清楚楚,下面的绿林镇民一时间被震住了,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集中了过去。一些表情麻木、一直低着头的人也猛地抬起了头,注视着上方。

“不错,那让我们来试试。”许问一边说,一边对着向前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向前满身是伤,胳膊上有一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但一听许问的命令,他仍然闪电般上前,迅雷不及掩耳地擒住了面具人,一拳重重打在他的肚子上。

面具人哇地一声吐了一地,腰像虾米一样弯了下去。

许问从容避开,绕到他身边,一把抓起了他的头发,还在手上绕了一下,把他提了起来。

面具人头发很长,披散未束,他的个子又比许问矮半个头,许问这样提起来感觉一点也不费劲。

他把那人提到平台旁边,右臂平伸,把对方悬在半空中,下方就是原油燃起的冒着浓浓黑烟的火。

黑烟升腾,照得那人的身体若隐若现,真的有若被神魔之气笼罩。

“你说这神火能佑人,你是血曼神的信徒,它想必也是能佑你的吧。你说我把你像这样扔下去,你会被它烧死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