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3 大匠

匠心 沙包 3245 2021-09-07 00:44

许问的故乡在中部地区的一个四五线小城市,交通普通便利,城市不算发达,没什么老建筑,基本上都是七八十年代修的七层民房。

这些房子到现在已经非常破旧,有的政府出资给重整了一遍外墙,有的丧丧地等待着拆迁,总之看上去都差不多,没什么明显的特色。

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对传统建筑是没什么概念的。

刚从京城辞职来到万园的时候,他被万园惊了一下。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城市。

后建的工业园等新修区域且不说,它的老城区禁止高楼,尽其可能地保持着原有的传统特色。

在那里,白墙林立,黑瓦成片,到处可见高高低低的马头墙。墙下绿藤白花,幽竹丛生,很难想象这是在城市的正中央。

当时坐车路过的时候,许问盯着车窗,着迷地看着,第一次感受到这著名城市的美妙之处。

就是美,再怎么对这一窍不通的人也能感受到。

那是他第一次对传统建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相比之下,后来的许宅因为太破了,失望大过惊喜,反倒没什么好印象。

后来他在荣显家的私人图书馆里专门看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对各地不同的建筑风格流派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

万园城内吸引他的那些属于著名的徽式民居,它是皖派建筑的一个分支,以精致、优雅为主要风格,黑瓦白墙马头墙是其主要特征。

许宅理论上来说应该属于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苏式建筑,也就是苏式园林。这也是享誉世界的一种建筑流派、建筑风格。

许宅现在即使是破败成这个样子了,还是能经常在抬头回眸之间,窥见它独特的美丽。

即使到了现在这个世界,许问还不时会梦见四时堂的那一扇窗户。它仿佛凝固在了他脑海中的某个角落一样,带来了一些惊心动魄的感受。

那是他踏上这条路最初的起点。

眼前的龙神庙,粗看跟他以前在其他地方看过的其他寺庙比较相似,但对比起在万园市和晋城城内的那些建筑就会发现,它其实是这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结合体。

这里瓦仍是黑瓦,檐仍是重檐,墙面刷着白灰,但红柱描金,檐下有彩绘垂板,整体风格庄重沉凝,深邃中带着一抹富丽。

许问脑中的那些线条和数字渐渐消失,画面再度变得凝实起来。

建筑的确是功能性的,但又远远不止是功能性的。

它既为人们遮风蔽雨、祭祀咏唱,又包含着人们寄予它的情怀与审美,是所有工艺的至高结合。

微薄的阳光照在黑色的瓦面上,倒映出淡金色的光芒。

这光芒映入了他的眼中,也仿佛映入了他的心中。

真美啊。

他在心里感叹。

他走了这么一圈,发现龙神庙一共五进。它像普通的楼阁一样建有步廊,左右两边从步廊到后一进。

第一进叫纯阳殿,听上去是道教的名字,但供的还是佛像,文殊菩萨。

第二进叫祈水殿,这一殿供的才是龙神。

第三进叫月光殿,供的神佛比较特色,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月光童子。

三进到四进之间的门是锁着的,没办法过去,他们今天的任务也就限制在前三殿,没有后面的事。

三四进之间是镂空的花墙,许问凑到窗户跟前,去看后面的建筑。这里的建筑风格独具魅力,的确还是很吸引他的。

“请问施主有何贵干?”一个声音突然从许问背后传来,许问回头,看见一个身着灰袍的老和尚,正双手合十,温和地看着他。

偷看被发现,许问顿时有些尴尬,他停顿了一下,回以行礼道:“问大师父好。请问这后面可以开放参观一下吗?”

老和尚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这在许问意料之中,他叹了口气,道:“可惜了,后面两进的建筑风格跟前面的好像不太一样。”

他转过身,准备走开,去前面看看兄弟们任务做得怎么样了,没留意老和尚先一步抬头,扬眉看着他。

“有何不同?”老和尚温和询问。

“很多不同。屋顶瓦片的材料、颜色,砖墙的颜色,二楼是明层不是暗层……草草看过去,整体的梁架结构也应该都不一样。”许问只看了一眼,此时却如数家珍。

“后面是出家人起居之所,不对外开放,本来进去看看也无妨。但不久前有贵人自京师来,暂居本寺后院,他们带有女眷,越发禁止了外人进入,还请见谅。”老和尚说。

“哦……”许问表示明白。

他想起了林谢,他应该也是住这后面的吧。

今天外面这么热闹,却没见到他的人影,这是被禁足了?

“不过施主看得不错,小庙前三进和后两进并非为一人所建,前后相隔约有百年。”老和尚的声音不疾不徐,把龙神庙建庙的经过大略地给许问讲了一遍。

龙神庙原址其实两三百年前就有了,是一位善心居士自五台山请来了文殊菩萨像,并召集乡邻建庙供奉,取名叫五吉寺。

那时的五吉寺只有前后两进,一进供佛,一进给出家人住,用的是晋城本地的传统建筑风格,也就是许问透过院墙看见的那种。

当时建庙的大师是那位居士去附近最大的城市平阳找来的,是魏州一带最出名的一位,名叫陈天缘。

老和尚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非常慎重,三个字念得非常清晰。

许问脑海中一瞬间掠过了刚才看到的那幢古朴沉凝,仿佛与大地融为一体般建筑的形态,下意识地把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记在了心里。

老和尚微微一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百余年前,汾河洪水泛滥,晋城平阳一带损失惨重,死伤无数。

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总是又无力又惶恐的,他们只能向天祈祷,把希望寄托在神佛身上。

龙神的传说因此而来,但又有人从佛经中得到启示,化身月光童子的文殊菩萨曾经警告过人们洪水的事情。

他们因此扩建了五吉寺,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修了三进,前文殊,后月光,中间龙神,也是想要借着菩萨镇一镇龙神的意思。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百姓对龙神已经不怀好意了啊。难怪后面的民间祭礼会变成那个样子,原来是一脉相承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许问忍不住心想。

前三进龙神庙的修筑时间在一百多年前,那时候陈天缘早就过世了一两百年了,当然不可能再找他来修。

那个时候最出名的工匠大师名叫黄愚,他出身晋城本地,但是有幸去江南路服过很长时间的役――去江南路服役,对无论哪个地方的工匠来说都是一份上好的美差。

他的建筑风格受到皖派和苏派很大的影响,渐渐将它们与晋派建筑结合了起来,风格仍然以沉凝庄严为主体,但又带上了一些优美与灵动,共同组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跟单一的某个派别都不一样了。

许问恍然。

这就是整体与个人的差别。

大部分工匠,他们的工作其实是延续性的。

他们有自己的审美,会给雇主提一些建议,但那大部分都是“人家都是这么做的”,或者“这么做在功能性上会更好”,不是自己独有的创造与发现。

但也有一些人,他们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思考总结出了自己的东西。

就譬如黄愚,结合三个派别不同的风格,融合并实现成为眼前的龙神庙,这就是普通工匠和工匠大师的区别。

在这个时代,这种人通常被称之为“大匠”。

同样的,武七娘将民间工坊引入全新的管理与规范制作流程,阎箕阎匠官将古老的建筑手艺与一些更进步的科学手段相结合,不也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大匠风范?

这样说起来的话,他师父连天青,又是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呢?

许问有点出神,但唯独没有去想的,只有他自己。

这段时间他也许做了一些事情,但那是因为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带着积累了上千年的经验与见识。

至于他自己,才刚开始学习,只算入了一点门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