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5 是好事吗

匠心 沙包 2698 2021-12-11 07:27

许问和连林林离开了苦麦村,乘着马车,带着那一箱子铁像继续前行。

一路上许问都在看天色,不仅是苦麦村,外面也出太阳了,四处皆是阳光,空气以及泥土中的湿意被温暖,蒸腾,形成水汽,许问在很多地方都看见了小型的虹光。

整个世界,突然变得极其之美。

两个孩子扒着车窗,眼睛闪闪发亮,连林林则拿着最后那座铁像,翻来覆去地看,最后她非常肯定地说:“这不是宗师傅做的。”

“怎么说?”

“宗师傅的手艺好像是自学成的,灵性十足,但有些地方处理起来比较粗糙。这种粗糙跟他的作品相得宜彰,有一种自然的灵动之美。”

连林林从小跟着连天青一起长大,虽然由于身体的限制无法自己从事这个行业,但眼力极强,渐渐练成了一套自己的鉴赏工夫。

这时她说起来有条有理,非常清晰。

“这座青诺女神像手法明显更加细致,这些、这些、这些地方处理得非常细腻,很讲究。也是因为这个,少了几分宗师傅的自然感……也不是说不好,但风格确实不一样。”

许问笑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我也觉得这两个不是一个人做的。不过,宗师傅是大师,做这个青诺女神像的也是。这么抽象,竟然能把女神的感觉表现得如此惟妙惟肖……而且我觉得,我知道村里人为什么都会觉得宗师傅跟着女人跑了。”

连林林瞬间睁大了眼睛,过了会儿才说:“你的意思是……”

“嗯,他们无意中看见了这尊神像,未必看懂了,但必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女神的柔美、母性的包容与慈爱,这些情绪渗进了他们心里,形成了暗示,让他们潜意识中把宗师傅的离开跟女性扯上了关系,放到一起说了。”

“也就是说,宗师傅其实是跟着青诺女神跑了?”

“可以这么说。”

“青诺女神是……”

“生命与创造的女神。”

两人不说话了,一起看向窗外,看着遍洒大地的阳光。

“你说雨天突然结束,跟咱们发现这座女神像有关系吗?”连林林突然问。

“我不觉得,而且……”

“而且什么?”

“这太阳出来,也未必一定就是好事。”

许问看着窗外,眉头深锁,说道。

…………

离开苦麦村,两个孩子告诉了他们下一个地点,他们顺着去了。

这两个孩子也不是傻子,谁真心实意对他们好,他们不可能感受不到。

所以有一天,两个小孩商量了一下,要把所有的信息全部告诉他们。

结果他们来到许问面前,刚才开口,许问就知道了他们的来意,笑着摇头,拒绝了他们。

只宗显扬一处,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些地点都是有用意的,他们最好每一个地方都去一次。

他们中途进了一座城,城里人也在为了出太阳欢呼雀跃。

这座城比较大,里面有一家悦木轩的分号。

许问把宗显扬的那些铁制品托付给了他们。

悦木轩做的是木材和木制品生意,金属制品本来跟他们没有关系。

但许问一报名,就得到了悦木轩最高规格的尊重,他们收下了这些奇形怪状的铁艺制品,向许问保证一定会认真对待,争取卖出一个好价格。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并不为难,这家悦木轩有一个大掌柜,看见宗显扬的作品眼睛就发亮了,连说这是好东西,只是寻常人看不懂而已。

身为“寻常人”的伙计们非常惭愧,围观了这些东西很长时间。

在这里,许问没急着离开,又托悦木轩帮忙找了个铁匠铺,借了他们的工匠,一个人在里面呆了两天。

两天后,他出来,把一样东西交给连林林。

那是一个巴掌大的铁像,已经降了温,但还是带着一丝热意,连林林捧在手中,觉得沉甸甸的。

她看见这个铁像就睁大了眼睛,盯着看了好长时间,才摸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可思议,又有些高兴地问:“这个是……我?”

接着她又补了一句,“是你心中的我?”

“嗯。”

这是许问模仿宗显扬的风格做的,非常抽象。

其实他不意外连林林能认出来,但她能认得这么快,还是非常让人惊喜。

“在你心里……我这么好啊。”连林林又看,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这时要是有其他人路过看见,肯定会会觉得很奇怪,这两个人对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儿在说什么呢?

但许问非常认真地点头回答说:“比这还好。”

“嘿嘿。”连林林不好意思地笑,脸孔红红的。

不过,她又对着它端详了一阵子之后,说道:“确实可以更好。啊,不是说我不好,是你不好。也不是……”

她脑袋突然有点打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许问笑了起来,“这不是我最好的水平,我可以完成得更好。”

“嗯……对。”连林林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许问跟她一起坐下来,坐在同一条长板凳上,喁喁低语。

“其实我也感觉到了,我的这里……”许问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心脏部位,“少了点什么东西。这体现在了我的作品上,始终有点不足。”

“你都没有哭过。”连林林突然鼓了鼓脸蛋,说道。

“我哭过。”许问说。

“那不算!就是没有哭过。”连林林难得反驳。

“嗯……”许问不说话了。

“也许哪一天,你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少的那点东西,就有了。”连林林说。

许问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仍然没有说话。

…………

自从这天开始,世界艳阳高照。

许问他们去下一个地方,一路许问都在观察天色,受到他的影响,连林林也开始不时看天。

天空一丝云也没有,也没有风,蓝得令人心慌。

地面与泥土中的水份被蒸干,空气中流动的雾气越来越稀薄,直到最后消失。

连续十天,不说下雨了,天空中从来没有过云的存在。

连林林从一开始看见太阳有点高兴,抬着脸沐浴阳光,到渐渐开始有点心慌。

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问许问道:“这晴天……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许问回答的时候,脑海中有两幕图像掠过。

那分别是七劫塔与神舞洞的一个角落,表现形式不同,但内容其实是一样的。

干瘦的尸体横躺在龟裂的土地上,整个世界仿佛都脱水了。

“看来,我这个监察有任务要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