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4 显扬作

匠心 沙包 3158 2021-12-11 07:27

宗家人全来了,围着许问和连林林,态度非常热情,连跟着他们的景叶景重两个孩子,也被从头夸到了脚,夸得孩子们都有点不自在了。

这很正常,因为就在方才,许问表示要买下屋里的这些东西,出了一个中等程度,但对苦麦村来说难以想象的高价。

这些钱,不够这一家老小过完这一辈子,但也足够所有的孩子顺利成长,同时给老人们养老送终了。

之前那年轻人坐在铁匠铺前,愁的正是这个。

爹走了,一家老小的所有担子全部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没他爹的手艺,担不起啊。

爹走前确实留下了一些东西,但农具和日常用品之类的早就卖完了,剩下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古怪玩意儿,在他看来完全不可能卖得出去,纯粹是浪费材料。

是不是要融了它们重炼成别的东西呢?

他正愁眉苦脸地思考,就碰上了许问他们,竟然把这些全买走了。

当然他也有想过这是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看走了眼。

但回头一想,是又怎么样,他看不懂,周围的人也看不懂,是完全没有用的东西,放在那里纯粹占位置,不可能卖得出去。

还不如处理成银钱,早点脱手,这笔钱在他看来也是真的不少了。

宗家上下都很高兴,要请“这对年轻的小夫妻和他们的孩子”回自家吃饭。

许问婉言谢绝了,和连林林一起留在了铁匠铺旁边的大柳树下,把刚刚买来的那些铜铁造物一样样拿出来,隔着一块油布,摆在地上。

宗显扬的长子,那个年轻人蹲在他们旁边,好奇地问:“这些究竟是什么?用来干嘛的?”

“不能干嘛,算是一些……摆件吧。就像案头的花瓶,用来装饰的。”许问说。

“啊?花瓶能插花,这个也没插东西的地方啊?”宗家长子疑惑。

“只是一个比方,它没有用途,就是摆在那里,用来欣赏的。”许问解释。

“欣赏……是用来看的?不东西又不能吃不能喝,看着有什么用?”宗家长子对自己父亲做的事情万分不解,忍不住有了点埋怨的情绪,“铁也不是那么好弄的东西,有这些生铁,不如多打几个锄头犁头,多换点钱!”

许问和连林林对视一眼,没再继续解释,附和着这年轻人说了几句。

这人没留多久,一会儿后就回去自己的铺子里了。

他还是会打铁的,不过手艺比他爹来差远了,以后是继续把这个铺子经营下去,还是用这点钱买地种田,还得好好考虑一下。

许问和连林林继续看这些铁像。

就像许问说的一样,所谓摆件,就是装饰品,里面包含的不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用途,纯粹就是宗显扬个人的艺术表达。

连林林一开始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现在越看越得趣。

准确来说,她并不能直接说出这些半尺高的铁像雕塑的究竟是什么,但只是看着它,脑海中就能浮现出无数的想象与感触,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苦麦村,想起了附近的山与水,想起了他们所熟悉的铁与石,以及工匠们在作坊中埋头苦作的情景……

她还能感受到种种的情绪,喜悦、满足、迷茫、痛苦、挣扎……

不知不觉,她的手动了起来,把这些大大小小的铁像们重新摆了一遍,然后拿起了最后一座,握在手中。

那座铁像看上去是损坏的,上面有一道刀痕一样的痕迹,好像有一把刀从上方落下,几乎将它们一刀两断。

“刀口”利落,落刀无悔。

许问的目光也在注视着连林林手上这座雕像,良久之后,他长舒一口气,道:“他确实没死,是自己走的。这是他的决断,斩断一切羁绊,重新出发。”

这些雕像,是人的一生,是宗显扬的一生,它们全部都浓缩在了这里面,通过这种特异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很了不起的大师,窝在这村子里可惜了。换个环境,完全可以扬名立万,造就自己的一代声名。”许问有点可惜。

“这羁绊……就是他的家人和故乡吧?他上哪去了?”连林林更介意的是这个。

他离开这里是去哪里了,他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村里人一口咬定他是被女人勾得背叛了自己的家庭,但各种蛛丝马迹里,都并没有女人的存在,这是为什么?

还有一个关键……

许问的手抚摸了一下那个“刀口”,突然站了起来,走进铁匠铺,找到了宗显扬的长子。

“你爹他明明只是走了,为什么要当他死了,给他举办葬礼?没准他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呢?”他问。

这对宗家来说肯定是不光彩的事情,宗家长子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但还是回答了:“我爹走的时候跟我娘说的,他不可能再回来,就当他死了。他还把头发全剃了,给了我娘,让我娘把这个埋了,就当他的墓。”

“你娘就照办了?”许问有些惊讶地问。

“嗯。他走了,我娘就吩咐我们准备棺材了。”

“棺材里放的是……”

“就是他的头发。”

原来宗显扬离开,他们并不是不知情的,他到底跟自己的妻子说了什么,让她这么决绝?

“我问过我娘了,爹究竟跟你说了什么。她说她跟我爹几十年夫妻了,觉得他平时就过得挺累的,也就是有个家,才一直苦苦撑着。当时她看他表情,看到他的笑容,突然觉得,大半辈子了,就放他走吧,也没什么,他为家里做的事情也够多了。”

“就这样?”

“嗯,她让我不要相信什么女人不女人的,我爹就是走了,跟女人没关系。以后我就当他死了,也没什么。”

宗家长子一边平实地说着,一边忙着收拾周围的东西。

许问努力回想葬礼上那个女人的样子,只记得她束了一条白布,具体长相一点也记不起来。

但这些话……跟她的存在感,太不相符了。

听了这些话,谁能不说一句,她真的了解自己的丈夫。

许问轻叹口气,转过头,突然看见一样东西,问道:“那是什么?”

他们现在正在铁匠铺正中央的那间屋子里,这也是最大的一间,火炉、水槽、铁砧等等东西,占了屋子的一大半,显得有点拥挤。

这里的其他工具也很多,宗显扬走的时候带走了一些,留下了大部分,宗家长子正在琢磨着收拾,东西有点乱。

在这乱糟糟的一片里,许问一眼看见了一座铁像。

它黑漆漆的,混在这些东西里一点也不起眼,但许问目光刚转过去,立刻就被它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他忍不住走过去,把它拿了起来。

宗家长子也看见了,很随意地说:“哦,漏了一件,你喜欢就拿走吧。”

确实,这铁艺的造型跟之前许问买的那些尺寸大小都很像,造型也有点类似,都是那种各种直线与曲线结构结合,不同形状的结构形体组合,艺术气息浓厚,但艺术理解能力和想象力不行,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宗家长子会觉得这跟那些是一套的,只是刚才拿漏了,确实也很正常。

许问没有拒绝,拿着那座新的铁像,回到了大柳树下面,连林林身边。

连林林看见它的那一瞬间,就轻“咦”了一声。她接了过去,端详了半天,抬头问许问道:“这是……青诺女神像?”

问完这句话,许问还没来得及回答,两人突然一起抬头,看向天空。

最近雨小了,但天空仍然一直阴云密布,整个世界都充满湿意。

从降神谷出来之后,他们一直被包裹在这样湿意浓厚的空气里,经常忍不住怀念降神谷的阳光。

而此时,天空厚厚的云层突然被撕开了一道裂缝,然后,金色的阳光照射了下来,先是一道光束,接着迅速扩大,瞬间照亮了整个天地!

“出太阳了!”两个孩子仰望着天空,同时发出了欣喜的欢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