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9 观一隅,观天下

匠心 沙包 2735 2021-09-07 00:44

“多半是师父。”

听见许三的问题,许问很快回答。

许三瞬间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轻声问道:“真的吗?”

“我也不确定,但他的确有这样的背景,也有这样的手段。”许问说。

“对你也有这样的用心。”许三看了许问一眼,笑着说。

许问没有说话,但此时他心里的情绪,却远非这么简单。

其实在此之前,他一直觉得要与连天青父女就此分离,除了物理上的原因,还有心理上的。

就这个时代的伦理来说,学徒出师,就是在身份上脱离了师父的家庭,独立了出去。

这之后,徒弟当然还要孝敬师父,但师父对徒弟已经没有了义务。

就感情上来说,许问跟连天青父女之间的关联当然更深,但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情,让许问一直有点放不下心。

当初连天青收许问为徒,是要让他当亲传弟子,继承他的手艺,也继承他的身份的。

连天青以修复师自居,教许问的也是修复。

十八巧也好,流水面也好,其他的木匠技艺也好,只是让他了解木工方面的基本常识。连天青一直认为,会做,才真正会修。

所以,在理念上,他要求许问在揣摩前辈创作思路的同时,要尽量减少自己的想法。

感受、体会,然后模拟、修复。

但考完三场徒工试,许问的想法却变了。

他是为修复许宅而来的,但他的想法却不愿仅仅只局限在修复上,他还要创作。

他想要继承过去的,他还想要创造未来的。

然而有一点很明显,这不是连天青想要的,甚至来说,他还有点忌讳这个。

身处这个时代,他在修复方面的想法却非常先进,甚至微妙地契合了现代的威尼斯宪章。

许问并不反对他的想法,只是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对连天青说明自己的想法之后, 连天青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复,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去西漠的事,同时也确定了连天青要离开江南路另居地方隐居――甚至来说,他被迫移居,也是因为许问暴露了他的身份,让他不得不离开小横村。

连天青帮许问联系了去西漠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要去哪里。许问因为之前的事情有点怂,也没敢多问。

然后就是许问离开了,进了这支队伍,每天白天赶路、晚上给人上课,过得无比充实――充实过头,都没时间胡思乱想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许问知道连天青的目的地很有可能也是西漠,一直在跟着他关注着他的时候,他的心情才会那么激动、那么复杂。

原来师父没有生他的气,他还是关心着他、照顾着他的!

而今天,当他发现安排他来看这个窑洞那个人有可能是连天青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更加难以言喻了。

他清楚地记得,连天青曾经跟他说过,那些真正成为大匠的人物,除了极少数绝顶的天才,天生就将万物藏纳于心的以外,基本上都走遍过天下,看见过无数山水民情。

所以,现在他被带来看窑洞也是因为这个吧?要让他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世界,更深入地理解这个世界?

许问突然站定脚步,看向上方。

临走的时候,胡镇山虽然没有送,但把火把给他们了。许三举着火把走在微微靠前一点的地方带路。这时他走出几步才发现许问没有跟上来,停步转头,有些疑惑地看他。

冬日凋零,蝉虫俱已深入土中,只有夜鸟偶尔惊飞,发出凄冷的号叫。

风过林中,枝叶瑟瑟,巨大的山影在这无数细碎的声音里耸然高立,仿佛随时都会扑下来将他们吞没一样。

许三不知不觉中打了个寒噤,这才意识到自己正与许问看着同样的方向。

但跟他不一样,许问的表情宁静而向往,好像这铺天盖地的黑影并不可怕,反而非常迷人似的。

许三一直知道许问跟他们都不一样,但这一刻,他莫明地又加深了一次这样的认识。

“走吧。”又看了一会儿,许问说道。

“嗯。”许三什么也问,只是再次举起火把,重新走上了回去的路。

去的时候他们是一路被各种标记引过去的,回来的时候许问也把路记得很清楚,各种拐弯、各种从岔路走上大路小路,最后到后半夜的时候,他们顺利地看见了龙头村的影子。

“回来了啊。”村头一个人正在等他们,看见两人身影,非常平静地打了个呵欠,转头招呼道。

“阎大人!”许三一惊,下意识上前一步,挡在许问面前。

“回来了就赶紧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路,走困了摔了跟头可是没人管的。”阎箕懒洋洋地说。

“多谢阎叔。”许问向阎箕行礼。

“哟。”阎箕转头看他,扬起了眉,“你这家伙,还挺狡猾。行了,不会罚你们的,该干嘛赶紧干嘛去。”

他似乎有点冷,耸着肩膀,脊背蜷成了一个虾。

“我们离开之前,阎叔您接到过通知吗?”许问突然问。

“当然,呵呵,你不是给我留了个条/子的吗?”阎箕好像突然就高兴起来了,笑眯了眼睛,揣着手就走了。

“你是想再确认一下?”许三小声问师弟。

“是啊。”许问有点不好意思。遇到真正关心的事,他也有点患得患失了。

两人随便找了个床铺的角落挤进去睡了,没睡多久,龙头村鸡鸣四起,天亮了。

睡得太少,这一天许问的确有点犯困,但还不至于影响他的行动。

三百多套冬衣不足以花完四百多两银子,陆问乡走的时候把剩下的银子换成了银票,但许问另外又定做了一些简易的沙袋,准备继续负重行军。

但这天他还没来得及把它往身上背,阎箕就叫他把东西放到车上,没让他继续背着走。

许问真正上路的时候就明白为什么了。

为了赶时间,他们这一段没走要绕弯的官道,而是直接翻山。

山路非常难走,很多地方都没路,需要他们开出来。

这种情况,他们背的行李都是巨大的负担了,哪还有力气额外负重。

不过等到走到一处悬崖边缘,许问抓着树枝往下看的时候,所有的疲劳突然在一瞬间消失了。

白云悠悠,层峦叠幛,一条银带穿山而过,尾端直连天际。

无数山水画在许问脑海中闪过,这一刻,它们仿佛全部都落在了实处。

“看,那里有个村子!”身后传来小小的喧哗声,惊奇与喜悦仿佛要满溢出来 。

炊烟袅袅,那座村庄座落在山腰处,仿佛画龙点睛一般,让整个画面越发生动。

“真好啊。”有人心满意足地说。

“是的,真好啊。”许问与他们发出了同样的心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