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70 巫术

匠心 沙包 2783 2021-09-07 00:44

“这人好大胆子,竟然对血传的鲁班经传人这样动手?”

前面发生的事情让从山上下来的工匠们也全部惊呆了,好勇斗狠、打架斗殴,这种事情在工匠里是常事,但大部分人做事,无理也要扯三分,这样一言不合先把人家牙齿打掉,他们还真没怎么见过。

不过相比起问个原因,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关于血传鲁班经传人的一些传闻,这让他们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了。

“伪经!”李全横那人一眼,沉声强调。

“伪经伪经。”那人懒得在这种时候跟李全争,连忙附和,但接着又说,“但这人明明就是血传的,看他刚才的手段!你看他眼神!”

他偷偷地指向祝老汉,声音突然压得极低,“这只怕是要奔着断子绝孙去的啊……”

雪地上,祝老汉的眼神几乎有些癫狂了。他盯着连天青的背影,缓缓地爬起来,接着又低头,一颗颗拣起自己刚才喷出去的四颗牙,放进嘴里,脖子一伸,竟然像服药一样把它吞了下去!

陈二根感觉身边好像有凉风袭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轻易损毁这种话他也听过,但那是牙齿!谁的牙齿掉了还要把它吃掉的?

这整个场面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这些人甚至都不太敢议论了,纷纷闭嘴。

这时,他们同时想到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刚才那条冰龙,以及在此之前,祝老汉的“鬼行步”。

毫无疑问,祝老汉是有真本事的,面对欺负他的人,他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怪力乱神足不可取,其中定有原因!”李全亲眼看见了奇景,但还是没信,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迈步向许问那边走去。

陈二根想了想,快步跟了上去。

李全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略微放缓了脚步,等他赶上。

此时,许问完全没关注祝老汉的表现,他跟他师父之前一样,正在观察地上的东西。

残冰杂雪,雪地上已经是一片狠籍,冰龙的残骸跟雪地以及被砸碎带落下来的冰石混合在一起,已经不太能看清楚原先的形貌。

他先前沉迷雕刻,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明山跟在旁边讲了他们从山上下来时看见的情景,含蓄又明确地强调了一下连天青打人的事情。

连天青负手站在不远处,一脸漠然,无意解释。“我师父打人,那肯定是他该打啊。”许问听完,脸上毫无异色,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明山被他一噎,突然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而且你看这是什么。”许问一边说,一边把手里一样东西递给了明山,与此同时,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

“什么?”明山纳闷地接过,低头去看。

这一看,他的脸色也变了,失声道,“是骨头?人骨?”

“对,人骨。”许问肯定地说。

这时李全和陈二根也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李全的脸色也变了,接过去看了两眼:“果然是人骨!这是哪来的?”

他随手递给陈二根,陈二根一听这是人骨头,哪里敢接,拼命摆手。

许问没有回答,继续往旁边搜寻,接着又找到了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内脏、鲜血、灰色粉末等各种奇怪的东西。

“是草木灰。”李全迅速认出了灰色粉末,这是日常比较常见的东西,他们也不时会用到。

“是牛的内脏。”陈二根胆战心惊看了一会儿,认出来不是人的,松了口气。

“有点像鸡血……”明山嗅了嗅气味,又看了看状态,跟着也认了出来。

这些东西单独看不奇怪,放在一起,很容易联想到巫术。

李全迅速想通,厌恶地瞪了祝老汉一眼,斥道:“什么恶龙降世救命恩人,这恶龙/根本就是他自己用秘术召出来,用以挟恩自重的!”

李全声音很大,传到了不远处其他人耳中,有些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尴尬。

祝老汉这种手段,在民间工匠里其实很常见。

这时代工匠地位很低,出去做事的时候,如果遇到的是仁厚大度的主家,那还好说,主家刻薄,就不免要用一些别的手段了。

鲁班经以外,民间经常流传着一些其他的符咒或者风俗,很多都掌握在工匠手上。事实上,伪经中记载的这些手段,很多本身也是从民间收集而来。

主家要是对工匠不善,他们就会用这种手段,一个巴掌加一个甜枣,先下咒威胁了,等主家服软,再给你解决。

这还算是好的,有的比较阴毒的直接报复,譬如建房子的时候给大梁上挖个洞,里面藏具小棺材,诅咒主家有人丧命。

渐渐的,工匠的这种手段真带来了一些威慑性,主家害怕工匠捣鬼,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在这个双方地位极其不均等的时代,倒的确给社会地位低下的一方带来了一些好处。

但这种事情,你能做不能说。

所以李全这句挟恩自重说出来,很多人感觉是在说自己,心里有点不大爽快,但也没人反驳。

而且这种时候,他们最关注的问题不是这个。

“竟能行鬼行步,还能召出这种巨龙,鲁班经血传,果然名不虚传!”

人骨、牛内脏、鸡血、草木灰等这些东西的存在,证明了这是祝老汉实行的巫术。

制造问题然后假装解决的确很可恶,但重点是,祝老汉真能用巫术召出这样的怪兽!

如果他不是想要挟恩自重装装样子,而是真的要用这条巨龙来对他们造成威胁呢?

这样一想,祝老汉做的事情是不是就没那么过分了,反而是连天青行动太过激,下手太重呢?

流觞会的宾客里有一个叫向福至的,就是之前跟李全争执,被他斥了好几声怪力乱神的那个,他家传的建庙本事,很多出名的佛寺都是他家修的,他本人虽然没有晋升墨工,但靠着这一手家传本事,也能流觞会与会。

他家信佛,但到了他这一代,却变得什么都信,他本人对神神鬼鬼的事情基本上就是笃信无疑。

看见巨龙残骨,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盯着看了很久。

这时,他抬起头来,面朝连天青,朗声道:“这位师傅,我觉得你应该向祝大师赔罪!”

连天青淡淡瞥他一眼,没有理会。

这种时候就是做弟子的出面的时候了,许问也没有回避。这时他检查完了现场所有的东西,站起来道:“为什么?”

“事有轻重,方才祝大师说了,是有人先对他出言不逊,然后他才用此祖宗秘法,用来警告的。他重拿轻放,明明可以用它来做更多事情……”

向福至话没说完,就被许问打断。

“譬如?”许问问道。

譬如什么,还用我说吗?!

向福至瞪着许问,被他搞得有点语塞。

“而且,这位大师将这种恶法称为祖宗秘法,还真是不怕祖宗先辈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啊。”许问挑起嘴角,嘲讽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