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88 便宜的

匠心 沙包 2755 2021-09-07 00:44

天河石,又叫亚马逊石,算得上是一种宝石。

它本质是一种矿物晶体,颜色正、透明度好的翠绿色天河石可以做为翡翠的代用品。

但普遍上来说,天河石很少有足够纯度和均匀的色泽,所以宝石级别的相对比较少,但大片天河石在石层中蔓延开,与外层的火山岩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会形成独特而美丽的石材,用于各种不同的场合。

许问想到了这个石料厂的名字。

奇玉。

玉,石之美者。

虽然后期将这个概念缩小到了特定的石料种类,但最初的时候,它其实是一个泛称。

这间石场取做这个名字,突然让许问想起了这个最初的定义。

“对,这是天河石,怎么样,中意吗?”许问一口叫出这石材的名字,孟大爷有些惊讶,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还有别的吗?”许问不置可否。

“那就进来。”孟大爷也不奇怪,在门口狠狠抽了几口烟,把它熄了扔在外面,带着他继续往里走。

“这里就您一个人?”许问想起一件事,突然有点好奇。

“门房兼个前台接待,还是说,非得漂亮小姑娘才行?”孟大爷睨他一眼。

前台接待可没有您这样说话的……

“当然不……说起来,您以前也是个石匠吗?”

“哦?怎么看出来的?”

“您的手,我看着就是个老石匠的。”

“这也能看出来?”孟大爷突然高兴起来,跟着又瞥了一眼他的,“你倒真是个初学者。”

许问跟着他一起低头看了一眼。

他学艺主要是在班门世界学的,但之前利用许宅的特性,用了很多时间在这边练习。

这让他的手上和身体上留下了很多痕迹。

胳膊大腿更粗壮、手指手腕等与工具和材料长时间接触的部分更粗糙,总地来说都不是什么拥有美感的变化。

但许问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有点高兴。

在他看来,这是荣誉的象征,就像战士身上的伤疤一样。

不过孟大爷说得对,他现在还是个初学者,随着时间的增长、技艺的增进,他的“伤疤”也会越来越鲜明吧。

“你要看什么?”孟大爷突然起了兴致,领着许问往里走,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这一片都是天河石,品级不同。这一片是大理石,意大利进口的,鱼肚白、星河金,全是整板。天河石后面都是石英岩,再往后面一点是印度玛瑙……”

除了这些石材的名称,它们的尺寸、硬度、耐冷耐热耐酸耐磨的程度,孟大爷全部都信手拈来,介绍得随意而详细。

许问听得非常认真,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顶级石材,的确大开眼界。

仓库里石材非常多,但分类摆放,摆得整齐有序。每一个货架旁边都有货品单,比他以前在其他地方看到的内容多很多。

不愧是五星级石料场,先不说这石材,管理得也很到位啊……

不过,在仓库里晃了一圈之后,他跟着孟大爷一起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这些都太好了,我现在用不上。”

“哼,就知道你用不上,就是让你看看,开开眼界。行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孟大爷说。

“便宜的。”许问说得很镇定,一点也不脸红,“越便宜越好,杂质比较多,石材情况比较复杂的。”

“啊?”这真是孟大爷没有想到的回答,他诧异地转头,“你要这种的干什么?初学者,老老实实,对着标准石材琢磨手艺就行了,复杂的石材情况,你处理得过来吗?”

“可能不行,但刚出产的石材应该就是这样的,我想看看它最原始的状态。”许问认真地说。

“……有意思。那你跟我来。”孟大爷打量了他一下,表情突然也跟着变得认真了许多。

他领着许问走出仓库,拉下铁闸门,到了后面露天的地方。

前面也有胡乱摆放的石料,但多少还搭了块塑料布遮着,这里的石料却真的是露天堆在杂草里,好像很久都没有人理会过的样子。

它们不像外面那些,基本上都被机器切割成了规整的石板或石条。它们大部分的形状都很不规则,有些圆润、有些崎岖,笨重而丑陋地立在草丛里,像一个个安静的怪物。

他俩走过去的时候,一只鸟被惊得从石头上飞走,啪的一声拉了泡屎,黄黄白白地滴在了上面。

“这些行吗?”孟大爷抱着手站在入口处,用下巴指了指那边。

“我看看。”许问的眼睛却亮了,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开始检查。

这些石料不知道是奇玉从什么地方进回来的,的确在这里放了很久了,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鸟粪枯叶灰尘,有些石料表面剥蚀,在旁边积了厚厚一层灰皮。

许问伸手拂开树叶,去看下面的石质。他一边看,一边与秦连楹笔记里的理论知识进行对照。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是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间,但这些最基础的东西却又是重合的,可以完美地相互映证。

这些石材种类非常丰富,正如他之前所说,情况比较复杂,经常是几种不同的石头混在一起,偶尔还有金属矿露在外面。不过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它们以石灰岩、也就是青石为主,其余的花岗岩、大理石等各种都有,还有许多冷门种,甚至连料姜石都有。

每种石材的软硬程度、纹理、颗粒质感都不一样,许问一一对照,那些书面上的知识在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

秦连楹不是全才,他半生都浸淫于石材砖瓦的处理中,对此经验非常丰富。

而且他非常擅于总结,各种不同石材的触感、检查的手法、甚至尝起来的味道他都分门别类地记录起来了,许问全部记得一清二楚。

现在他照着秦连楹教的进行实践,石头有点脏,但他一点也不嫌弃。

孟大爷站在不远处看着他走过来走过去地检查,盯着他手上的动作,表情渐渐有些奇异。

“这些就是我想要的,一共大概多少钱?”过了好一会儿,许问走回来问。

“都要?”孟大爷问。

“对。厂里能帮忙联系车帮我送一下吗?”许问问道。

“这倒是小问题……这些石材你全部都认识?”孟大爷问。

“基本上能认得出来。”许问说得保守。

孟大爷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你打算拿它们做什么?”

“想先感受一下不同石材分割处理的感觉,再想试下石雕这样的细活。”这没什么可隐瞒的,许问如实以告。

“以前试过吗?”

“稍微试过。”

“那就是有基础了……你在这里等着。”

孟大爷突然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许问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再次落在他的手上,瞬间猜到他要做什么了。

他深吸口气,有点紧张又有些期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