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31 脸

匠心 沙包 2666 2021-09-07 00:44

许问踏过青草,走到连天青的工作间跟前。

秋意渐起,草叶上银星点点,到达的时候,许问的脚踝也被打湿了。

一只白羽黑尾的小鸟从他眼前掠过,落到一边的树枝上,用灰色的喙梳理自己的羽毛。许问抬头看了一会儿鸟,掀开竹帘走了进去。

工作间窗户敞开,光与风一起铺了进来,吹起了连天青的头发。

连天青浑然无觉,全神贯注地看着面前桌上的东西。

许问悄悄走到他身边,没有打扰。

那是一件木雕,是昨天齐娴拿出来的一个盒子里装着的。

更准确的说,这木雕不是“一件”,而是“一块”。

它是一整件立体木雕上的一部分,并不完整,只能看出是一个老者正在钓鱼,周围还有一些别的景物。这老者姿态悠然,面带微笑,衣角和头发一起被风吹起,非常生动。

单只看这一部分,就能看得出原本工匠的高超技艺。

连天青把这块木雕摆在桌上,旁边放着一张白纸,正在用炭笔在上面勾勒图形。

许问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修复残缺物品的第一步:还原造型。

就譬如眼前这个木雕,虽然手艺的确很好,但老者的头脸躯干只剩下了一半,钓竿无钩更无鱼,周围景物只有零星几片叶子,完全探不清更多的端倪。

许问探头去看连天青的动作。

连天青先把现在已有的图形画在了纸上,一比一的比例,惟妙惟肖,几乎就是把原本的图形照搬到了纸上。

关键在于,在这个过程里,他没有使用任何测量工具,全靠目测,准确度简直惊人。

许问只是静静地看着。

画完这一部分,真正高难度的工作来了。

木雕剩下的部分全部都是残缺的,单看已有的部分,你根本猜不出这个木雕做什么用途,残缺的部分是什么样的。

什么东西都没有, 连天青要怎样进行补充?

连天青换了一支炭笔,开始描摹。

这炭笔许问也用过,它里面额外添加了一种粉末,颜色偏红,更容易被擦除。

绘制可能需要修改的图形时,就要用到它了。

连天青首先画的是钓鱼老者缺失的部分。

现有的木雕只有他的右半张脸,连天青在此基础上补完了左半边。

连天青一边画一边开了口:“修补这种事情,好东西比坏东西好做。当然,一般的垃圾,也用不着修补。”

很有连天青风格的开头,一般来说,这就是他要开始讲课了。

许问立刻更专心了一点。

“好师傅好东西,是有规矩的。比如这张脸就做得很讲究。左右脸对称又不完全对称,每一根肌肉的走向都是按照真人来的,摸清规律,你就知道另外半张脸该怎么画了。”

连天青平时少言寡语,但真正上起课来绝不沉默。他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一点想要保留的意思也没有。

他画了几笔,突然停手看了一眼许问,把笔递给他:“你来试试。”

许问之前学的大多是基本功,做的修的东西都比较简单,从未涉及过这么复杂的东西。连天青突然把担子扔给他,他下意识地开始犹豫。

“这就怕了?不是一年后要二连魁首的吗?”连天青挑起嘴角嘲讽他,一边说一边把笔往回收。

“试试就试试!”许问接过笔,俯身到了纸上,没动手就先停住了。

看连天青画的时候好像很简单,但现在轮到自己,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连天青刚才说的话回响在他脑海里,他在心里重复着关键词:“对称又不完全对称,肌肉走向照着真实人类的来……”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抬头问道,“师父,有镜子吗?”

连天青似笑非笑,手往旁边一指。那里摆着一个木盆,里面装满了各种杂物。

许问毕竟跟他相处了一年,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过多久,那个盆被腾出来洗了个干净,半盆清水微微荡漾,不久就平静下来,倒映出少年的面孔。

一年时间,许问多少已经习惯了这张更加年轻的面孔,但多少还是有点违和感。

他定下神来,仔细观察自己的脸,一时间,水面上那张脸的表情千奇百怪,难以言状。

连天青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也不指导,拿起昨天齐娴打开的第一个盒子,开始观察里面的那些青铜器碎片。

许问画得很认真,一个时辰之后才交出第一份作业。

连天青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也不点评,就只说了两个字:“重来。”

“哦。”许问应了一声,拿着那张纸回到桌边,又重新开始对照自己的脸和画出来的结果。

工作间里非常安静,只有笔尖在纸面上扫过的沙沙声。

这种感觉,要不是一开始连天青对着许问开了句嘲讽,简直会让人觉得两个人都已经忘了一年后许问的目标了。

到了中午,许问被赶去吃饭。在饭桌上他还在琢磨这件事情,脸上表情不免有些怪异。

“你在做什么?”连林林盛了碗饭递给他,好奇地问。

许问下意识对她展开一个笑容,接着又伸手摸自己的脸,用手指感觉肌肉走向的纹路。

他发了一会儿呆,直到连林林把饭放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把连天青布置给他的作业介绍了一遍。

“那你只看自己的脸有什么用?老人的脸跟年轻人也是不一样的啊。”齐娴在旁边听见了,插嘴说。

“嗯?”许问愣了一下,看向她。

“你先吃饭,吃完我演给你看。”齐娴一边说一边用筷子敲了敲碗边。

这还能演的?怎么演?

许问不解,点点头,开始端起碗快速扒饭。

“之前看小许,还觉得他年轻虽小,看着却像比我弟弟沉稳多了。现在看起来,也还是个小孩子嘛。”齐娴一手托着腮,笑吟吟地看着许问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嘛。就像齐姐姐你,一来就把我爹给收拾了,还不是不敢杀鱼。”

连林林就是实话实说,真不是有意在怼齐娴,结果一句话说得齐娴岔了气,咳个不停。

“林林你真是……”齐娴无奈地说。

“真是什么?”连林林茫然。

“真是太可爱了!”齐娴咬牙切齿地说。

“哦对了,我爹又懒得过来吃饭了,我给他单独留了,一会儿麻烦齐姐姐你帮我送过去吧。”连林林突然想起一件事,对齐娴说。

“林林你真是太可爱了!”齐娴顿时眉开眼笑。

“啊?”连林林没懂,一脸茫然地看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