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85 回归

匠心 沙包 2980 2021-09-07 00:44

常思危当然是不行。

他是普通的大老板也就算了,抽奖时只当一个普通人,关键他还是同时是虎鲸直播的幕后大老板,他参加抽奖,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

常思危表示遗憾,是真的遗憾,他紧盯着那只小猫,满脸的爱不释手。

许问采用了最简单的抽奖方式,弹幕直播抽,只需要发一条弹幕,不需要其他任何条件。

结果一瞬间,不仅弹幕刷了满屏,办卡送礼的人也陡然猛增。

很多人觉得,这样抽到的机率可能更大。

武斯恩在旁边用手机看数据,直接咂了咂舌头。

太厉害了,就这么一会儿,就收了三百多万的礼物。

虽然照班门锁的势头,三百万只堪堪及得上拍卖的价格,但这声势,比普通的拍卖可大多了。

弹幕抽奖是由后台程序直接随机的,看上去还挺公平。

最后抽中的那个人没有在直播间开通爵位什么的,也没有送出大额的礼物,仅仅只是订阅了直播间,送了一点免费的礼物。

武斯恩有点遗憾,这样一来,许问下次抽奖可能不会有那么多人抱着侥幸心理送礼了。不过回头一想,他又觉得,这可能才是许问真正想看到的结果。

他――他们需要的,正是这种普普通通,简简单单地关注这件事的路人。

至此,本次直播算是圆满结束,许问关闭了直播间,人们看着许宅消失在自己眼前,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怅然若失的感觉。

于是很多人点开了直播回放,想再重温一下,也有剪刀手想要剪辑一些精华部分,吸引错过直播的观众。结果他们重新打开直播,对着长达两小时的视频竟然觉得无从下手。

处处都是精华,处处都是重点,从头到尾更仿佛有情感在流动,有一种连绵不断的感觉,根本剪不开。

最后他们只好把整整两个小时的视频原模原样地传了上去,连背景音乐都没加。

他们在自己的微博上或者留言区非常诚恳地表示,请大家点开这个视频,从头开始看。

绝不会觉得浪费时间,事实会告诉他们,值得,真的值得。

许宅的网络热度居高不下,许问这次直播简直变成了一次国民事件。

而这时,许问刚刚送走常思危。

常思危仿佛更坚定了跟许问合作的想法,表示回去之后,会派人抓紧时间把方案细化,到时候再跟许问沟通进一步的合作细节。

李三司和他顾问团的人则没有马上离开。

经过这次直播,他们对许宅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算是有点概念了。

不过评定一个文物保护单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势必还会来许宅很多次。

许问思考了一下,给了份钥匙给他们,他不能保证自己随时都在。

李三司并不意外,显然早就已经习惯这种做法了。

他们留在这里,跟其他师傅聊了起来。

这些基本上都是刚才在直播过程中,对许宅的某项工艺表现出惊奇的人。

一座宅子用了什么样的失传技艺,当然也是保护评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东西他们肯定是要了解统计清楚的。

结果这一问,他们才发现,许宅的情况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它涉及到的失传或者待失传的技艺,远不止刚才直播里提到的那些,真・满地都是。

就算是现在,还没有离开的那些老师傅仔细打量着这座宅子,也不断冒出来各种各样的新发现。

它就像一眼古老技艺的源泉,容纳了从古至今无数工匠的智慧结晶,将其融合起来,最后在艺术上达到极其高妙的程度。

“这跟你班门锁的思路倒有点像。”李三司听了一会儿学生对老师傅们的询问以及记录,笑着对许问说,“要不是时代真的不对,我多半还会觉得这是你建的宅子呢。只能说世事真是奇妙,冥冥中自有传承。”

许宅虽然还没有断代,但明显是座古宅,至少也是清代往上,当然不可能是许问建的。

李三司只是随口一说,许问的心里却咯噔了一下,重新回头,审视般看着它。

为什么偏偏就是他继承了这里,被送了进来呢?

他那位名叫连墨的曾祖父,至今也没查出来是什么来历。

他究竟是谁?

这宅子究竟是谁建的?

许宅还是渐渐安静了下来,再怎么舍不得,现阶段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

不过可想而知,这安静只是暂时的,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变得非常吵闹,像所有的工地一样,直到彻底修复完毕为止。

许问有些担心,但也有更多的期待。

他突然想起了刚才来找自己说话的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姓镜,很少见的姓氏。

她是来感谢他,并且来申请一件事的。

她出身一个木匠世家,没算房高他们规模名气大,但在业内也是小有名气,有自己的传承技艺。

她从小被认为极有天赋,但她最后却没有选择这一行,而是像所有普通女孩子一样,正常读书考大学,现在在读的专业跟木工技艺也全无关系。

但她一直惦记着这个,偶尔会私下做一些手工,看着做出来的作品发一下呆。

她觉得做这行没有前途,但心里又有些不舍……

然而这次她看了许问的直播,终于承认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她打算把自己的家传技艺拣起来,同时换大学换专业,正式学一下现代的技术,把两者结合起来,重新开始。

她看过许宅之后,非常喜欢这里,想要参与它的重建工作。

但她知道,现在她的能力仅仅限于做点小手工活,远没有到可以参与这种程度工作的时候。

所以,她想请许问给她留个位置,未来她学成之时,能够到这里来实习,她是真的想到这里来,想为这份带给她的美与感动尽一份力量。

当时许问实话实说。

重建许宅需要的时间很长,按理说,等她学成归来,肯定也还是有机会的。

但他非常看重这项工作,对参与者的实力有很高的要求。能不能让她参加,他现在不能确定,还得等未来看她学成之后的实力。

听完之后,这女孩笑了,重重点头,道:“理所应当。”

她的神情间如若有光,对自己充满自信。

事后想想,许问觉得她这么自信也是有道理的。

许问有点印象,刚才站在她旁边的那位老者,也是算房高等十五家里的,地位不低。

那老者对这女孩态度非常亲近,真就像对自己的子侄差不多,可见这女孩舍弃了的家族传承,并不像她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有这样的背景,自己又有天赋,够努力的话,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许问不讨厌这样的后门,反而很期待。

能吸引这样的年轻人回归,他已经不虚此行。

不过他之前说的也是实话,修复许宅,需要的不是天赋,而是货真价实的实力。能不能走到这一步,还得看女孩自己。

不仅是她,许问也是一样。

拍卖也好,李三司也好,常思危也好,这些算是给他未来的工作开了一个好头。

但真落实到实际工作,还得他自己努力,拿个好方案出来。

他现在有了一点头绪,得慢慢细化出来。

与此同时,他还有一些事情,也得分身分心完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