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20 这个世界真美啊

匠心 沙包 3440 2021-12-11 07:27

“你已经决定了?”连天青凝视着他,问道。

“是。”许问平稳回答,不疾不徐,确实是已经做出选择的姿态。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连天青说。

“我知道。”许问点了点头,唇边甚至带上了一丝微笑。

他扳起手指头,数给他师父听,“第一,我可能再也回不了现代世界了,要一辈子留在这里,当这里的人。”

“第二,我暂时成为不了天工,未来也遥遥无期。这条路,我知道要做什么,要怎么走。但怎么让自己得到提升,我还没有完全想清楚。不过这也没关系,我走这边,本来也不是为了这个。”

“第三,我回不去那边,代表我没办法再从那边接受帮助。所以未来我更多的需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思考,这很难,非常难。”

“第四,七劫渐来,末日将至,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在现代,人类尚且拿天灾没什么办法,更何况在现在。也许最后我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带着沮丧和挫败死去,但是在此之前,我还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许问言语坦然,思路清晰。

明明说的都是些困难,是些让人不太高兴的事情,但他却说得轻松自若,好像这样也没关系,是在他的考虑之中,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他的手一重又一暖,转头一看,连林林拉住了他,手指紧紧纠缠着他的,眼光潋滟,仿佛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更加心怀恋慕。

许问反手握住了她的,对她笑笑。

老实说,他也觉得做出这样决定的自己挺酷的。

“不错,想得很清楚。”连天青缓缓说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你已经了解清楚了?”

“嗯。”许问点头。

他握着连林林的手,那只手非常温暖,手指和手掌不算太细腻,皮肤稍微有些粗糙,却带给他无以伦比的安心感与真实感。

他望着连天青,非常笃定地说:“这个世界本不存在,是依附在另一些世界之上,由工匠们,也可能是天工们最强烈作品以及意念汇聚而成。它们像一团云,形成了混沌,也就是最初的那个失落的‘唐’。”

这些事情,连林林可能多少有所预感,但显然并不清楚,她睁大眼睛,凝视着许问,听得聚精会神。

她们身边没多少人,只有那两个孩子,他们眼神懵懂地看着大人们,听着许问的话,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隐约可见栖凤与村民们的身影,他们仍在舞蹈,不知疲倦一般。

在他们身边不远处,郭.平横尸于地,筋断骨折,皮开肉绽,但那群舞蹈着的人,满眼虔诚、满脸欢喜,竟无人多看他一眼。

许问刚回来的时候,连林林就迎了上来,想要告诉他这件事。

但只一抬头,她就闭了嘴,她知道许问已经知道了。

此时,许问的声音在这片天地之间,伴随着风,继续响了起来。

“混沌中,生命自然延续,世界拥有了自己的规则、自己的道理。它们顺流而下,生出一个个朝代,直至如今的大周。原初的那些人,可能只是另一些世界形影的复制,但一代代延续下来的这些生命,都是独立的、真实的,不存在于任何时候,只在这里。”

“天工无惑有多层含义,第一层,确实就是了解此事的真相,了解自己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第一?”连天青重复问道。

“对,这只是最表层的无惑。而更进一步的,是了解自己。我有什么,我缺什么,我想要什么。有意思的是,事情发生到了这一步,你常常会发现,你真正想要的,跟你以为你想要的,并不是同一个东西。而且你也常常会发现,你想要的,其实早就已经在自己手中。”

许问握紧连林林的手,低下头,向着她一笑。

连林林正专心地听着,突然对上他的眼神,愣了一下。

她先是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但下一刻,她的眼睛抑制不住地亮了起来,满脸俱是欢喜。

许问很少在人前这样剖析自己,还有点不太习惯。不过不管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个第一次的。

所以他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我回想了起来,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对动手做什么东西很感兴趣了,只是后面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我误入许宅,重新拾回最心底的热爱。他们……这个世界的意志,也许觉得我会渐渐打开自己,专注技艺,成为……”

歌舞渐休,鼓声稍止,许问抬头,看向栖凤他们所在的方向,看见他们对着神像匍匐了下去,全身心贴在地面上,迟迟没有起身。

许问的目光掠过他们,投向他们身后的神像,以及满布山壁的石窟。

石窟之上,山峰之巅,他仿佛看见了七劫石碑,荆承凝立于碑前,身形凝固。

许问若有所思,片刻后,他笑了起来,叹口气,摇摇头。

“其实他指的这条路也挺不错的,我很喜欢。但这不是我想要的。”

许问说着,突然问道,“对了,师父,你听说过墨则这个人吗?”

连天青正听他说话,听见这个问题,点了点头:“听过,一个跟你选了一样路的人。”

许问扬了扬眉。

“那他后来成为天工了吗?”

“不知道,下落不明,行无所踪。我只见过他的遗迹,没见过他的人。”

“只见遗迹不见人……”许问轻声道,“感觉也挺好的。”

“走吧。”许问说道,“末日要来了,时间不等人。”

他拉着连林林的手,转身往山下走,好像对此再没有什么留恋。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两个人匆匆跑过来,叫住了许问。

其中一个人非常熟悉,正是带他们上山来的老黑。

老黑张嘴就问许问:“你要走了?”

许问一愣:“你怎么知道?”

“嗐,都知道了!你要走的话,也带我走吧!”老黑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袱,好像是匆匆扎成的,有点乱。

“啊?”许问纳闷了。

“你不是跟内物阁关系好吗?回头你帮我问问,能不能造更大的望远镜,看得更远,最好能看出太阳系!”老黑的眼睛闪闪发亮,满眼都是期待。

“现在不行的话,也可以慢慢来。我可以帮忙!我想看得更远,如果有一天,有可能的话,我是说有可能啊,我想到月亮上去看看!”

老黑大声地说着,声音惊动了后面来的一个人。

那人长得有点古怪,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好像正准备把那样东西扔出去吓唬他们。

他听见了老黑的话,有点发愣,犹豫了半天,看看自己的手,把那东西揣了回去。

不过他也没跟上去,而是悄咪咪跟在了他们后面,生怕被发现的样子。

连天青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说话,许问则没有留意,他顺着老黑的话,抬头看向了天空。

然后他笑着,对老黑说:“行,一起走吧。”

…………

许问下了山。

一路上,他们又“拣”了几个人,到达山下的时候,已经是一支队伍了。

路上他们还看见了另一些人,他们只是站在路边,微笑着目送他们,并没有上前。

他们的年龄身高胖瘦都不一样,但身上有着某种统一的气质,许问一看见他们就意识到了,这些都是天工,之前连天青说要介绍给他的那些。

但这时,他们没有上前,连天青也没有介绍,他们只是目送许问等人远去,以着一副熟悉而亲切的姿态。

几句窃窃私语飘进许问的耳中。

“来早了。”

“没想到他会选更难的那条路。”

“挺好的,人各有自己的选择。”

“不过那就不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来不了呢?”

“哈哈,谁知道呢。有时候你以为你选对了想要的路,结果走起来会发现它比想象中还要难得多。”

许问突然看了连天青一眼,叫道:“师父。”

“嗯?”连天青面无表情地回应。

“每个时代只有一位天工的意思是,每位天工都有自己所试炼的世界吧?譬如我的是这个……”许问问道。

黄桅之前的话也说明了这一点,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过来看许问的。

“嗯,我不一样。”连天青说。

他就说了这四个字,具体哪里不一样,似乎没再打算说下去。

“唔……”许问也没再问了,心里有点高兴。这至少代表连天青不会离开。

他们下了山,发现山下的雪屋空空如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