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99 帮手

匠心 沙包 3393 2021-09-07 00:44

雨没下多久,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他们没在仰天楼逗留太久,就回去了住处。

这地方也是余之成安排的,是大唐宫附近的一处竹舍,距离不远,步行可至。

回去的时候路过来时的街道,许问看见有些人正举着竹杆,把刚刚因风雨熄灭的灯笼点亮。

“这灯要点一夜吗?”许问有点惊讶地问。

“不知道……”李溪水仰头看着,摇头道。

下了仰天楼余之成就回去了,派了手下送他们回去。

这时一个手下听见他们说话,笑着说:“不会点一夜,但现在还没到熄灯的时候。”

许问正想继续问,突然看见一处民居门口,点灯的那两个人吵了起来。

余之成的手下眉头一皱,立刻叫了人过去阻止。许问还没听清楚他们在吵什么,那两人就已经被赶了进去。

“各位大人已经疲倦了吧?咱们赶紧到地方,好好休息休息。”那人笑呵呵地说,带着他们加快脚步,转了两个弯,到了。

竹舍非常雅致,修竹林立,里面立着几间黑瓦灰墙的砖/制建筑。

相比逢春城的竹林小屋,有着类似的氛围,只是少了几分自然朴拙,多了几分精致典雅。

竹舍数量刚好合适,除了余之成另有住处,包括孙博然在内,刚好一名主事一幢,各自有着独立的空间。

许问年纪最小,但身边有朱甘棠,孙博然之后,第二个由他来挑选房间。

他非常谦逊,挑了最靠竹林边缘的一间,大家都很满意,卞渡还笑着说了一句:“许大人真是客气。”

各人开了一天的会,都有点疲倦,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回了房间。

许问先是漱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然后走到竹林中央,站定脚步,抬起头,好像在欣赏天空中的明月,脑中却浮现出了不久前的万家灯火。

万家灯火,本来是很温情繁华的景象,但不知为何,许问看了心里却有点发堵,不太舒服。

应该还是因为觉得太浪费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能是因为晋中确实治理得好,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许问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冷意。

之前那场雨来得疾,去得也快,现在天空云开雾散,明月高悬。

阴雨连绵,这景致真的是久违了。

月光洒在片片竹叶上,叶上雨水犹残,反射着银光,也让不远处的烛光显得更加温馨。

从这个角度去看,眼前的场景熟悉感更强。

许问不再去想刚才的事情,走到一株竹子旁边,捏住一根竹枝,摇了一摇。

沙沙声响,林中的虫鸣暂时一停,仿若又出现了他人。

许问的笑容暖了一点,心想,林林现在也在竹林中吗?是在屋里还是屋外?有没有听见风过竹叶的微声?

说不定就是从这边传过去的呢……

他出神地想了一会儿,缓缓低头,注视着旁边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人,露出了一些意外的表情。

那人跟刚才的他一样,也在抬头看着月亮,出着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没想到,是你亲自来了。”许问说。

“我正好在附近,也没啥事情。而且,我很好奇你找人要做什么事情。”岳云罗看向他,目光一如即往地明亮。

今天出宫之前,许问找到那名兵士,对着他比了个手势。

看见那根绑带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人是岳云罗的人了,正好他有事要找人帮忙,就跟他打了声招呼。

他是真的没想到,来的是岳云罗本人,还来得这么快。

她出现在吴安,是真的“正好”,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确实有事。”许问没跟她多迂回,直截了当地说。

风过竹叶,沙沙声时而响亮,时而轻微。

竹下两人声音很轻,控制在一个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见的音量。

许问说得很快,把事情的经过以及自己的要求都说得非常明确,岳云罗长眉微扬,最后点了点头。

朱甘棠站在窗边,看了一眼院子里摇曳的影子,又抬头凝望天空明月。

“明天也是个好天气啊。”他说。

…………

第二天,余之成走进旭日殿的时候,也带了几口大箱子,身边还多了几个跟头一天不太一样的人。

那些人挂着黑眼圈,眼睛里红血丝非常明显,带着浓浓的熬了一夜的社畜的气息。

不过余之成本人则神完气足,仿佛睡得非常之好,满脸自信笑容,看见许问的时候,还主动向他一笑,点了点头。

孙博然虽然在京城里历练了很多年,但没被官场熏染得太过官僚,仍带着工匠特有的利落性格。

他稍微寒喧了两句,马上把话带进了正题。

昨天其他区段的界限已经全部规划好了,责权分明,只剩许问和余之成中间的这段。

这部分工作只是一个起始点,必须在今天上午完成,后面的事情还多着呢。

余之成向旁边那人点了点头,吩咐道:“你来说。”

那人看上去像一个朴实的老农民,带着明显的泥土气息,个头也不高,看上去很不起眼。

余之成吩咐他发言的时候,甚至连介绍也没有一句。

那人慢吞吞地走出来,沙哑的声音道:“小的叫宇文随,蒙余大人不弃,让小的跟随。”

他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本本订好的册子,递到他们的手上。

这册子从外表上看,跟许问昨天发给他们的一模一样,明摆着就是抄他们的。

翻开里面一看,格式也非常类似,就是墨迹明显有点新,不是雕版印刷,而是派人一本本手抄而成。

这也很正常,以这种方案的图片量,活字印刷很难完成,就这么一夜,雕版印刷时间不够,还是让人手抄手绘比较方面。

不过余之成明显不缺人,手下能人也不少,这些册子字迹虽然都不一样,但秀丽整洁,看着还挺赏心悦目的。

宇文随就着册子的内容开始讲解。他也跟许问一样,手上拿着东西,但是基本上都是脱稿演讲,语句非常流畅,各种数据信手拈来,显出了十二万分的熟悉。

许问一边听,一边翻开了册子开始看。

他是看惯了方案的,首先去看目录,然后对照目录看后面的内容。

昨天晚上,余之成带着他们去看仰天楼,他人不在,可一点也没耽误新方案重新做成。

而余之成手上自有能人,一晚上时间也没有白花,他们做出了功夫。新的方案内容极其详尽,而且确实把重点主要放在了五莲山一带上。

他没跟许问一样设计那么多方案,就是走的最正统的路子,绕开危险难以处理的路段,尽量走平路,将新渠牵引过来,让饮马河与汾河连接在一起。

这样的路程会比较长,但确实是安全安稳的,算得上正路,也是许问列出来的几种方案之一。

余之成做得漂亮的是,螺蛳壳里做道场,把这部分工作做得非常细致。

这样修渠,沿路怎么走,地质水文情况怎么样,最重要的是,需要多少人,多少物力,从哪里调动,每阶段怎么安排……全部都细细述来,通篇就写着两个字――“靠谱”!

而且,余之成,或者说做这份方案的那个人,明显从事过类似的工作,经验非常丰富,也体现在了方案中。

有些细节,尤其是在人员调动以及安置方面的,许问以前没有多做考虑,而他也写在了方案里,十分周全。

许问看得入神,看到对自己很有启发的地方,轻轻拍了一下膝盖,露出笑意,还对旁边的李晟说:“写得挺好的。”

他草草看完一遍,又把册子翻到前面,从头开始细看,着重关注与己方方案不同的部分。

旁边案上有笔墨朱砂,他取了笔,蘸了朱砂,把一些关键部分用红色圈出来,在旁边写评语做记号。

他越看越觉得,余之成这份方案写得四平八稳,极有章法。

最关键的是,他用的全部都是正法正道,是经过验证反复使用过的路子,绝不奇出。

如果朝廷的意思是求安稳,可能会倾向于这份方案。

相比于它,我的优势在哪里?

当然也很明显……

正在认真思考的时候,他的耳中飘过一句话:“……倒是许大人昨天的法子,我有一些不解之处,想要请教一下!”

许问的笔一顿,缓缓抬起头来。

“哪里不解?我们可以讨论讨论。”他微微而笑,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