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62 殷水红土

匠心 沙包 3029 2021-09-07 00:44

许问估计的时间没有错。

第一天打地基,第二天凿洞挖沟,第三天修墙盖顶,第四天内部定型修饰,傍晚时分,基本上全部完工。

有了阎箕新调过来的那批人,他们比预计中还早一天完工。

火烧了起来,热气往屋内汇集,外面依旧寒冷,里面却温暖如春。

火势不旺,热度也有限,但刚好适宜普通人生活。

相互搀扶着走进土屋里,逢春人纷纷长舒一口气,身体也跟着舒展了开来。

那个老妇人愣了好一会儿,突然颤抖了起来,她枯瘦的手指抓住旁边的徐二郎,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

徐二郎半弯着腰,仔细地听着。听完之后,他直起身子,轻声说:“五姑婆说,这感觉好像十年前。”

这当然是指十年前的逢春,还有地热的时候,冬天也能如此的温暖。

老人们纷纷点头。他们都是在这样的温暖里过过来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本应如此,结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

逢春人安顿了下来,虽然物资仍然有限,但至少渡过了燃眉之急。

距离阎箕交待他们的时间还有几天,许问留下徐西怀在这里再照应一下,处理一些应急的事情,自己则带着许三一起进了绿林镇,去找阎箕。

这个时代可不是商品社会,有钱就能买东西。

他之前买那些冬衣是提前托了悦木轩,现在这批货比上次更多,联系悦木轩需要一段时间,正好可以先问下阎箕。

绿林镇城内城外完全两个世界,进去就感觉到一股热气,而且呆得越久越热,感觉就像从心底深处暖和起来了一样。

“真的有如仙境。”许三刚从外面进来,感受尤其深刻。很多时候,幸福就是对比出来的。

“嗯。”许问深有同感,两人一起到了联合公所门口,迎面就遇上了不久前才打过交道的那位谷匠官。

“你们怎么来了?”谷匠官还记得他们是谁,停下脚步,有些意外地道。

“来找阎匠官,请问他在吗?”许问问道。

“他在歌风院,现在应该还在。如果你们有事的话,我也可以相助。虽不如阎大人位高权重,但毕竟占了地理之便。”谷匠官微微而笑,非常和气。

许三心中微微一动,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谷匠官属于石锤会,是本地人,调货备货什么的,他肯定要比阎箕更方便一点。

但外面的事情,他肯定不会随便做主,所以他表情也没动,只等许问发话。

“是阎大人有令,让我们做完城外的事情之外来找他。”令人意外,许问没提补给的事情。

“哦?那些逢春人都已经安顿下来了?你们办事速度倒真是不慢。”谷匠官有些惊讶。

“勉强住下而已,还请大人抽空照应。”许问躬身道。

“应该的。”谷匠官不再跟他们多说,转身就走了。

许问和许三都没有说话,目送他离开之后,一起走进了联合公所。

公所里泾渭分明,两种不同服装的人来来往往,一边是石锤会的,一边是梓义公所的。

前者比后者人数更多一点,前者中有不少都或坐或靠,在很轻松地说说笑笑;后者几乎都在疾步行走,好像慢了一步就会误了大事一样。

许问和许三进门,先遇到的是石锤会的,但对方只是掀了掀眼皮子就不理人了。

倒是没过多久,就有梓义公所的人迎上前来,殷勤垂问:“二位小哥从何处来?有事要帮忙吗?”

这服务态度,许问感觉自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请问阎箕阎匠官在吗?”许问问道。

“阎大人?”那人表情一变,完全的肃然起敬,“他今天应当尚未出门,我带你去歌风院。”

他带着两人往后走。

联合公所这里是窑洞结构,城市整体下沉,窑洞挖在地下一层的岩壁里。

洞里却并不暗,上方挖有天窗,用藤编草织的窗户半遮住,可以开关。就是不知道下雨的时候是怎么处理的……

许问向上看了一眼,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一点,然后问了出来。

“窗户做了设计,向旁边做了下收拢,然后装了陶制的水管,把积水导下去排掉。”许问他们是自己人,那人也就没有隐瞒,侃侃而谈,讲解得非常清楚。

“陶管?从窑里烧出来的?”许问问道。

说起来,他以前在博物馆见过这种陶制水管,那还是中国处于原始社会时期使用的排水管道。当时他还惊讶过那个时代的先进程度,没想到它竟然一直延用到了今天。

不过想想也是,陶水管对精度要求低、透水性差,只要有材料、有相应的地理环境,可以说方便易得。

“对。”那人简明扼要地说。

“是在附近烧的,还是其他地方烧了运过来的?”许问问得很仔细。

这里联合公所,出入的全是工匠。工匠不关心这种问题,那还关心什么?

所以这人也没奇怪,很自然地回答:“就在附近烧的。距此西南十里的地方有一条殷水河,河边有座红土山,山上产陶土。不是什么太好的土,但用来做粗陶是足够了。”

他左右一看,随手从旁边捞起一个陶罐,递给了许问,“喏,这就是殷水窑烧出来的。”

砖石不分家,秦连楹的手札里有不少烧砖砖雕的相关内容。许问认真学过,记了一肚子的理论知识,还没有正式上手实践过。

不过秦连楹是京营府高级工匠,许问也学得够认真,单是这些理论知识就足够他了解很多了。

就这个陶罐来看,红土山陶土的质量看上去的确很一般。颗粒大、杂质多,烧制出来的陶器很是粗糙,不太好看。

但许问轻轻敲了一下,发现这陶罐声音偏清脆,手感很结实,这说明陶土粘性很大,是优质的特征。

“多谢。”片刻后,他把陶罐还给那人,继续跟着他一起走,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路上又说了些话,那人有问必答,态度非常好。

许问关注的主要是绿林镇外城的排水问题,那人恰好对此很熟,对答如流。

许问提的问题好,那人回答得也好,短短一段路,两人甚至有了些相见恨晚。

“阎大人就住在这里,十四兄弟你尽管去忙,回头有空过来找我聊天。我每月逢三、五在公所值班,你在前面问我名字就好。”

到达一个拱形门口时,那人向许问拱手,爽朗地说。

路上他俩已经通了名,这人姓秋,叫秋月明,南粤人,也是被派来服役的,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有点关系,因此走了后门,没被派去下面,而是留在了绿林镇联合公所。

这可是个一等一的优差,不过秋月明还有点淳朴,说起来甚至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就路上的回答来看,他也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要是江望枫没碰上你,估计也会被分到这样的役差。”秋月明离开之后,许三笑着说。

“我也觉得。”许问点头。

江望枫从江南路这一路过来,可以说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不过他一直活蹦乱跳精神奕奕,也真的非常难得就是。

前方木门虚掩,两人一起走上前去,轻轻敲了一敲。

“进来。”阎箕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绿林镇地热虽暖,但呆久了会有点燥热。

许问走上前去,推开那扇木门,一阵清风从门缝里掠了出来,扑到他的脸上。

一瞬间,他身上燥意全消,瞬间明白了歌风这个词的意思。

地下窑洞这样的地方,竟然有这样的通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