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26 消失

匠心 沙包 2469 2021-09-07 00:44

许问和连林林站在右边大屋,那张架子床跟前。

床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一直沉睡在上面的连天青,不见了。

许问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络腮胡子的兵士队长,正拧着眉头,在跟许问汇报。

“床铺屋内我们都保持着原样,一点没动。前后有两个人进来察看过,各个角落都看过来了,确实没人。”

“屋外呢?”

“屋外我们一支十二人小队,分成八个方向一直看守着,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人进出的动静。上次竹林进入外人之后,我们重整了防卫的位置,绝不会有任何疏漏。”

兵士队长表情严肃,认真地向许问保证。

“发现大人消失后,我们同样分成八个方向,细细进行了察看。没有脚印,荆棘矮木上没有折断的痕迹,也没有勾落的衣料……”

他深吸一口气,判断道,“我们敢保证,在你们出去的这段时间里,此处绝没有外人靠近,也绝不可能有人能带走这样一个大活人!”

连天青这种情况,是不是大活人还不好说。

许问和连林林第一个通知的人其实不是邻居家人一样的成大夫和李姑姑。

他们决定成亲这件大事之后,第一时间进了连天青所在的屋子,围在他的身体旁边,有点不好意思又带着笑地,把这件事“通知”给了他。

说完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紧盯着连天青的脸,想看看这样一个消息,是不是能把他刺激得醒过来。

结果开始说时他是什么样,说完之后他还是什么样,一点变化也没有。

两人都有点失望,连林林还站起身,打了一盆水,仔仔细细地把连天青的脸和手脚全部擦洗了一遍。

连天青现在状态非常特殊,不沾落尘,其实非常干净。

但连林林做得还是很认真,很小心。最后,她泼了水,走回来,嘟着嘴对连天青说:“爹,你以后再没女儿给你洗脚啦,你都不看看吗!”

连天青还是闭着嘴,不言不动。

――当时的对话和情景仿佛还在眼前,但躺在床上的连天青却不见了!

屋子里突然发出低泣声,许问转过脸,是连林林捂着眼睛在哭。

方才走在路上,许问的心像是装满了热气的气球一样,轻飘飘的,随时都可能飞扬起来。但现在,这个气球被戳破了,在这间空荡荡的屋子里,他的心沉了下来。

“我先找找看。”他安抚连林林道。

他走到床边,环视四周。

他很长时间没有建模术了,但这时,他闭了闭眼睛,即召即来。

整间竹屋在他眼中变了一个模样,屋顶、墙壁、地板、床……所有的一切全部变成了线条和数据,有粗有细,有实有虚,呈现在他面前。

屋子没有任何损坏的迹象,因为下雨,窗子一直都是关着的;地板屋顶都没有被破坏,有人进出的话只能走大门。

屋子地板有一些或明显或不起眼的脚印。

有几个沾着水与泥的,分别是他、连林林还有两个软甲兵士的。

后者接到信息,从潜伏守卫的地方出来,顾不了那么多就过来察看情况。

这与队长的汇报一致。

还有两个很不清晰,可能只有许问才能看见的脚印。是成大夫和李姑姑的。他们会定时过来看一眼,清洁一下屋子,检查一下连天青的身体之类。

这也很正常,没有异样,没有外人出入的痕迹。

许问走到门边,往外看。

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下雨,廊下出去不远处就是柔软的土地,被水充分地浸湿,踩下去就是一脚泥。

许问和连林林刚才从外面走过来,厚底的木鞋上也全是泥,走起来有点辛苦。

这样的情况,除非像明弗如那样有内部的人接应,否则不被人发现就是很难的事了,更何况不留下半点踪迹。

明弗如事件之后,许问不知道他们内部进行了什么样的整顿,总之戒备更加森严、更不容易出事了。

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避开所有人耳目地带走连天青的身体,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连天青自己醒了走出去,也不可能不被发现。

那么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连天青自己消失了!

上次消失的是他的灵魂,而这一次,是连同他的身体一起消失了。

许问迅速想到了之前担心的一件事情。

此世没有天工之作,让人忍不住怀疑天工是否在晋升之后就消失了。

当时许问想过是不是就是连天青现在这种情况,但回头一想,连天青身体还在,照这样下去还能一直保存。如果其他天工也是这样,不可能不被人发现。

但现在,连天青连身体也没了,那是不是说,他已经成为天工,然后也像其他天工一样消失了?

这样说的话……他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许问的心脏急速跳动起来,头脑一片混乱。他隐约觉得有点不对,但此时此刻浮现在脑海中的信息实在太多,他一时间完全没办法整理清楚。

不过这个时候,他倒有一个念头很清楚,他深吸一口气,应付完这些护卫的兵士,让他们继续搜查四周,然后把连林林拉到一边,小声对她说:“我要回去一趟。”

听见“回去”这两个字,连林林迅速明白他要做什么了。她同样压低声音,问道:“你想去看看我爹是不是在那边?”

“对。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在水镜中看见一个长得很像师父的人在某处,不久前我拜托别人去查了。现在我想去确定一下。”

“好,你去!”

“现在两边时间开始不统一了,我回去那边,不知道这边情况会怎么样……”

他话没说完,就已经被连林林打断。

“你放心,我会看好这边的。”她仰着头,蓦地向许问一笑,道,“说不定阿爹他是听见了咱俩要成亲的消息,急着想回来看看呢。”

她握着许问的手,郑重地说,“我一直相信,所有改变都是好事。这一定是真的。”

“……嗯。”许问的心突然安定了一点,他握了握连林林的手,又深深看了空荡荡的床铺一眼,走出了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