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7 不太好

匠心 沙包 2686 2021-09-07 00:44

日光渐渐偏斜,考生们的情绪也开始有了明显的波动。

有的完成度低也面无表情,好像早就打算破罐子破摔,对最后的成绩完全不抱任何期待了。

有的脸上眼中全是焦虑,不停地去咬自己的嘴唇,偶尔还猛抓一下自己的头发,好像随时准备大哭或者大叫一样。

有的不断走神,分心左顾右盼,去看人家的进度。看见人家不如自己的,会马上轻松一截,做活的动作都轻松不少;发现人家进度远超自己的,则心急如焚,埋头苦干一阵子,再次抬头去看别人。

有的人,从头至尾都全神贯注,就算吃着饭,也一边咀嚼一边盯着自己的作品思考,集中力极强。

考试逼近结束,有些人也将要完工了。

但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抬头,仍然抓紧最后一点时间,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继续完善。

下午酉初时分,两名分场考官回到考场正前方,环视四周,却不再巡场。

接近酉正时,他们注视着旁边的铜漏壶,掐着手默默计数。

漏壶中的水平面缓慢地向下移动,最后落到一个点时,发出了“卡答”的一声,接着,一只小鸟从漏壶底端钻了出来,发出一阵清脆婉转的哨声!

工坊里虽然没人说话,但并不算安静。

两百多个人工作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在工坊四壁震荡旋转,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怪兽充斥在房间里,围绕在所有人周围一样。

而此时,这声哨声一出,竟然瞬间把这头“怪兽”赶走,让它短暂地消失了。

所有人都知道,考试时间到了!

“全体考生,全部停下手上的动作!”

“全体考生,离开自己的作品,退后一步!”

鲁冼两位考官同时开口,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说着不同的话,但都非常清晰。

前面一排考生齐刷刷地停手、后退,非常守规矩。但后面有些就不一样了,他们仍然低着头,不仅没有停手,反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想争取最后的一点时间再多做一点。

“甲三十七、甲一百五十六、甲八十九!”

“甲一百二十四、甲一百六十二、甲五十一!”

两名考官目光扫过下方,嘴里不停地报数。

大门洞开,一列兵士进来,听见考官报出的数字, 摘下相应考生桌边的考牌,放在手上就掰断了。

木牌被掰断的声音非常响亮,这些考生们瞬间呆住,有几个急得大叫:“你们在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不听考官指令者,直接取消考试资格。不好意思,你们可以走了。”鲁考官一直笑眯眯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也带着笑容。但此时,这笑容放在一些人的眼里,是那么的刺眼。

但无疑,兵士的举动与鲁考官这句话的效果也是极好的。

一瞬间,刚刚潜回房间的“怪兽”彻底消失,再也不敢回来了。

所有人全部停手,笔直地站在自己的工作台旁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只要一动,下一个被掰断考牌的人就是自己!

六个没了考牌的考生站在原地,张口结舌,但什么话也不敢多说。

兵士们甲胄森冷,在微暗的房间里格外显得刺目,权力机关的威力,这一刻变得极其强烈。

但即使如此,他们的考牌也被折断了,考试资格被取消。

很快,他们被兵士赶出了考场。其他考生笔直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看见他们跌跌撞撞地从自己眼前经过,被推出大门。

没一会儿,号淘大哭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三天的功夫全部被白费,今年的考试也就这样直接作废了!

被逐出考场的编号里,还有一个三十七。

三十七,是一府的前五名。能在府试里拿到这样的成绩,实力肯定是不用多说的。

但无论什么样的实力,现在都没有用了……

许问往门外看了一眼,静静站在自己的桌子旁边,没有动作。

周围也没有人说话,考场里一片安静,真正的落针可闻。

考官们满意地扫了一眼四周,直起身子,慢吞吞地往他们这边走。

鲁考官走到江望枫旁边,拿起他的考牌看了看,用系绳把它扎到了旁边的模型上,这就算对上号了。

江望枫斜着眼睛看考官表情,想从他脸上看出对自己这成品的判断。但鲁考官的笑容就像是被胶水粘在了脸上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出来。

江望枫鼻子一阵发痒,打了个喷嚏。

考官们在考生中间穿行,没一会儿,所有的考牌全部被系了上去,士兵们拿着布把模型一个个蒙上。

有些考生发出了“呀”的低呼,有些焦急。

许问知道他们在急什么。

模型是要上漆的,漆还没干就盖布,那漆不就全花了?

不过考场的规矩,他们也不敢随便发表意见,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各位考生可以离开自己的座位了。”

所有模型全被蒙上,鲁考官回到前方,笑眯眯地往自己的身边比划了一下。

考生们鱼贯而出,在前方站定。

“考试现已全部结束,接下来考官将要公开评分。一会儿主考官大人们会到这里来,各位可以在旁边旁观评分结果,也可以先行离开,等待五天后的正式榜单。”冼考官面无表情地说。

“是先评……”一个考生刚准备开口问话,被考官们看了一眼,突然闭嘴,举起了手。

“你说。”考官们满意地点头,指了指他。

“还是先从咱们木工类评起吗?”那个考生问道。

“自然。十大门类,向来以我木工为首。”鲁考官笑着说。

当然没人会离开。就算不会马上评到自己的分数,他们也想看看考官们究竟是怎么个标准来评的。

“不错,那请各位离开这里,到考场外等候。”鲁考官说。

考生们安静地离开,出门时,许问刚好跟岑小衣并肩,岑小衣的目光停留在许问的眼睛上,微微一笑,向他点头示意。

许问头也不回,没有任何反应。

岑小衣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重新挂上了笑容,恢复了原样。

许问走出屋檐的阴影,站到外面的木场上。温暖的阳光从头淋下,他抬起头,脸孔沐浴在光芒与暖意中。

一只手突然从旁边抓过来,拉住他的手肘,江望枫的声音随之响起:“总算考完了,阿嚏!我看看你的眼睛……好像消了点肿?咦?你怎么了?”

“不太好。”许问低头朝向他的方向,眯起了眼睛。

视野黯淡,模糊的光斑在他眼前跳动着,所有人与景全部都像是把高斯模糊拉到了最大。

“眼睛不太好使,有点看不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