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46 新一代

匠心 沙包 2715 2021-09-07 00:44

许问他们来石壁居是有任务的,讨论了一会儿其他的问题,各人拿出工具,开始做正事。

吴可铭在这里也只是寄居,对石壁居并没有所有权,但他们还是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

吴可铭当然不会反对,等到他们离开之后,他对着几案上许问留下来的那张图,进入了深深的思考。

接下来月龄一队的人在工作的时候,也并不像平时那样嘻嘻哈哈,边互相开玩笑边干活。

他们都在思考着开工之前,许问对他们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虽然木材和石料的性质有着很大的差别,但力的作用始终是一致的。那么,这两者有什么共通之处,在结构上有什么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

这就是留给他们的作业了,需要他们接下来一边工作、一边观察、一边思考。

这十八个人能够在西漠队三百人里脱颖而出,肯定是有原因的。

除了极佳的天赋以外,他们每个人都非常认真――无论工作还是学习都是。

他们先调查了石壁居的基本情况,进行了分组。

石壁居三间二廊,三幢楼皆为重檐半窑洞建筑,重檐主做装饰,内部其实为穹顶结构。

上次在龙神庙的时候,他们算是进行了一次测绘方面的实践。当时的分组任务,其实是很好的工作分配的演示。

现在他们也基本上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分配与改进。

人员方面,他们还是按照之前的分组进行的安排。

各队每六名队友都配合了一个月,性格能力都摸熟了,搭配起来更有默契。

同时也正是因为他们不同的能力倾向,分配了不同的工作内容。

他们把石壁居分成了主体部分、装饰部分、附加部分等几个方面,分头工作,最后/进行整合。

这项工作许问没有插手,是由许三主导完成的。

他分配得有条有理,非常清晰,其他人很快就同意了,几个很小的疑问也得到了回答,整个过程顺利得不可思议。

工作分配完毕,实操开始。

他们都是有经验的,应该先干什么、后干什么他们都很清楚。

原先的三队现在相当于是三组,一组组长变成了许三,二组方觉明,三组于惊雷,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开始工作。

许问在行军后期一直有点编外人员的意思,游移于各组之外进行协助。

这时他的任务基本上也是这样,不固定,但各组有问题都可以去找他,当然最后的整合工作都是默认由他来主导的。

工作分配到后半程的时候,吴可铭从屋子里出来,旁听了这一部分。

他的表情从惊讶渐渐发生了变化,到最后可以说是有些麻木了。

对他来说,这群年轻人简直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他们全是工匠出身,不管有没有钱,都是没有“聆听过圣人之训”社会底层!

吴可铭跟别人不太一样,他从不认为这些人是无可救药的无知愚民,但他们的思维方式以及训练有素的程度,也真的是非常超乎他的想象了……

看着看着,吴可铭转身回去了屋子里,拿出一小坛酒来,坐下来边看边喝。

相比起前面许问授课与分配任务的环节,后面这些年轻人的表现虽然也很惊艳,但他表现得还算淡定。

当然,这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们每个人对线条与数字都极为敏感,算力惊人。

而且显然他们已经非常熟悉这方面的工作了,推进起来速度极快,效率极高。

眼看着,他熟悉的这座石壁居在他们的手下化成了数字和图形,逐步体现在了纸面上。

他微微挑起一点笑意,举起酒壶,又喝了一口。

天云山昼夜温差非常大。

准确来说,是它白天冷,晚上更冷。

尤其是他们白天爬上跑下地干活,身体一直处于活动状态,还稍微会觉得暖和点儿。

到了晚上,整个世界仿佛都被风与寒冷充斥,呆在天云山上,就像呆在某个怪兽的肚子里,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惧。

还好石壁居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房子。而且它大半是窑洞,一大优势就是冬暖夏凉。

晚上,他们十八个人一起住在中间那间屋子里,拣了些灌木类干柴,点了堆火,围坐在火边,听着外面鬼哭一样的风声,依然心有余悸:“不来西漠,真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风!”

“江南温软水乡是出了名的,你们习惯了那种地方,肯定很难习惯这种的。”徐西怀说。

“那也不会,我觉得挺好。是有点吓人,但也是有不一样的感觉嘛。”江望枫倒挺想得开。

过了一会儿,风比之前小了一点,但寒气更甚。

江望枫往火堆靠了靠,突然有点担心,看向许问征求他的意见:“吴先生一个人住,应该也很冷吧,要不要叫他过来挤一挤?”

“嗯,过去问问吧。”许问也没有意见,两人一起站起来,走到吴可铭的书房所在。

白天他们就发现,石壁居有门的痕迹,但是没有门,据判断是曾经装了木门,时间太久腐朽了。

现在这座书房依旧没有门,只是挂着一席厚棉帘,透过缝隙去看,里面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仿佛已经休息了。

“这么早吗?十四哥怎么办,还要叫吗?”江望枫有点踌躇,小声问道。

“休息了那就算了。他这里好像今天也没有送补给的上来,明天早上你过来问下,看他要不要一起用餐。”许问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

“嗯!”江望枫松了口气,连忙答应。

两人出了门,一起往回走,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江望枫说:“说起来,一天都没有动静,除了咱们连只兔子都没见,真有人会送补给上来吗?”

“肯定是有的,不然今天咱们也看了一圈了,这里什么储备都没有。没人补给,吴先生怎么活下来的?”许问说。

“也有一种可能……”江望枫突然一脸神秘,凑到许问耳朵旁边,声音压得极低,“他自称吴可铭,其实不是本人,甚至不是人,是什么山精鬼怪!不是人,当然不需要吃喝了。”

许问一开始看他那样子,还真以为他发现了什么自己没看出来的东西。然后一听,立刻没好气地把他推开:“行了,你想太多,他就是吴可铭本人!”

“你咋知道,你又没见过?”江望枫不服地说。

“之前用他桌子的时候,我看见了一方铭印。无名居士,就是他最常用的那块。”许问说。

“哦……没劲。”江望枫一点也不奇怪许问为什么能认出吴可铭的铭印,他切了一声,无趣地说。

第二天一早,他果然去叫吴可铭了,结果刚出门没多久,他就跑了回来,震惊地说:“吴先生不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