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10 三年

匠心 沙包 2673 2021-09-07 00:44

其实最靠近几何代理物理化学这些东西的,也是这些工匠。

越往深处走,他们迷茫的东西就越多,这也是为什么“天工无惑”会这么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每个人对世界都会有一套自我认知的方式,工匠在日常工作中处理各种自然材料,做到各种人力难以达到的工程,他们对世界的认知,最非常清晰、非常直接的。

他们其实也会累积很多类似的经验,做出一些总结,以口诀等方式实现。

但那终还是经验式的,他们从小形成了这样的思维模式,又没有接受过正规系统的教育,这限制了他们,使得他们在这方面始终处于一个有所感觉,但模糊不清的状态,现在许问的发言,犹如醍醐灌顶,把他们心里那一颗颗珍珠串连了起来,他们心中一扫尘霾,突然间有了一些心明眼亮的感觉。

他们不自觉地起身,倾向了许问那边,摆出了专心凝听的姿态。

还有的来不及找明山要纸笔,直接趴到了地面上,拿着树枝就开始写写画画。

这是心里本来就有难题,被许问的话提醒到了,突然豁然开朗得到了思路了。

十五分钟只够许问讲个大概,很多东西他只介绍了一个框架,里面的内容细节只稍微提了一下。

但很明显,这些细节他是清楚的,只是没有说而已。

所以,对于在场的工匠大师们来说,他的话就仿佛浮光掠影,一闪而逝,恰好戳中了他们的痒处,但戳得又不是很实,让他们着实心痒难搔。

一柱香燃完,许问的话戛然而止,对着明山说:“我讲完了。”

结果他话音未落,七八个声音一起跟着响起:“不行,没讲完,继续讲!”

“不行不行,没讲完,不能让他拿牌子!”

“继续讲,讲完了拿三个……不,十个牌子都可以!”

人群里抵触情绪一时非常大,但这些东西要细讲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尤其是这些大师们,以前基本上都没有系统接触过算学方面的东西,要讲透理解透,真的得花太长时间。

不管怎么说,真的要继续讲的话,这个流觞会肯定是没法开下去了。

许问也有点无奈,他想了想,说:“不如这样,流觞会结束之后,各位不是要跟我一起去逢春城吗?到时候我从头开始,分课程系统地讲给大家,如何?”

“可以可以。”大师们当然也听得出来,这些东西要讲透,不是眼前这一时半会儿可以完成的。

许问的提议与他们的行程相符,他们纷纷答应。

有些人本来打算流觞会结束之后先回去处理一些别的事情,回头再去逢春城的,现在意识到这样会错过课程,也在心里重新规划了起来。

同时,很多人心里也开始有些心惊。

许问话里的意思,不也是表示他在这方面的所知所学不止于简单的框架,而是懂的更加全面细致、足以把它完整地教给大家吗?

这个人,比想象中的还要不简单!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取就有予,这些大师要从许问那里学东西,也在考虑要拿什么东西出来作为回报了。

正好,许问不是要建城吗?

他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全能,大可以在这方面多帮点他的忙。

还有老规矩,你想学什么,总得拿点东西出去换。

不知道他们手上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按道理,他们不该没有自信,但许问怎么说也有一个半步天工的师父,这种事情,还真的很不好说……

纷纷杂杂的各种思绪里,明山的声音响起:“许问得到金漆木牌一个,下轮开始!”

所有人的思绪瞬间收回,盯着河面,眼中燃起战意。

几何是要学的,天工心得也是他们想要的!

河面波澜起伏,奔涌而来,几乎所有的手都伸向了河水,把水面搅得更加混乱。

许问的心再次定了下来,他闭了闭眼睛又重新睁开,顺利进入刚才的状态。

旁边连天青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对于他这样的“新人”来说,天人合一的状态是有随机性的,运气好能进,稍微一分心甚至有可能掉出来。

但许问说进就进,顺利得跟吃大白菜一样。单算次数的话,他已然进了三次了,是货真价实的墨工了!

他今年多少岁?十七周岁还没满吧?

如此年幼的墨工,简直难以想象。

连天青一瞬间想到了当初。

那时候,许问站在旧木场门口,神色清明,有一种与别人完全不同的从容姿态。

所以,当连天青听说他只是姚氏木坊随便收来的一个小学徒的时候,心里是有点吃惊的。

但那个时候,许问的确对所有的匠人技艺一无所知,是个彻头彻尾的小雏鸟。

真没想到,他竟然成长得这么快,一年出师,三年即已成墨工……

有意思。

连天青微微一笑,收回心神。

然后,刹那间,他目光凝注,同样进入了状态。

那收入自如的程度,远超许问!

河面不断起伏,木盘受到大量干扰,但水平摆在这里,在这段时间里,对这段河流有了了解的大师不在少数。

所以现在不仅要比拼能不能搞定河流本身,还要比拼水平能不能超过其他人。

这一点,就算是连天青也没办法保证一定能做到。

接下来的竞争非常激烈,这一轮许问和连天青都没能成功。

许问不知道连天青的原因,很清楚自己的。

他漏算了从山头掠过来的一阵疾风。

气流的变化也要计算在内……

他定了定神,周围的一切纤毫毕露地映入他的意识里。

下一轮他赢了,运气比较好,得到的是一本关于石雕技术方面的书。

他在这方面的造诣当然是没问题的,从中间得到了一些收获,又补全了一些内容,拿到了一块金漆木牌,计二十分。

日光渐渐偏移,最后到达西边,开始下落。

红色的光芒洒落在金顶河上,波光粼粼,异常好看,但周围光线也肉眼可见地黯了下来。

此时,明山站起来宣布道:“游戏进入最后一轮!”

此时,连天青手握八块木牌,全部都是金漆,总计八十分。

许问比他少一块,暂时得到了七十分。

其余人等,竟然都落在了他师徒两人之后。

听见明山的话,许问抬起头来,与连天青对视。

眼前局势,两人心中都已了然。

连天青再拿一块牌子,就将奠定胜势。

而许问再拿一块,就将与他师父同分,争取最后一个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