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22 又是

匠心 沙包 3433 2021-09-07 00:44

“又是旧木场?”

“他们怎么这么快?”

各木场都感到了惊讶。

旧木场这个学徒显然也是全力以赴跑回来的,满头大汗地扛着一块也不小的木料,直接冲到香线面前,咚的一声放下。

杨师傅踱过去,接过他手上被汗打湿的签条,看了一眼。

旧木场学徒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简直能看见后面摇起来的尾巴。

杨师傅微微点头,转身回去,旧木场名下再添两个字正字。

“棒!”旧木场学徒全部都跳了起来,相互抱成了一团。

可能过于图快忽略了其他,第二个回来的榉木场学徒虽然没比前面的慢多久,但却带错了木料。

他把一块榆木认成了榉木,带了回来。

榉木是他们场的招牌木材,就算这两种材料非常相似,他也不应该认错。

杨师傅宣布结果的时候,这个学徒脸上的笑容刷地一下消失,无措地看向金师傅。金师傅正在跟他直属的师父说话,两人眉头微皱,一起摇摇头叹了口气。学徒的脸色顿时更白了,张了张嘴,有些慌张又有些委屈。

剩下三个木场的学徒回来得都比较晚,红木场学徒回来的时候,香只剩五分之一,不过他的木料是正确的。其余两个,不仅回来得晚,木料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只勉强得到了象征性的两分。

接下来的差别更加明显。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穿梭在广场上,红褐色的布带不断飘扬。

旧木场的学徒总能第一个回来,总能带来完全正确的那块木料,满分几乎就是他们的代名词。

其余的学徒,不仅回来得迟,木料也总是参差不齐,好像正确是只能碰运气才能完成的事情。

上方姚师傅一开始还是带着笑在看,偶尔跟周师兄说两句话。随着时间过去,他的表情越来越认真,最后甚至站了起来,走到石台边缘,紧盯着下方看。

木牌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正字像是一个跑道,最后一个字就像各木场学徒当前奔跑的身影。

如今,旧木场学徒正在以疯狂的速度向着前方接近,一个个超车。

他们首先超过了相距不远的水曲柳场,接着是柏木场、红木场。现在,他们正向着榉木场的方向发起冲锋,越来越靠近他们了!

榉木场也并非没有优势。

除了错把榆木当榉木的那个徒弟以外,后面几个学徒带回来的木料都是正确的。

但是跟旧木场比起来,他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了,几乎每次都卡在香线快要烧完的时候才回来。有两次香还几乎烧完了,只余一点闪着火星的余烬,勉强拿了点分数。

旧木场的学徒们更加兴奋,他们的干劲比之前更足了。

香柱燃起的那一瞬间,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发令枪响起。他们用尽全力奔跑着,为了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目标。

“双正,棒!还差二十一分!”

一个学徒冲回队伍里,气喘如牛。旁边学徒一涌而上,拼命拍打着他的后背,夸他干得好。

那个学徒眼睛亮得像火一样,咧着嘴笑,叫出了下一个学徒的名字。

“拴住,加油!”

两人相互击掌,名叫拴住的学徒小跑着上前,开始做准备。

队伍里的气氛非常热烈,许问看着他们,心里仿佛也有某种东西正在燃烧,越烧越旺。

“多亏了你。”许三的声音突然响起。

许问转头。

“多,多亏你带我们提,提前准备好了。过去只,只用拿,根,根本不需要找!”许三本来只要慢慢说话就不会结巴,但这时候他实在太兴奋了,完全顾不上回避自己的口疾。

“……嗯!”许问点头,从未有过的强烈成就感在心中弥漫。

接下来,旧木场又两个双正进帐,榉木场两人未能及时到达,一分未得。

到现在,旧木场已经位列第二,与榉木场之间的差距只剩一分。只要最后许问发挥正常,就能一举赶超,拿到旧木场从来没拿到过的第一!

各木场只剩五个准学徒,许问缓步上前,来到香线面前,旁边是吕城何平他们。

五个托盘被捧到面前,木制托盘,漆着不同颜色的漆边,代表着五家不同的木场。

托盘上原本装满了签条,现在已经所余无几。

白烛倾斜,将要点燃五根香线,开始这场评核比赛的最后一轮。

许问做好准备,正要开始,突然听见上方一声喝令:“稍等!”

石台上方,姚师傅站了起来,紧盯着旧木场的托盘。

“这最后一轮,你无须抽签,去取来纸条上标注的木料。”他走了下来,将一张折成细条的签纸递到许问手上。

“您是觉得我们作弊?”许问眉毛一扬,直言不讳地反问。

他问得太直接了,周围顿时一片哄然,杨师傅更是喝道:“许问,不得无礼!”

“当然不会。这盘上签纸,本来就是我一一写就,如今我只是再增加一张而已。”姚师傅淡然道。

一一写就,亲笔吗?

许问深深看他一眼,接过那张纸条,面向杨师傅。

杨师傅是这场考核的裁判,就算姚师傅是主考官,改变规则也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杨师傅先是一愣,脸上表情瞬间恍然,想说什么然而没说,最后点头道:“可。”

只一个字,许问就点了头,等到香线一被点燃,他也跟旧木场之前的学徒一样,开始狂奔!

他已经很久没像这样跑过了。

上次像这样奔跑还是刚刚毕业,进入工作不久的时候。

那也是一个灼热的夏日,他们公司要办一个展会,开展之即发现有一项重要的展品没有带过来。

他身为刚入职的小弟,义不容辞成为了这个跑腿的。

展会离公司有一段距离,但周边堵得厉害,许问一急,只能跑。

车水马龙,烈日当头,相比这些,他记得更清楚的是当时焦灼的心情。

客户快到了,展品不能及进送到,谈不成生意,他可是要负责任的!

展品个头很大,他回公司拿到了,打不到车,只能抱着它再一路狂奔回去。

那之后,他就养成了整理与回顾的习惯,再没有犯过展品遗漏这种错误。

相比当初的焦灼,许问现在的心情却非常平静。

他的耳边仍然回荡着师兄们刚才的笑声,脑海中映着他们爽朗的笑脸。

他们的要求如此简单,不过是吃上一顿热饭,能吃点肉而已。

他们完全可以做到!

许问一边跑一边打开了那张签条。

果不其然,姚师傅话说得好听,但还是在纸条上加大了难度。

纸上画着一个盒子,用木匠特有的符号进行着标注。换成文字来表达就是――

“黄杨木盒,桦木屉板,长八寸,宽四寸,厚八分。”

所谓屉板,就是指木盒里的隔板,不打开盒子[红旗小说 ]是看不见的。

两种木料的混合,其中一个藏在里面,不打开看不见。八寸长的木盒也不算大,藏在小山一样的旧木堆里,换了以前真找不到。

不过看到这张纸条,许问倒是信了姚师傅刚才那句话了。

那些签条的确都是他写的。

这黄杨木盒的要求如此细致,想要找到它,首先就得有这样一个木盒。

这两天许问带头整理,当然知道这个木盒的确存在。这就表示,姚师傅对旧木场不是不了解、不关注的……

许问心里有了点谱,他攥紧纸条,冲回旧木场,一踏进门,就看见一道娇小的身影正在往外跑,险些又跟他撞个满怀。

“小师姐,你在干嘛?”许问连忙止步。

连林林也被吓了一跳,跟着止步,看见他顿时眼睛一亮:“轮到你了吗?你要什么,我来帮你找!”

她兴致勃勃,许问看着她,笑了起来。

难怪师兄们个个都这么快。

刚才许问还有点奇怪呢,他估算了一下,发现师兄们的时间也卡得太精准了,感觉所有时间全花在了路上,一点寻找木料的空隙也没留。

按说,三个这么大的仓库,就算所有东西全部整理好了,也不会一点时间也不用花。

原来有这个小丫头在这里帮忙……

除了许问,就属她对这些东西最熟了。

许问直接把纸条交给她,连林林一看就叫了起来:“你运气怎么这么不好!”

但紧接着,她就笑了起来,许问明白她的意思,跟着她一起笑。

“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