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84 河上星月

匠心 沙包 2581 2021-09-07 00:44

一行人继续上路,流鱼村的村民给他们拢了船,安排了几个家里没什么事的撑船,送他们去河对岸。

许问和连林林肩并肩地坐在狭小黑暗的船舱里,头挨头地小声说话。

一直在忙,其实两人都已经很累了,但这样凑在一起小声说着话,疲倦好像都少了几分。

许问起初对连林林出现在流鱼村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想通了。

这本来就是她预定的归期,发现了地震,她就更加快了行程,结果在流鱼村被留了下来,面对遇灾的村民,帮起了忙。

这对连林林来说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发生她身上很正常,但也不介意听她再行解释一遍。

连林林告诉他,他们上次隔镜会面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动身回来的路上了,她走得很急,想提前一点回来,早一点见到他。

还好她这样做了,不然发生地震,肯定会延误她的行程,就不能在流鱼村碰面了。

听到这里,许问笑着看了她一眼,心里非常舒坦。

连林林还是想以前一样,有话就说,毫不迂回。想他、赶路回来想早点见面,这些都是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的,仿佛把一颗滚烫的心掏了出来,赤裸裸地摆在了许问面前一样。

她本来是跟吴可铭一起回来的,地震发生的时候他们正在外面,四下空旷,他们第一时间趴到了地上,安然无恙。

当时吴可铭就皱起了眉头,说这地震必不可能小了,而且来向很有可能是天云山。

连林林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但很信任他的判断,于是一下子就急了。

这时候吴可铭也说他有一个老朋友独居在这附近,他有点担心想去看看,于是两人暂时分道扬镳各自去了自己的方向。

吴可铭不用担心连林林,他知道连林林后面一定有人跟着护着,连林林自己也知道。

也因为这个渠道,连林林半路就知道了许问没事,逢春也没有大事,终于放下了心来。

“说到这个,今天是你的生日啊。”许问猛地直起身子,想了起来。

地震之前,他其实一直记得这件事情的,也有在准备一些东西。但突发事件打乱了他的计划,这一整天下来他竟然忙忘了。

他这个声音比较大,旁边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他们已经听说了连林林是谁,对他俩的关系也有自己的判断,这时一起笑着起起哄来了:“这样不行啊,这种事情怎么能忘?妹子不能放过他啊!”

“没事没事,现在情况特殊,一个生辰而已嘛!”连林林立刻摆手,又向许问笑着说,“但以后要给我补上哦。”

前面半句话,她爽朗大方,但面向许问时,她的声音立刻软了下去,有点糯糯的,非常好听。

许问环视了一眼四周,摇了摇头:“以后补归以后补,现在也不能漏了。”

他站起身,从人群里走出去,坐在船头。

这是一条渔船,腥气十足,很不好闻。但现下这种情况,也没法要求太多。

不过渔船自有渔船的好处,船头船舱满地都是鱼鳞,各种鱼的都有,各种部位的都有,颜色各异,大小也各自不同。

许问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翻出一个木盒,装了满满一盒鱼鳞,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进行处理。

连林林一看就知道他这是要亲手给自己做一个礼物了,站起来走过去,大大方方地跟他身边的人换了座位。

船头地方很狭窄,她紧贴着许问坐着,这时有月光洒入,她往外看了一眼,小声说:“雨停了!”

是的,从地震后一直在下雨,这种情况对救灾来说挺麻烦的。

但这时雨终于渐渐停了,只有少许的水滴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落下来。

天空的云也散开了,露出了一线银钩一样的月亮,月光混合星光一起落下,披在他们的身上。

许问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了一眼,眉目舒展了开来。

他拿出一些瓶瓶罐罐,混合调配,用竹镊将鱼鳞一片片浸了进去。

星月之光并不明亮,鳞片又很轻薄细小,其实很不好处理的。但许问的手极其稳定,鱼鳞层层叠叠地在透明的液体里排开,倒映着从天而降的光芒,仿佛流转着一层特殊的光晕。

连林林托着腮,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神情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分离的这两年里,他俩其实在镜花水月中见过很多次面,但那都是隔了一层,还有点模糊,并不能看见全貌。

其实许问这时候转头就可以看到,两年不见,连林林长大了不少。虽然仍然少女气十足,但神态表情里,又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像花蕾绽放了,露出了最鲜艳的那一抹色彩一般。

她望着许问的眼神更加柔软专注,好像在这一刻,船里的其他人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似的。而她,可以一直这样看下去,长长久久地看下去。

饮马河并不宽,许问把鳞片全部浸在液体里后,船就到岸了。

许问把东西全部收好,对连林林说:“还需要一段时间,做好了给你。”

“嗯!”连林林偏了偏头,笑靥如花。

许问看着她,一时间感觉有点炫目,过了一会儿才说:“生日快乐。”

“你也快乐,要天天快乐哦。”连林林回应。

很普通的回应,许问以前在另一个世界也收到过,但此时听见,感觉又有不同。

可能是因为里面包含的那份心意,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心意……

“嗯。”他说。

其实今天才是连林林生日的正日子,不过接下来,许问确实没有时间再给她庆祝了。

过了饮马河,又走了一段距离,是一个小山包。

这是当初逢春难民流居这里时的营地,后来逢春城新建,难民回流,这里却也没有荒废,一批新的流民占据了这里,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

山包不高,但足够挡住视线,越过这里才能看见绿林镇。

这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云层渐渐变厚,重新挡住了星月光芒,周围一片黑暗。

深夜的黑暗却并不宁静,隐约的声音从山包方向传来,许问心里顿时一沉,脚步同时微滞。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多了一个温暖绵软的份量,是连林林把手伸了进来,轻轻一握。

“快点过去吧。”她似乎也明白发生什么了,轻声说道。

“嗯!”许问加快了脚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