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56 桶

匠心 沙包 3198 2021-09-07 00:44

第三轮考试要求的木桶有统一的标准,高一尺二,宽一尺,外圆内圆,是一个正儿八经最常见的圆桶。

一个木桶,看上去比前两天的考题简单得多,但内行人都知道其中难度。

首先,木桶是由多个木条箍成一个圆形的整体,加上圆底制成。这些木条全部都是曲面的,曲面制作对于这些木匠学徒来说本来就是一个难点。

然后,木桶的实用价值非常明确,就是要装水。

木条与木条之间、桶壁与桶底之间必须达到足够的紧密度,才能不渗水漏水。

这中间的技术难度就大了。

一直以来,木桶匠都是木匠里比较特殊的一个工种,非技艺高超的工匠不能完成。

圆作和方作本来就不一样,要做一个木桶,光是刨子就有十几种。

外圆刨刨外曲面,内圆刨刨内曲面,刮刨平整木面,脚刨开槽进行桶底安装……

不把这些全学会,是做不了一个合格的木桶的。

而现在考场上的要求比实际木桶匠要做的更难。

一个木桶能够不渗水漏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木桶匠通常需要利用十几道工序对它进行处理,从而达到最后的结果。

譬如,最后成品的木桶不是直接由原木制成的,木料在打造之前需要先进行处理。

首先要进行蒸煮,脱脂去虫;然后再经过暴晒,去除木料里面的水份。

这样,最后制作出来的木桶才能经久耐用,而不会轻易变形开裂,用没多久就废了。

然后,木桶做完之后,除了打磨还要上桐油,还要反复用水浸泡,利用木材本身的收缩与膨胀性能使其紧密,从而达到防水的效果。

但现在,现场给他们的准备的材料里并没有用来煮木头的大锅,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去除内部的水份。甚至许问也注意到了,桌上连桐油都没有。

这里只有最简单的斧凿锯刨等木匠工具,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本事,用最基本的手法,让木条尽其可能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水不能浸!

果然,朱甘棠接下来宣布的规则里也提到了这一点。

“考生制作完木桶,即可示意考官。考官将会将木桶里注入清水,静置一边观看结果,统计桶壁现出水渍的时间。每一刻钟为一个批次,每批次加十分。最后出现水渍的木桶制作者另加二十分。”

许问想得没错,没有经过前后处理,单靠木工手艺制作的木桶,不可能达到完全的防水效果。无论时间长短,它总会漏水的。这轮考试计算的就是这个漏水的时间。

漏得越晚,表示制作手艺更好,分数当然也会更高。

******

考试规则到这里基本上就已经介绍完了,磐声再响,朱甘棠双掌合击,退了下去。

许问收回目光,将旁边一段杉木摆到面前,抚摸了一下。

杉木是一种长得很快的树木,天生就长得又高又直,因此很好成材。

但所有的速生木种都有一个通病,比较轻软,木质比较疏松。

正常来说,杉木并不是制作木桶最好的材料,远不如桐木樟木之类。

但放到考场上,还是能给考生们提供很多便利的。

许问摸完,又拎起杉木掂了掂,接着把它放回去,拿起斧子,试试刃口,轻轻一斧劈了下去。

杉木的树皮是灰褐色的,表面有非常匀称的裂纹,比较厚。

许问一斧下去,树皮应声而落,淡黄的木肉露了出来。

被他劈落的树皮内壁棕红,不带一点木肉,可见他这一斧有多精准,完美切入了树皮与木肉之间微不可见的缝隙里!

一斧接着一斧,树皮一片片落下,许问速度极快,没一会儿整段木料就完全显露了出来。

许问放下斧子,把地上的树皮收拾整齐。

杉皮可以入药,治疗漆疮、治疮毒脓肿、治蜈蚣咬伤等多种病患,并不是没有用的废物。

然后,他用尺矩量好木段尺寸,用墨笔划好线,开始锯木成板。

杉木的确很好处理,悦木轩提供的锯子也很好用,很快,一块块木板出现在了他手边,比木桶要求的桶壁板条要厚一点。

接下来是刨。

这是这次考试木桶制作中最关键的一项。

将直面的杉木打造成曲面,基本上靠的就是这个了。

各种工具交替使用,每一种都要极为熟练。

而这个,正是杉木十八巧的其中一项!

雪白刨花次第而下,木香在空气中弥漫,此时许问已经完全沉浸了进去。

******

此时,朱甘棠三人已经从城墙上走了下来,开始在考场中巡视。

这次巡视跟第一场的不同,没有木屋挡着,考生们都能看见他们走过来,站到自己身边然后伫足。

大部分考生都是没见过世面的,碰到这种情况就开始紧张,手上动作就有点变形。

遇到这种情况,考官们就没看见一样, 仍然会在他们身边再站一会儿再走开。

有些考生很快恢复了原本的专注,有些则不时偷看考官,很不安的样子。

“匠人手艺重要,心性也重要。”再次看过一个被考官影响的考生之后,三人走开,秦师傅摇头说。

“专注才出真品。”宋师傅淡淡地说。

朱甘棠点头,笑着说:“就像我们殿试的时候,皇上在上面坐着,难道我们就能写不出文章了?那不能。”

听到皇上两个字,两位师傅同时肃然起敬,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面见天颜,是他们这些普通工匠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嗯?”朱甘棠抬头看见一人,敛了笑容,缓缓走过去。

他们正好走到了齐坤附近,宋秦两人也很想看看悦木轩这位小少爷的水平。

齐坤跟许问的进度差不多,这时也完成了前期的准备工作,正在用外圆刨制作桶壁。

他极为专注,三名考官走过来,他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一样,眼里只有手里的活计,手上动作丝毫也没有变形。

光是看这份专注力,三名考官就同时在心里暗暗点了点头。

木桶桶壁不是那么好做的。它通常由十多二十根木条拼合而成,每根木条都要有一定的曲度,这些曲度最后围起来,要形成一个正圆。

通常来说,就算是很有经验的老木桶匠,也要精心测量计算之后,在材料上做好记号再动手。

齐坤也是这样做的。

木条上可以看见清晰的墨色痕迹,规范严整,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曾经接受过非常正规的教育。

而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非常熟练,使用工具时没有丝毫犹疑,自信心十足。

从他手下出现的刨花均匀笔直,好像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渐渐成形的曲面匀称光滑,完美符合事前划出的墨线。

这技术,非得经年累月的练习不可。

“不愧是齐坤。”

三名考官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齐坤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最后他们走开,秦师傅轻轻吐了口气,有些羡慕的样子。

虽然大部分师父对弟子都会有些防备,但老实说,哪个师父不想要一个好的弟子,好把自己的一身本事传承下去?

而齐坤,简直是他们心里好弟子的模板。

朱甘棠和宋师傅同时点头,显然也很欣赏这个年轻人,但与此同时,他们的目光又在人群中游移,仿佛在寻找着另一些人。

考试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本次徒工试的县物首非齐坤莫属,但现在,他们却不敢确定了。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俗话总是说得有道理。

头两天考试,他们就已经发现了两个更有潜力的人选。

第一天考试中,用木条制作山水木凳,连用四十一种榫卯的那位;以及第二天考试时,组织带领二十一名考生跟随陆清远做出拔步凉床的那一位。

这两个人是谁,今天这一轮考试会不会再出现类似这样的新人才?

这都是几位考官非常期待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