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98 宝库

匠心 沙包 2705 2021-09-07 00:44

许问走进了四时堂。

暮色已经降临,四时堂里尤其暗。

许问找了支烛台,旁边放着两块火石。他用火石点燃蜡烛――这还是他在班门世界学会的。

三支蜡烛一起亮起,蒙蒙的黄光从他所在的位置笼向四周,照出四时堂里的情景。

他还没仔细考察过这里。

四时堂面积不小,约有五六十平方米,里面堆满了东西。这些东西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把好几个窗户都挡得严严实实,数量非常多。他还没认真看过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现在他拿着烛台走过去,掀开东西上的油布,下面的各种家具和大大小小的箱子顿时露了出来。

几乎一个家里能够用到的家具全部出现在这里了。桌子椅子,床榻箱柜,各色俱全。

每种还不止一个,这种感觉,就像整个许宅要用到的家具全部都被集中到这里来了一样。

许问举起蜡烛,仔细打量四周。

的确,跟前面的门厅不一样,这里虽然但并没有后人居住的痕迹。

说起来也很奇怪,许宅几乎是一个鬼宅,前面的门厅却一副租出去让人住过不短时间的样子,也不知道荆承是怎么想的……

荆承没跟他一起过来,许问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没有压抑自己的兴趣,凑到这些家具面前去看细节。

这一看,他就震惊了。

换了刚到许宅的他多半不会有什么感觉,但现在经历了班门世界的学习, 他不再是以前的他。

眼前的这些家具实在太精美、太珍贵了!

在班门世界考完徒工试后,他去悦木轩等地方观摩过那里的名贵家具,那些都是出名的木匠精工制作的,工艺和设计上的水准都非常高。

但即使是那些,跟眼前的这些家具相比,也远远不如。

譬如他眼前这张檀木百子拔步床。

它的用材是上好的紫檀木,木料在烛光下泛着深紫近黑的光芒,坚硬中带着木材特有的柔和感,看着就让人想要触摸一下。

紫檀非常稀有,一直都是各种木材中最珍贵的几种之一。

这整张拔步大床全部都由紫檀制成,奢侈到让人无话可说。

紫檀是硬木,很难加工。这张拔步床雕刻的是百子图样,上下里外一共雕刻了一百个童子像,每一个的形态都不同,长相表情各异,无论喜怒哀乐,生动得都像要从床上跳下来在地上活蹦乱跳一样。

这雕工足以掩盖紫檀的光彩,是真正的大师之作!

而这张拔步床,是货真价实的“大床”,拔步床最标准最复杂的样式。

它方正奢华,结构非常庄重合理,接缝处的榫卯工艺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几乎没有留下缝隙,以至于许问一时间都看不出是用的什么结构。

这张拔步床,是他在两个世界不同的地方见过的最好的一张床――一件家具!

唯一遗憾的是,不知是什么缘故,这张床其余的部分保存得还挺完好的,唯独右边的床板少了一块,旁边两个部分也有明显的撞伤痕迹。感觉就像是在搬运的时候遭遇了什么事故,受损了。

这么好的一张床出现这样的损伤,就像明珠蒙尘,让人恨不得赶紧把它修好,让明珠恢复原先的光亮。

不过这当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紫檀不易腐朽,其他脏的地方擦一擦,受损的部分修一修就可以了。少掉的床板就很麻烦了。

一则是少掉的床板上也有百子雕刻,这些雕刻是什么样的,需要修复者自己补全出来。补全的风格要跟其他的百子雕刻风格协调一致,但又不能是一样的,光这就是个大难点。

二则……更麻烦的是,这床通体由紫檀做成,少掉的床板也是紫檀的。

他要从哪里去找这么大一块紫檀板来?

最常见的做法,是拆东墙补西墙,从别的无法修复的家具上面找到合适大小的板子……

许问伸手拍拍这张拔步床,继续看其他的。

除了这张床以外,这里其他的家具也全部都用料豪华、做工精美,是难得一见的上等佳品。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它们通常都缺胳膊少腿,这里哪里出了问题需要修复,放眼看下来,一个完好无损的也没有,但也一件坏到没法修复的也没有!

这就麻烦了……

每件都要修,不能拆了给别的家具做材料。

怎么说都得想办法另外补充才行。

许问看完家具,又去打开那些箱子看。

“咦。”他刚刚翻开一个箱子,就意外地轻咦了一声。

他本来只是随便打开看看的,结果发现箱子里装满了东西!

这一个箱子里全是书画,卷起来用绸布包着,他一眼扫过去,大概有三四十幅。

许问放下烛台,打开一幅来看。

火光倒映在绢制的画幅上,许问迟迟不能言语。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它画的是太湖旁边,他非常熟悉的地方。

平湖芦苇,青山隐见,两只白鹭从藻边掠过,带起圈圈涟漪。

许问对书画不是很了解,但他一打开这幅画,就感觉到了苍茫幽静之气迎面而来。

他记得连天青对他说过,观画先观气。

这幅画气势十足,一定是名家之作!

不过跟那些家具一样,这幅画虽然被放在樟木箱子里,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受潮霉蚀,右边还有几个小洞,仿佛是虫蛀过的。

这张画这样,同箱子里其他的画也不可避免有同样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些书画也是要修复的……

许问小心把画卷好放回去,环顾四周,叹了口气。

荆承所谓的修好宅子,理所当然也是包括了这些东西在里面的。

整个许宅修复的工程,比他想象中还要大,还要艰巨!

真不知道他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完成它,还好这里的时间是停止的,否则几辈子也做不完吧。

许问这样想着的时候,眼睛却在黑暗中发着亮。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座宝山。

这一屋的东西加起来,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先不论它的经济价值,能够毕生投入地去修复这些珍品,也是一个修复师最大的幸运了!

如果真的能把它们全部修好……

许问看向某处。

那还是四时堂的某面窗子,从这里看过去,可以完整地看清楚。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明月开始升上天空。

几竿修竹在窗外摇曳,竹叶倒映着月光,隐约有虫鸣传来。

许问留意到,窗上的雕花正是几只长须蟋蟀,活灵活现,那声音竟然像是它们发出来的。

许问又叹了口气,唇边泛起淡淡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