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33 有这个机会吗

匠心 沙包 2711 2021-09-07 00:44

五千多?

一区的分数连他们的零头也不到?

一个月时间,这分数是怎么拿到的?

周围其他区的人又是惊讶,又是愤愤不平。在一种异样的情绪里,他们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是看着许问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点毛毛的……”江望枫小声嘀咕,往许问的方向靠近了一点。

许问环视四周,也有同感。

其他队两位数的分数,显然主要是靠路上的行为拿到的。

守规矩就能加分,不守规矩就扣分,这种情况很难拿到太高的分数。

在这种情况下,五千多分对他们来说是不可理解的事情,甚至难免会感到不公平。

岳匠官没有理会工匠们的情绪,继续公布之后各区的分数,基本上都跟前两区一样在两位数的区间里,最高的一个也就三位数稍微出头一点,跟他们西三区比差远了。

公布后面这些区的时候,再没有什么骚动,其他队的那些人仿佛都以一种异样的平静接受了这个事实。

但那种沉默、那种眼神让西漠队的人越发不安了,他们本来一个个都挺高兴的,但现在所有人都敛了笑容,安静如鸡。

“咱们凭本事拿的分,怎么搞的跟走后门一样……”西漠队人群里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但转眼间就被同伴压下去了。

四十组分数转眼间全部公布完毕,岳淼环视下方,道:“接下来以区为单位,公布接下来各区驻扎上工的地点。明日寅正至午时结队出发。”

寅正到午时,足足半天时间,多半是每区驻扎的地点远近不同的缘故。

听见这句话,其他各区的人总算抬起了头,有了一点鲜活气儿。

能驻到绿林镇当然是最好的,其余别的地方,大地方当然比小地方好,近处当然比远处好,就看运气怎么样了。

“西一区,宝塔寨。西二区,林壁乡。”岳淼非常流畅地一个个报出名字,大部分人听了两个就把头低下去了。

又不是本地人,光听这些名字,谁能知道哪是哪啊!

但许问听得还是很认真,努力把这一个个的地名都记了下来。

到一个新地方,情报都是第一位的。岳淼说的这些就是现成的情报。

“西三区,留守待定。”岳淼念到这里的时候,抬眼看了这边一眼。

这在许问的预料之内。

他们一路上学的这些东西肯定是有目的的,安排给他们的工作肯定跟别人不一样,具体是什么方向很容易能猜出来。

但这句话说出来,真的很容易让人多想,许问马上又感觉到许多目光,沉沉的,让人感到不安。

不过他没有理会,只是继续努力,把剩下的地方也全部记下来,并跟相应的区号对上。

这个过程走得很快,岳淼很快就念完了四十个区的去向,随后没有多说,让他们各自离开,有问题直接问负责的匠官。

这整个过程,阎箕和那个陌生匠官都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厅里人太多,他们进来后就在后面停下了。

后面的工匠并不认识他们,二楼的匠官看见了,正要停下来行礼,被两人抬手止住。

现在岳匠官要讲的话都已经讲完了,工匠们将要离开,阎箕二人先一步退出大厅,站到了外面。

“五千五百八十三分。这是把月龄架在火上烤啊。”那人意味深长地道。

“优秀者总是众矢之地,他们得要习惯才行。”阎箕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想,并不在乎。

大厅里面,西漠队人比较多,出去得比较慢。许问他们站在后面等着,眼看着一支支离开的队伍向他们投来的目光,江望枫终于忍不住抱怨了:“他们这什么眼神嘛,我们的分数还不是一路上辛辛苦苦攒了来的?”

“就是,每天赶完路上课,日夜不停的,累都累死了,有种他们试试啊?”江望枫这话仿佛打开了一个突破口,马上就有人跟着抱怨了起来。

其他人也开始附和了,很多人都觉得很委屈。又是赶路,又是学习,学习的时候还经常要上手干活,每天沾到枕头就睡了,累得要命。

这样换来的分数,还被人不服?

“人家也想试啊,有人给他们这个机会吗?”突然斜刺里插进来一个声音,带着明显的讥嘲。

江望枫几个人同时闭嘴转头,一边徐西怀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他们,冷冰冰地说着。

徐西怀平时总是懒洋洋的,随时都会倒下去睡着一样,感觉很软很随和很好说话,谁也没想到他现在冷下脸来,竟然这么的生人勿近,看着还有点可怕。

江望枫僵了一下,没有马上说话。徐西怀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他隐约这么觉得。

“你哪边的啊,帮谁说话呢……”但旁边其他人不满了,瞥了一眼徐西怀,不爽地说。

“吃里扒外吗?”有人说得更难听。

徐西怀脸色微微一变,张嘴准备说话。

“别说这个了。说起来,怎么就我们没被分地方?你们觉得我们会被分到哪里去?”田极丰一拉徐西怀,说起了别的话题。

“我们路上学到的东西肯定是要用的。我猜是有什么地方要我们去量,画出图纸来。”孙四跟着把话题拉开。他的想法跟许问之前的是一样的,看来大家都不傻。

“西漠这边有什么出名的建筑吗?”有人问。

“不知道,都是江南路来的,没人对这里熟吧?”孙四问。

“没人。”田极丰肯定地说。他最八卦了,他说没有,那肯定就是没有了。

前面人群开始疏通,大家开始往外走,一路走一路说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要去匠官那边结算一下分数和工钱什么的,没人再提刚才的事情,但方才徐西怀身边的几个人,明显离他远了不少。

面对这场小小的纠纷,许问没有说话。往外走的时候,他缓缓走到了徐西怀的身边,低声问道:“西怀,怀西,你,或者你上辈,是西漠人?”

徐西怀猛地转头,看向了许问。

“看来是真的。”许问点点头,说,“有本地人就太好了。我对这里一无所知,你可以给我讲讲这边的事吗?”

徐西怀欲言又止,沉默一阵之后,突然嘴角一翘,看向前方道:“看来没时间跟你讲了。”

许问抬头,阎匠官和一个陌生人正站在门口往这边看,不用说也是来找他的。

“等我回来,到时候就麻烦你了。”许问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向那边。

许问走过去的时候,阎箕和另外那个人直直地看着他,还在小声说着什么。

许问刚刚走到他们面前停下脚步,阎箕旁边那个人就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要来内物阁吗?”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旁边无数道目光刷地一下看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