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79 年轻人的世界

匠心 沙包 2710 2021-09-07 00:44

第二天中午,许问来到曲河路一幢小楼的外面。

这是一家私房菜馆子,许问在这里住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完全不知道,今天还是第一次来。

这家馆子名叫蔡记,并不公开对外营业,来吃饭要提前预约。

许问走到地方,武斯恩正等在门口接他,身边还有一个人,很熟的面孔,方方正正一张脸,戴着眼镜,许问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常思危。

以常思危的身份,竟然在这里等着迎接他,许问再怎么淡定,也不禁有些惊讶。

“是我急着想先见见你。”常思危笑着说,光明正大打量许问,毫无避讳之意。

“你比我想像中的还年轻。”看了一会儿,他诚实地说。

“常总也是,比网上看见的时候感觉要更年轻有活力一点。”许问实话实说。

“哈哈哈哈,不行,还是老了,这张老脸也得好好保养了。”常思危大笑。

三人进了屋,常思危问道:“这里如何?我每次来万园,都要上这里来吃饭。”

“常总这样说,菜品质量当然是好的。”许问环视四周,随口道。

“那这里的环境呢?”常思危紧接着追问。

“是后来仿建的宅子吧。”许问说。

“为什么这么说?”

“有些地方可以稍微改进一下。”

“换了你的话会怎么改?”

常思危一边问一边转头,看见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性,笑着向她招手,道,“六娘子,我给你找了位大师来。你快求求他,让他给你改一下屋子里的布置,管保你这里的生意能更上一层楼!”

六娘子穿着改良式旗袍,挽着发髻,看上去又泼辣又大方,她听了就笑:“我这里地方有限,也不求生意再有多好了,不过能请许大师抽空帮我改一改,住得更舒服一点,那也是很好的。就怕许先生一件作品一亿八,我出不起价!”

“这是在拿捏我呢。”常思危也笑了,对许问说,“说真的,六娘子是我老朋友了,我一直也觉得她这里似乎哪里有些不妥,但水平不够,说不上来。现在既然已经请神上门了,还请许先生随手指点一下,这个茶水费,就由我来掏了。”

常思危说要掏钱了,谁也不会觉得他掏不起。

许问只是笑笑,这对他确实只是举手之劳,但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他也不会拒绝常思危掏钱的举动。

“那我就改了?”他问。

“请便请便,求之不得!”六娘子连声道。

许问要过纸笔,完全没有思考的意思,现场给六娘子演示讲解了起来。

他现在已是半步天工,对“物”的了解已经近乎道,这些东西,一眼即明。

一间房屋放在这里,是给人住,也是给人做生意的。

所以,它自然而然需要与周围的气息相通,符合某些固定的规律。

譬如空气流通、譬如照明、譬如迎宾送客往来之间的行动关系、抬头低头之间映入眼帘的方寸景物……

这些都是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随时会遇到的,有的可能会不特别引人注目,但当它做到位时,你一定会留意到,同时带来发自身心的愉悦感。

“这里,可以种两丛竹子,不要多,就两丛。”

“这里,可以把屏风架移个位置,移到那边去。”

“……”

蔡记的预约早就满了,是要一直做生意的,考虑到这一点,许问没有进行大的格局上的改动,只做了一些小的调整,有一些甚至现在就可以完成。

而这,完全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那些现场调整的,旁边三人马上就能感觉到不同;稍后调整的部分,许问稍加描述一下,他们也似乎能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色。

三个人跟着他,不知不觉就听入了谜。

“我原本以为这里已经挺好的了。”常思危听着听着,感叹道。

“确实挺好的了,虽然是仿制的古建,但大体格局与摆设,都没有大错。”许问道。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好与更好之间,差别就是这么微妙。”常思危道。

这是确实,许问也不会反驳。

没一会儿,他们走遍了全部的三层楼前后院,许问把该讲的部分也全部都讲了一遍。

蔡六娘一边派人调整,一边若有所思地道:“许先生,回头我要对这里进行通盘大改的话,还可以找你帮忙吗?”

“不用吧?你这里生意已经挺好了。”常思危意外地看她。

六娘子只是看着许问。

“可以啊,大家也算邻居,举手之劳。”许问很喜欢她这种爽利劲儿,很快就答应了。

“太好了,多谢先生,今天这顿,我来请客!”六娘子是真的开心,很快去安排厨下了。

当然请饭是请饭,回头改装的设计费还是要另算的。大家都是通透人儿,这点不言自明。

“说好今天我请客,结果竟然蹭了顿饭。”常思危笑着说道。

“哪里,不过看起来,我已经通过常总的考试了。”许问只是微微一笑。

常思危也笑,向他举杯致歉:“失礼。”

常思危的这个举动是一时兴起,也是对许问的一次考验。

许问通过得毫无疑问,甚至还超出了他的想象,于是随后坐到蔡记清雅的花园小阁桌边时,常思危直接提出了此行的目的。

如他所说,一亿八确实是因为班门锁本身,他也觉得它值这个价。但更重要的,他是想通过这次拍卖,与许问达成合作。

当然,真要合作的话,那就是另外的价格了。

常思危前两天才留意到平镇的这次活动,之前他知道,但是没有关注。

而当他决定参拍之后,这么短短两天时间,他就已经完成了新的策划方案,这时直接拿了出来给许问看。

常思危会亲自前来,对这件事是真的重视,他拿出来的方案也是综合性的,涵盖了很多方面。

许问一看前面的总纲,表情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认真地一条条看。

常思危也不急,端着茶慢慢喝。

这里的茶也很不一般,正宗上好的明前龙井,淡而清香,在舌根萦绕不去。

他们这一行喝咖啡的多,但他还是一直好茶,觉得这才是华夏的那股味。

这次他是带着诚意来的,想要与许问达成的合作项目很多。这跟他的个人爱好有关,但只是一部分。

终究,还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趋势,有关未来的趋势。

其实他有这个想法很久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这次他终于看见了那个点,只是没想到,关键会落在这么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有点意思,但也很正常。

当初他开始创业的时候,也就差不多是许问现在这个年纪,可能还要更年轻一点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